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亞洲經濟勢力大洗牌 ——安倍捲起亞洲千尺浪

亞洲經濟勢力大洗牌  ——安倍捲起亞洲千尺浪
謝金河

謝金河

國際總經

達志、資料來源:彭博社

856期

2013-05-16 16:07

當日本重新走上「富國強兵」、安倍大開大闔之際;台灣卻大談公平正義,自己戴上手銬腳鐐去和別人競爭。日本爬起來了,台灣的困局恐怕會更加嚴重。

七大工業國財長會議五月十一日落幕,達成的共識是:確保全球經濟的永續成長仍有很多挑戰,復甦不應被視為理所當然。各國重申避免匯率操控的承諾,但是各國對過去半年來日圓的貶值似乎默許。日銀總裁黑田東彥認為日本收購債券的目的在提振成長,並非操控匯率;這個結果使日圓進一步加大貶值力道,不但一口氣貶破一百大關,更衝破一○二日圓,亞洲匯市也受到罕見的大撞擊。

過去半年來,日本央行持續以印鈔票的戰略,推行貨幣寬鬆政策,促使日本國內投資者購買外國債券,以尋找更高息的回報,加劇了日圓的跌勢。日銀戰略的大轉變,堪稱「安倍經濟學」的重大勝利,如果說過去半年來,全世界有什麼滔天巨浪的重大變化,日本的巨變對日本、對亞洲,甚至對全球經濟帶來的衝擊,恐怕是第一件大事。

 

安倍晉三

安倍晉三強力主導日圓貶值,讓日股今年以來大漲逾四成,漲幅領先全球。(達志)

 

日圓貶值 日本三大汽車廠是最大受益者

 

日圓從安倍上台前的七十七.一日圓狂貶到一○二日圓兌一美元,短短半年多,日圓貶值逾三成。這在全球經濟史上是相當罕見的巨大變化,當然大家感受最深刻的是日圓劇貶帶來日本股市大漲的撞擊力。「安倍經濟學」受到重視,安倍晉三個人民調支持度拉升到七六%,最突出的那張成績單就是日經指數。

二○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民主黨前首相野田佳彥宣布解散國會,日本國會全面改選,當天日經指數收盤是八六六四.七三點,到五月十三日為止,日經指數最高漲到一四八四九.○一點。從解散國會、安倍出馬角逐自民黨黨魁以來,日經指數大漲七一.三七%;若從去年日經指數封關日的一○三九五.一八點起算,一三年的日經指數到五月十三日為止,已大漲四二.八五%,漲幅遙遙領先全世界。

日本股市從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三十日的三八九五七點崩跌以來,過去二十幾年,日經指數跌跌不休,日本股市漲幅經常敬陪末座,日本股民屢屢在股市遭到損失,紛紛退場。但是隨著日圓貶值,日股大漲,日本投資人逐漸回到股市,日本股市從去年七到九月的月均量約二五五○億美元,已連續價量齊揚拉高到五千億美元以上。日本股市成交量大增一倍,日本的企業市值大增,更進一步鞏固了競爭力。

尤其是受惠於日圓貶值的產業,像日本三大汽車廠是最大受益者。去年第三季,豐田汽車股價只有二七九五日圓,市值約九六一.八億美元,那個時候,豐田汽車市值只有韓國三星一半;如今豐田汽車股價一口氣漲到六三三○日圓,市值暴增到二一七八.三四億美元,豐田汽車鞏固了亞洲第一大市值企業寶座。

另一方面,日圓貶值也讓豐田汽車嘗到獲利急升的甜蜜滋味。剛剛結束的一二年最後一季(一至三月)的季報,豐田汽車淨利達三一四○億日圓,較去年同期成長一倍;而一二會計年度,豐田汽車淨利達九六二一.六億日圓,約一百億美元,這一個會計年度,隨著日圓再貶,豐田汽車全年獲利目標上看一.三七兆日圓。

日圓貶值也帶給亞洲汽車業全新的洗牌效應。首先是日本的前三大汽車廠都在市值前十大榜上,例如本田技研市值七二一.五億美元,排名全日本第四;日產以四七二億美元排名第十。日圓貶值帶給日本汽車業驚人的助力,本田股價創了四一三五日圓新高;日產也漲到一一三九日圓;其他小廠如馬自達從八十五日圓漲到三七六日圓;大發從七七四日圓漲到二一○八日圓;鈴木從一三三一日圓漲到二九一九日圓,至少都有一倍的漲幅。

但是日本汽車業加快行駛腳步,卻也壓抑了韓國汽車業的發展,最具代表性的是現代汽車過去一年來,股價從二十七.二五萬韓元跌到十七.六五萬韓元;現代MOBIS也從三十二.五萬韓元跌到二十四.五萬韓元;起亞也從八.四八萬韓元跌到四萬七八五○韓元。韓國的汽車業是除了三星,最重要的主力產業,但是現代汽車市值跌破五百億美元,一口氣掉到三七六億美元,現代MOBIS也跌到二二四.二億美元。現代汽車是韓國第二大市值企業,地位等於台灣的鴻海;第四大是現代MOBIS;第五大市值是起亞的一九○.八億美元。但是,韓國三大汽車廠市值加起來約等於一家本田。

半年前,一家現代汽車等於一半的豐田,如今現代汽車約只等於四分之一的豐田,日圓貶值帶動的效應,汽車業很明顯可以看出落差有多大。這次日圓貶值,受到衝擊最大的是韓國,安倍上台不久,朴槿惠也當選韓國大統領,卻承受著前所未見的大考驗。

過去動如脫兔的韓國企業瞬間失去活力,最具代表性的是韓國股市變得平靜無波。對照日經指數今年已大漲逾四成,但韓國股市一二年以一九九七.○五點收盤,到現在是一九四八.七點,韓國股市今年以來下跌二.四二%,在亞洲股市幾乎是敬陪末座。

 

韓國受日圓貶值衝擊最大 出口大衰退

 

日圓貶值衝擊韓國是大的,單是三星電子今年預估匯兌損失將超過三兆韓元。三星首季交出七.一四兆韓元的獲利佳績,手機全球市占率二九.七%,把蘋果重擊在地;不過三星的股價在今年一月三日創下一五八.四萬韓元天價之後就無以為繼,目前市值一九六三.七億美元,已將亞洲第一的寶座讓給豐田汽車。

韓國政府為了力挽經濟頹勢,五月九日宣布再降息一碼,從七個月前的二.七五%降為二.五%。韓國把利率降到兩年半來新低。今年以來,韓國先是祭出一五四億美元振興經濟計畫,接著又降息,韓元也一度從一○一八.九急貶到一一四三.九八,目前韓元在一一一二.五九。韓國政府力圖從困局中突圍,但是成效並不顯著。一二年韓國全年出口衰退一.三%,今年四月出口僅成長○.四%,顯示韓國出口遭到日圓貶值壓縮得非常厲害。而韓國首季GDP(國內生產毛額)年成長一.五%,季成長○.九%,表現也是相對不理想,看來日圓貶值,韓國已成最大輸家。

台灣的情況也許沒有韓國那麼慘,但是,受到日圓貶值撞擊的企業也開始告急。最近跳出來的是上銀科技董事長卓永財,他當著行政院長江宜樺的面,力諫新台幣要勇敢貶向三十二元。卓永財表示,過去台廠對日本有三成的價格優勢;如今,日圓貶值超過三成,原有的優勢消失了,現在日本企業開始雇用勞工、建廠,台灣原來到手的訂單,很快就消失了。卓永財甚至表示,政府千萬不要不見棺材不流淚。

 

美國極力扶植日本 日本經濟會好很多年

 

上銀的壓力顯現在營運數字上,一一年下半年,上銀連續兩季營收都超過四十二億元;此後,營收連五季下滑,到今年第一季只剩下二十三.七四億元,從高峰反轉跌下來已下跌四四%。上銀單季純益也從一一年第三季最高峰的十一.一八億元,大降為一.九九億元,每股稅後純益(EPS)從四.七六元跌到剩下○.八一元。上銀業績的急遽反轉,原因是前有日本企業大廠,後有中國低價搶單的追兵,而這正是很多台灣企業的寫照。

從安倍不按牌理的經濟戰略來看,日圓狂貶之後的亞洲必有一番大變化。首先是日圓狂貶的趨勢還沒有到盡頭,亞幣的壓力仍然沉重,這次日圓見到一○二.一五的最低價,等於是重返○七年的位置,日圓會貶到哪裡?這次來台的日圓先生?原英資看一○五日圓左右,他認為貶破一○五日圓,也會拉回到一百日圓以內。

 

日圓走弱

註:走勢向下代表日圓跌、美元升 資料來源:彭博社



不過,我的看法是日圓貶值也是美國亞洲戰略的一部分。日圓會貶到日本經濟真正站起來為止,美國在亞洲會鼎力扶植日本,讓日本有足夠的實力能夠抗衡中國經濟。從這個角度出發,日本經濟會好許多年,絕對不會只有曇花一現。

日本能不能站起來,最值得觀察的是過去那些被韓國打垮的企業能不能重新站起來,像夏普引高通資金入股,又引三星資金入股,希望能真正天蠶再變。而真正代表日本的還是回頭看索尼,一三年會計年度,索尼全年獲利可望達四三○.三億日圓,終結過去四年的大虧損,是一個好訊號。不過,索尼是靠賣掉紐約總部大樓,及東京一幢大樓的業外支撐,真實的狀況是一三年會計年度,索尼的智慧型手機仍虧九七二億日圓,索尼的電視部門更是連虧九年,這是索尼的兩個要害,若無法止血,日本的競爭力仍然爬不上來。

今年首季,全球智慧型手機市占率,三星是二九.七%、蘋果一五.三%、台灣的宏達電是四.四%,諾基亞四.三%,華為四%,聯想三.九%,索尼只能排第七,市占率只有三.八%。理論上,世界第三的位置應該是索尼,不過索尼始終沒有交出亮眼成績單。

今年索尼的執行長平井一夫已將重點放在移動裝置及遊戲項目,索尼今年推出智慧型手機Xperia Z大賣,銷售優於預期;索尼今年把銷售目標訂在四千二百萬支,這個數字足以登上世界第三;另外,索尼在平板電腦市場,五月起也推出Xperia Tablet Z,配備八百萬畫素相機,加上遊戲機PlayStation 4。這三樣新產品能不能帶領索尼走出困境,也是日本經濟能不能擺脫困局的指標之一。

 

索尼盈虧

註:年報結算為每年4月至翌年3月 資料來源:索尼

 

日圓可以快速貶值,安倍經濟學一出手就奏效,關鍵是日本在失落二十年後激起的危機意識。先是三一一大地震、核災,激起全民憂患意識;到了去年中日之間的釣魚台事件,造成中日關係緊張,讓日本人知道從一八六八年明治維新走出來的「富國強兵」有多麼重要。於是安倍的政策就在幾乎沒有任何阻力的情況下,堪稱是「水到渠成」。

 

日本再起 中國經濟進入休養生息時刻

 

而這當中日本背負的九九一兆日圓債務,絕大比率是日本人持有,日本的負債以內債為主,因此,日圓貶值壓力不大。反觀韓國一貫採行貶值促進出口戰略,但是韓國外債超過四千億美元,韓元貶值,韓國壓力與日俱增。同樣的,台灣也是如此,台灣的匯率政策一向採中庸之道,特別是「九A總裁」對物價的考量甚於成長,從去年起,台灣的油電雙漲,已讓新台幣很難有大幅貶值空間。因此,即使工商領袖疾呼,新台幣貶值空間仍有限,所以,在貨幣貶值這件事上,安倍有揮灑空間,台灣與韓國都沒有。

另一個要考慮的重點是,日圓從《廣場協議》開始升值,也使日本企業讓出了競爭力。特別是在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後,日圓從一四七.五日圓兌一美元的強力升值,造成中國快速崛起及韓國發揮極大競爭力。那段期間,中國的人民幣一度從五.七元貶到八.七兌一美元;韓元更一度狂貶到二千兌一美元。日本讓出位置給中國、韓國極大成長空間,現在開始出現逆轉現象。首先是人民幣已升到六.一四左右,而中國工資不再廉價,同時中國也累積了不可忽視的大泡沫。因此,當日本再起的時候,很可能也是中國經濟進入休養生息的關鍵時刻。

韓國經濟在一九九七年金大中主政後再度翻身,在○八年李明博時代發揚光大。韓國躋身「五○.五○」的強國之列,三星更是傲視全球;但這可能是韓國經濟的黃金歲月,在日圓重新回到一百日圓的時代,韓國的競爭力恐怕沒有過去幾年那麼順暢。

而台灣呢?當日本重新走上「富國強兵」道路、安倍大開大闔之際,台灣卻大談公平正義,自己戴上手銬腳鐐去和別人競爭。日本爬起來了,台灣的困局恐怕會更加嚴重。

延伸閱讀

日圓跌破4,到底能不能買?——後勢多空的解讀

2015-06-11

2014年才是安倍的本命年

2014-01-30

韓國的壓力來了──2014年的第一項挑戰

2014-01-09

韓國沒有那麼可怕!

2013-05-23

日圓貶值的國際戰略

2013-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