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美國債市離拐點不遠了

美國債市離拐點不遠了

陶冬

名人專欄

842/843期

2013-02-07 14:05

雖然全球經濟復甦仍在萌芽之中,但少了超低利率,經濟衰退的不確定性肯定要增加。

索羅斯預言,美國債市今年由牛市轉熊市。這位在市場打滾數十年的「反身理論大師」、金融大亨未必次次言中,但是他一定是嗅到什麼了。

 

今年初美國聯儲公布去年十二月會議紀要,部分公開市場委員會成員提及提早退出量化寬鬆政策,美國國債遭拋售,有基金經理在今年前三個交易日中將去年一年所賺全賠了進去。

 

筆者認為,債券市場的拐點尚未到來,但是估計很難拖到聯儲一度暗示的二○一五年中。美國經濟復甦乏力,失業率離聯儲目標的六.五%頗遠。自從○九年來,美國經濟每年年初時均表現良好,到年中就疲態畢露,迫使央行不斷出招以避免經濟再度探底。柏南克作為聯儲主席,將其官場信譽壓在QE(量化寬鬆)之上。在QE退出上,相信他抱著寧遲勿早的態度思考、行事。聯儲的退出決定,不掌控在個別鷹派成員手中,而取決於柏南克和他的鴿派盟友。

 

當然,柏南克有其制約勢力。首先,國會共和黨勢力的言論,對柏南克還是有一定影響。其次,通貨膨脹何去何從,可能改變聯儲政策的時間表。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市場預期所帶來的市場變化,可能倒逼聯儲決策。美國第四季度GDP增長,環比折算年率後萎縮○.一%,貌似不佳。其實增長倒退是由國防開支的收縮一手造成,扣除那部分,美國經濟增長一.二%。私人消費在加速,企業投資在加速,房地產開發在加速,同時隨房地產市道的改善,銀行帳面好看了許多,他們的借貸信心有所復甦。儘管由於公共開支的縮減令GDP增長了無起色,實際上美國民間經濟活動已在回暖,這在最新的非農就業資料中得到驗證。就業復甦,往往帶動工資的改善,進而帶來通貨膨脹的升溫。由就業改善到通貨膨脹出現,需要一個過程,但市場預期的變化通常來得較突然。

 

美國債市拐點的出現,估計不在聯儲宣布退出QE之時,而在市場開始預感量化寬鬆進入倒數計時之際。目前美國國債利率之低,史無前例,根本無法反映美國政府的違約風險,全被聯儲的貨幣擴張掩蓋。一旦聯儲停止干預債市,以目前眾多的衍生產品之威力,可想像國債利率的反彈力度未必小。

 

美國國債乃全球風險資產之標的,國債利率乃資金成本之標的。一旦國債遭到拋售,風險意識必然轉強,市場動盪必然加劇。當然,國債牛市轉熊市會將一批資金由債市驅向股市,短期對股市並非壞事。但是中期來看,按揭(貸款)利率上升一定不是好事,企業舉債成本上升一定不是好事,新興市場資金流出一定不是好事。

 

更重要的是,全球經濟復甦仍在萌芽之中,而且許多是靠超寬鬆貨幣政策扶植出來的。少了超低利率,全球經濟會否重現衰退,無人可預先知道,不過不確定性肯定要增加。筆者預言,早則一三年末,遲則一四年中,美國債市出現拐點。屆時全球經濟與市場,將進入新的未知領域。

(本專欄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債市真的天下太平嗎?

2014-08-07

美國有「新常態」嗎?

2014-07-24

QE退出難有完美結局

2013-06-27

QE分水嶺已至

2013-05-30

柏南克的空城計

2011-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