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鋼鐵股 富邦金 開發金 鴻海 升息

阿柏的算盤

阿柏的算盤

陶冬

名人專欄

820期

2012-09-06 14:28

柏南克推出第一次QE曾力挽金融海嘯狂瀾;之後的QE卻為人所詬病,因為只解決市場領域的問題,而非經濟領域。

即使已經舉辦過三十幾次年會,但是這個位在美國的避暑勝地,從來沒有吸引世界各地如此多的矚目,直至柏南克連續三年通過這個平台,宣布進一步的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

八月三十一日,柏南克在Jackson Hole的演講,應該成為經濟學教科書中的討論材料。毫無疑問地,柏南克在二○○九年三月推出的QE,曾經力挽金融海嘯之狂瀾,乃世界央行歷史上的大手筆。

不過,他之後的量化寬鬆卻為人所詬病,阿柏在這次演講中,耗費了近三分之二的篇幅為其QE政策辯護。

柏南克稱,QE政策大幅度地拉低了國債利率,提供給美國三個百分點的增長和境內兩百萬份就業機會。

的確,央行干預拉低了債息,為金融市場帶來過幾輪升勢,但是,由於銀行的中介功能已弱化,美國聯準會(Fed)所製造的流動性,並未能進入實體經濟,他所標榜的增長與就業上的成就,似乎顯得比較牽強了。

柏南克又稱,QE政策並未誘發實體經濟增加槓桿程度,對通膨預期也無實質性影響。的確,由於銀行貸款意願低下,經濟槓桿未見增加,此事好不好則見仁見智。至於通膨預期,筆者有不同看法。

首先通膨預期不僅指美國本身,還包括其他國家,尤其是新興國家。其次,通膨不僅是指CPI(消費者物價指數),還包括資產價格。最後,通膨壓力可能貫穿整個經濟週期,今天物價不漲,不代表以後不漲。

柏南克曾是一位嚴謹的經濟學家,不過身為財經官員,他的觀點受到其他因素的左右。美國經濟復甦乏力,就業增長十分緩慢,財政政策已彈盡援絕,明年經濟更面臨「財政懸崖」的威脅。

在衰退和不確定性之下,筆者始終相信,柏南克主導的聯準會爭取主動通過債券購買計畫,向金融體制注入更多的流動性,哪怕此舉得罪共和黨也在所不惜。QE3(第三次量化寬鬆)如果九月不推出,十二月也會出籠。

不過QE3能不能挽救美國經濟,則筆者未敢樂觀,因為阿柏在Jackson Hole所做的辯解,謬誤連篇,偷樑換柱。

其實,二○一○年推出QE2之後,柏南克就已經沒有退路了。第一次QE贏得了掌聲,於是他在經濟出現二度衰退風險時,試圖通過加大貨幣發行的劑量來解決問題。他沒有意識到,他的成功幾乎全部在市場領域,而非經濟領域。

當他力排眾議,推出QE2時,就注定了「過河卒子」的宿命,只有向前,無法後退。柏南克做為世界第一央行掌門人的聲譽,已經抵押了出去。換屆後的聯準會決策層中,柏南克的心腹、同路人比之前更多,更合作。
(本專欄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一文讀懂解封不失控》全世界只剩中港還在追求「清零」,台灣還需要花費巨大社會成本「消滅病毒」?

2022-02-16

俄烏戰爭特輯》前參謀總長李喜明深談台海攻防 不拚軍備競賽 台灣該把握的三勝算

2022-03-09

職人精神的專業,讓人尊重

2022-05-19

普丁「挾石油、糧食以令歐美」,盧布能再創新高?老謝:俄方面臨「這危機」,要脅籌碼有限!

2022-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