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誰給台股譜上安魂曲?——嚴肅面對台灣的邊緣化危機

誰給台股譜上安魂曲?——嚴肅面對台灣的邊緣化危機
謝金河

謝金河

名人專欄

攝影/劉咸昌

850期

2013-04-04 17:34

最近台股持續量縮,引來立委諸公的關切,官員們有的說核四,有的說塞普勒斯危機,就是沒有人願意提證所稅。其實,台股量縮,正是台灣資本市場步入全面邊緣化的最敏感指標。

政大金融系前主任、九年前出走到北京大學任教的霍德明教授,最近接受台灣《經濟日報》的專訪,直言台灣就像(桃花源記)中形容的「不知有漢,無論魏晉」,儘管安樂宜居,但已在全球趨勢中被邊緣化了。霍德明這一席台灣經濟被邊緣化,一語說中台灣人心中的最痛。

霍德明說,台灣之所以會從四小龍之首,至今落後於新加坡、香港及韓國,最大問題出在沒趕上國際化的趨勢。台灣嚴重排外,將國際資源、人才拒於千里之外,才會造成今日之失敗。霍德明從北京看回台北,一眼看出問題之所在。台灣這個邊緣化的併發症,如今也正逐漸從資本市場彰顯出來。

 

台股交易量少是邊緣化的第一步

 

最近台股持續量縮,引來立委諸公的關切,立委質詢財政部長問題出在哪裡?財長張盛和竟說受核四衝擊,張盛和把二○○○年阿扁執政時代廢核四造成股市跌到四六○○多點,拿來與現在的時空當類比,有點牛頭不對馬嘴。官員們有的說核四,有的說塞普勒斯危機,就是沒有人願意提證所稅。其實,台股量縮正是台灣資本市場步入全面邊緣化的最敏感指標。

最近台股成交量每況愈下,農曆年前,偶爾看到超過一千億元成交量;農曆年過後,成交量從八百、九百億新台幣遞減到六百、七百億元,如今五百、六百億元成了常態量,四月一日,台股居然創了今年新低量。如果比較剛結束的中、港、台三地月成交量,台灣三月成交一.六六兆新台幣,香港恆生成交一.二二兆港幣,國企成交三○六五億港幣,上證成交二.○四兆人民幣,深圳成交一.八二兆人民幣,台灣敬陪末座。

台股的成交量萎縮,從馬總統執政以後,即出現每況愈下的局面,○八年馬總統在五二○就職當天,台股大跌,收盤是九○六八.八九點,當天台股成交量達一七九○億元。假如把這個成交量當標竿,這五年來,台股交易量已經足足少掉一千多億元了。有趣的是,拿扁政府執政後期來相比,○七年台股最大成交量達三二二○億元,○八年一月到五二○交接期間,台股只有兩個交易日成交量不到千億元,且最大量達二七一八億元。那個時候,台股成交量大,周轉率高,台股成為外資最愛,但這些現象現在都沒有了。

去年台股全年成交二十.七九兆新台幣,不但創下○六年以來新低成交量,且台股退回○三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發生的那一年水準——○三年台股成交二十.五一兆新台幣,兩者只相差二七七四億元。這是台灣唯一的現象?還是亞洲國家共有的現象?我們就以阿扁執政最悲慘的○三年為基準,看看這十年台灣與亞洲鄰近國家相比,我們的問題出在哪裡?

先從成交值說起,○三年台股成交量是五九二○億美元,遠高於香港的二九六四億美元,將近一倍,也高於上海的二五六○億美元一倍多。但一二年,台股用新台幣換算成美元的交易量是六八五四億美元,比○三年成長一五.七八%。反觀香港股市去年成交值是一一○六一億美元,比○三年成長二七三%,上海股市成交二五九八八億美元,成長九一五%。上證可用飛奔而出形容,台股則是裹足不前。

如果再把韓國、新加坡拉進來比,韓國股市從○三年的四五九二億美元,比台灣少一千多億美元,到去年,韓國成交一五一七九億美元,成長二三一%,已經比台灣多出近一倍;而過去以低量著稱的新加坡,○三年總成交只有九二○億美元,只及台股的尾數,但去年成交二五六一億美元,已接近台股一半,成交值十年之內增加一七八%。這顯示過去十年的資本市場,中國、香港、韓國、新加坡都有顯著成長,只有台股仍然留在原地踏步。

台股交易量少,這是邊緣化的第一步,接著看總市值也增加最慢。台股○三年總市值三七九○億美元,如今約七四○○億美元,成長九五.三%;港股總市值則從○三年七一五○億美元,隨著國企股大規模來港掛牌,躍升到二.九八七兆美元,成長三一八%;上海則從三六○○億美元快速上升到二.六九三兆美元,成長六四八%;韓國則從二九八○億美元上升到一.一四四兆美元,成長二八四%;新加坡從一四九○億美元到七九六○億美元,不但成長四三四%,且居然超越台股,這是最不可思議的事。

 

股市

台股成交量持續低迷,不但投資人陸續離隊,對企業籌資也相對不利。(攝影/劉咸昌)

 

本土券商陷入困境 外資券商卻獨享高獲利

 

前幾年,台灣大力推動第二上市的存託憑證(TDR)來台掛牌,最大訴求重點是台股周轉率高,本益比(P/E)也高,於是很多新加坡掛牌企業來台掛TDR,後來發現情況不對,像超級集團就打包下市回家了。

除了總市值增加有限外,連股市漲幅也輸人家很多。台股在○三年收盤是五八九○.六九點,如今是七九一三.一八點(四月二日),十年來漲幅只有三四%。而香港股市這十年上漲八三%,上證十年來上漲五八%,韓國漲了一四九%,新加坡也漲了八五%,連漲幅也遠遠落後其他亞洲國家。


從成交量、總市值、股價漲幅來看,台股全都比不上隔鄰的香港、上海、韓國、新加坡。台股重返○三年,這是很殘酷的現實,而且,今年以來情況持續惡化,關鍵是證所稅帶來的新衝擊。證所稅是在去年四月開始提出,到了六月確定開徵,台股在去年二、三月,隨著馬總統當選連任,市場一度有高度期待,台股價量齊揚。

二月成交量高達二.八五○五兆新台幣,三月達二.三四八五兆元,加權指數也漲到八一七○點。但隨著證所稅爭議擴大,四月成交量縮回一.五五兆元,五月一.六五兆元,六月證所稅定案,成交量降到一.三七兆元,七月也只有一.四九兆元。台股量能萎縮,也使得一二年全年證交稅只課得七一六億元,距一二六五億元的目標,達成率只有五六.六%。台股一直以來,證交稅都在千億元上下,去年是銳減的一年。

政府丟了證交稅,連想課的證所稅也課不到;且台股對外資不課稅,等於變相逼迫本國大戶將資金匯往國外,直接變身當外資,而外資也成了左右台股市場唯一的一隻大手。台灣有三大法人,但本土投信及自營商,每天進出量只有外資的十分之一,本土券商經營陷入困境,但外資券商卻獨享高獲利。

更可怕的是,證所稅把台股主導權讓給了外資,○三年外資持有股票的總市值,占台股比率是二二.五七%,但現在已上升到三四.四四%,上升了十一.八七個百分點。外資對台股影響力愈來愈大,台股漲跌全看外資。例如,今年台股一度漲到八○八九點,外資奮力買台積電,將股價推到一○九.五元,扮演最為關鍵的推手;今年台積電持續創新高,外資持股比率也超過七成。

 

下一個大衝擊:產業逐漸喪失核心競爭力

 

有實力的大戶跑了,只要外資買盤縮手,台股立刻陷入量能枯竭的窘境。今年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金管會)、財政部陸續有振興股市的措施,像降期交稅,開放當沖等措施;這些枝枝節節的政策,都不足以彌補證所稅對台股造成的傷害。這個場景就像馬總統拿刀子砍樹根,金管會卻在那棵枯萎的大樹貼上綠葉,只能粉飾太平,對於根本問題無解。

除了證所稅帶來的傷害,今年以來,政府開放人民幣業務,吸引更多人的存款從新台幣變成人民幣。今年四月一日,大陸的證監會宣布港澳台居民,只要持有台胞證就可直接開A股帳戶,四面八方都有人來向台灣的投資人招手,台灣的股民不跑才怪。

下一個台灣要面對的大衝擊是中、港、台三地的核心競爭力,台灣的證所稅嚇跑成交量,讓台股周轉率下降,進一步壓縮本益比,接著企業籌資成本大增,下一步將傷害台灣產業競爭力。最近電子業,我看了三家在中國及香港掛牌的企業,這正是台灣產業下一步也跟著股市走向邊緣化的新苦主。

第一家是在香港上市的瑞聲控股(2018.HK),瑞聲在常州有七十六條生產線,今年將提升到一○○條,這家公司原本比台灣的美律還小,去年全年瑞聲營收達六十二.八三億人民幣,成長五四.八%,稅後淨利達十七.六三億人民幣,成長七○.一%,瑞聲是手機零組件供應商,這幾年抓住蘋果、三星兩個大客戶,加上中國大陸低價智慧型手機廠訂單,業績扶搖直上,今年資本支出達八至九億人民幣。

瑞聲充分利用中國大陸的生產基地,去年毛利率達四四.一五%,比起一一年的四三.八%又更上一層樓。在電子業毛利低氣壓中,瑞聲顯得一枝獨秀,去年台灣的美律全年合併營收是七十六.九億新台幣,稅後淨利四.七八億元,毛利率一八.九八%,比起瑞聲已落後一大截。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香港股市重地產、金融,科技股乏人問津,但這個現象,這兩年已有重大改變,過去瑞聲股價不到十港元,但今年股價頻創歷史新高,最近一口氣漲到三十八.三港幣,令市場驚豔。瑞聲高成長將P/E拉高到二十.八六倍,今年瑞聲配出○.五○八港幣的股息,比一一年的○.二一六港幣,又高出一倍。目前瑞聲總市值達四五八億港幣,約一七○○億新台幣,已超越台灣任何一家手機零組件廠的規模。

第二家是光學鏡頭模組廠的舜宇光學(2382.HK),在台灣同樣的產業,大立光是超級巨星,去年大立光累積營收一九六.五二億台幣,稅後淨利是五十五.七七億元,每股稅後純益(EPS)達四十一.五八元,是僅次於F-TPK宸鴻的獲利亞軍,大立光是兩岸三地相機鏡頭的領導品牌。

但今年在香港掛牌的舜宇光學開始嶄露頭角,舜宇光學前年本來要來台掛TDR,卻被證管單位打了回票。舜宇光學去年營收達三十九.八四億人民幣,營收已超過大立光,稅後淨利三.四六億人民幣,還遠不及大立光的一半;不過值得留意的是,舜宇光學去年營收成長五九.五%,淨利成長六○.八%,已超過大立光的七.二九%。

 

政府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造成今天的窘境

 

比較值得注意的是,舜宇光學的股價一年來從二.一五港幣大漲到九.二一港幣,將市值推進到八十九.六億港幣。舜宇光學在香港掛牌,以去年EPS○.三五七人民幣算,已將P/E反映到二十倍,超過龍頭大立光在台灣的十八.四倍,這看得出科技股縱使在香港掛牌,已可享有比台灣更高的P/E,從香港舜宇光學與瑞聲控股的崛起,反向來看,台灣科技島的地位已遭到嚴厲挑戰。

今年觸控面板很熱,台灣的F-TPK宸鴻一枝獨秀,去年營收一七三六.五九億新台幣,稅後淨利一四三.五九億元,EPS達四十四.三三元,成為全台獲利王。不過,F-TPK宸鴻的生產基地以廈門為主,中國大陸也開始拉拔本地的觸控面板產業,今年在深圳股市表現最亮麗的一檔個股是歐菲光電(002456)。歐菲光電是中國本土觸控面板廠,但中央全力扶持,要求本地智慧型手機廠面板必須優先採購。

在政策扶持之下,歐菲光電業績成長迅速,股價更從十三.二人民幣飆升到七十六.二人民幣。歐菲光電資本額只有一.九二億元,去年營收三十九.三億元,稅後淨利三.二一億元,EPS一.六七元;今年股價大漲,P/E已高達四十五.六倍。相較於F-TPK宸鴻EPS四十四.三三新台幣,股價五九○元,P/E只剩下十三.三倍。也許有一天,F-TPK宸鴻可能下市,改到深滬股市掛牌。

從太陽能、發光二極體(LED),到現在的觸控產業,台灣漸遭壓縮的厄運已經悄悄開始了。去年鴻海的EPS八.○三元,股價卻浮沉在八十元,P/E掉到十倍左右。郭台銘有苦說不出,股市已經不能給鴻海攻略全球的養分。

是誰造成今天的窘境,工總理事長許勝雄答得最好:政府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就像韋瓦第、布拉姆斯,他們窮一生之力譜成了(安魂曲),以台股目前的處境來看,台股逐漸進入酣睡狀態,慢慢喪失競爭力。

延伸閱讀

新科技大躍進 亮點企業在哪裡?

2017-05-04

正視台股「溫水煮青蛙」現象

2016-10-13

滬港通北水南下 港股資金行情噴發

2015-04-16

兩岸三地 新融合的開端

2014-09-11

香港股市再顯榮景——資金、人才跑了,台灣只剩下「公平正義」?

2012-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