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安倍經濟學

安倍經濟學

陶冬

名人專欄

846期

2013-03-07 14:12

安倍經濟學能否成功,關鍵在於能否製造就業機會,通過通膨預期和體制突破改變企業投資行為和個人消費信心。

安倍晉三在美國宣示:「日本回來了」。日本是不是真的回來了,是不是「永遠不是二流國家」,只有時間可以給出答案。不過安倍經濟學(Abenomics)給市場所帶來的衝擊,卻是立竿見影的。

 

安倍美國之行後一周,筆者登陸美國路演,與筆者熟稔的基金經理中,連續幾位提到:「如今最關注的是日本,中國成為第二順位。」這種情況在過去十年從未有過,六個月前也難以想像。

 

安倍經濟學有三道板斧。首先,通過盯通貨膨脹率這一超常規的貨幣政策,拉低日圓匯率,刺激出口,同時製造通膨預期,改變企業坐擁現金不願投資的局面。

 

安倍將「日圓先生」黑田東彥推上央行行長的寶座,成為自一九九八年日本銀行取得獨立地位以來,首位來自財政系統的官僚執掌日本央行帥印。

 

黑田一向以敢言和發散型思惟著稱,一貫批評日本銀行的謹小慎微。深得首相和政府支持的黑田,一定會將實施超常規貨幣政策的時間提前至今年,擴展風險資產的購買範圍,將弱勢日圓政策常態化,並向縱深發展。

 

安倍經濟學的第二舉措,在巨額的公共開支。他的十萬億日圓開支計畫,在靠舉債度日的日本政府經歷中也是罕見的。在通縮、人口老化和內需萎縮的情況下,拖延只能坐以待斃。所以安倍做出驚人的反向思惟,拚命花錢,希冀以此打破增長、就業、消費的下旋惡性循環。

 

超常規的貨幣政策、財政政策怪則怪矣,雖然能吸引眼球,對市場亦有短期的影響,安倍經濟學成功與否取決於第三道板斧——結構性改革。安倍目前人氣頗高,在夏季上議院大選中,自民黨重奪多數席位的勝率不小。一旦掌控上下兩院,安倍在修改法例,推進改革上就有倚靠。

 

擁有民意和議會議席上的優勢自然是好事,不過當年小泉曾經握有超高民意,最終卻在改革上虎頭蛇尾,究其原因,利益錯位、體制慣性也。日本之所以持續二十餘年無法走出衰退的陰影,就是因為在結構性改革上裹足不前。

 

安倍經濟學將面臨四場考試。第一場的考題是,超常規貨幣政策能否真的帶來通貨膨脹預期。第二場的考題是,如果真出現了通貨膨脹,消費、投資與就業能否增加。

 

第三場的考題是,如果真出現了通貨膨脹,日圓會不會無序下跌,政府發債成本會不會大漲。第四場的考題是,如此瘋狂地政府開支和舉債後,日本國債市場會不會崩盤。每道考題都是機關重重,每道考題均含殺機。

 

安倍經濟學能否成功,關鍵在於能否製造就業機會,通過通膨預期和體制突破改變企業投資行為和個人消費信心。在走一輪鋼絲之後,由瘋狂經濟學回復至常規經濟學。安倍經濟學,言易行難。

 

(本專欄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日本銀行下一步怎麼走?

2016-04-14

安倍開始懷疑安倍經濟學

2014-10-16

消費稅救不了安倍

2014-04-03

2014年的五個市場懸念

2014-01-09

再論安倍經濟學

2013-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