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唐雅君 入獄四三○天 的人生體悟

唐雅君  入獄四三○天 的人生體悟
唐雅君

賴琬莉

名人專欄

攝影/林煒凱

856期

2013-05-16 14:23

在桃園監獄服刑四三○天,「七七九」這個號碼代替了「唐雅君」三個字。出獄後的一個月零三天,唐雅君接受《今周刊》獨家專訪,第一手告白在獄中的心路歷程。這段身陷囹圄的日子,帶給她多少人生體悟?在這昂貴的人生一堂課,她又學到什麼?

母親節當天,台北陰雨綿綿,與唐雅君約在台北市一家飯店咖啡廳碰面,突來的大雨打亂交通,遲到的唐雅君露出昔日笑容,一見面忙著解釋原因;但從她略微浮腫的臉龐、紅眼睛,以及蒼白臉色,看出她是忍痛赴約。

已經一個多星期,唐雅君眼睛布滿血絲,疼痛不已,到醫院檢查,醫生說她是過敏;而原以為風溼痛的膝蓋,卻是髕骨軟化症……。雖然身體諸多不適,但一向報喜不報憂的唐雅君仍笑著說:「沒事,別擔心。」

「我被關過!」受訪當天,唐雅君說她早上起床,閃過這個念頭,但為了家人,她大部分時間不去想,把悲傷的情緒隱藏得很好,就像唐雅君入獄之前,接受本刊專訪的心情告白:「我要很有力量地活下去!」

即使入獄服刑後,唐雅君還是好強、倔強的;然而,身體的疼痛卻抵不過她內心的愧疚。這幾年,唐雅君的背駝了,她最近才意識到,原來這輩子,她已經失去在公開場合理直氣壯的權利,因為對會員的愧疚,讓她永遠抬不起頭。

窗外傾盆大雨沒有停歇的跡象,咖啡廳內人聲嘈雜,然而,唐雅君細小的聲音,卻充滿力量。她一字一字地說:「只要想到會員繳錢,卻沒得到服務……;不瞞你說,有時想到中樂透,把錢還清,我就可以抬頭挺胸。」唐雅君頓了一下,眼眶泛紅,聲音哽咽地說:「雖然偶爾想到被關的事,但坐牢的痛苦不會大過我對會員的內疚,不是因為我被關過,而是因為我讓會員失望。」

二○一二年二月四日,是唐雅君人生中永難磨滅的一天。○七年底,亞力山大跳票、無預警停業,唐雅君和妹妹唐心如被告詐欺,分別被判一年十月、一年八月徒刑定讞。那天,唐雅君入監服刑,往後的四三○天,在桃園龍潭女子監獄,「七七九」這個號碼取代了「唐雅君」三個字。

一三年四月九日,唐雅君提前假釋出獄,未出席任何公開場所。然而,大家還是好奇這位曾經在產業呼風喚雨的「健身女王」,歷經牢獄之災後,她的人生有什麼改變?

 

信念:絕對不能被白關 「出來後,我要過得很好,要努力地站起來」

 

唐雅君入監的第一天,就告訴自己:「出來時,如果人家問我怎樣,我就回答,我很好。我不能被白關。」一向在人前堅強的唐雅君,碰到朋友探望,因不捨她而掉淚,她還安慰對方:「不要哭,我沒問題。」

唐雅君入獄第一件事就是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入監前才動刀的腰骨刺,唐雅君用醫生證明申請繫護腰、護頸,在工廠作業坐板凳,腰的舊傷疼痛,她也忍著不就醫,她心想:「一出去,就要手銬腳鐐去醫院就診,我不要這樣(今年監獄內已設有門診)。」

唐雅君強迫自己每天喝水一千CC,每天兩顆奇異果、兩顆維他命,「獄中(維他命)都要登記,且要主管餵食,剛好養成習慣。」然而,監獄生活還是讓她吃足苦頭。

唐雅君待的牢房有八個床位,但最多時竟擠進了十八人。入獄後,有近半年時間是睡靠廁所旁的地板上,除了忍受不好的氣味,而且因地板空間狹窄,她還一度睡在床鋪底下的地上,冬天裡就裹一條棉被睡覺。然而,這還不是她最煎熬難過的。

最難受的是平日下午五點到晚上九點,待在寢室這四個小時,唐雅君只能蹲在地上,在水桶上面寫信、看書,腰痛難耐。還好,六個月後她輪到床位,縮在床上看書,情況才稍微改善,但又因光線不足,導致視力變差。

 

動力:親情讓她更堅強

 

「獄中的日子,我每天期待三件事:寫信、會面、書法班」

儘管獄中生活資源匱乏,唐雅君還是靠著看雜誌、聽廣播自我充實。起初,她要媽媽每周帶財經雜誌去看她;五個月後,她可以買收音機,就靠著廣播節目吸取新知,尤其對於網路產業,唐雅君很感興趣,「有一次聽廣播談到智慧型手機、Smart TV,不僅改變生活形態,甚至影響購物行為,就要媽媽買相關的雜誌書籍給我看。」

身體的疼痛,加上物質匱乏,除了寄情學習外,親情成為唐雅君在獄中生活最大的支柱。

在獄中,唐雅君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晚上九點就寢。因她和妹妹都入監服刑,家中只剩年邁的雙親,讓她放不下心。唐雅君維繫一家人感情的方法,除了靠上百封書信與家人互相打氣關心之外,就是每周的會面。

每周短短十五分鐘的會面,成為唐雅君在獄中清苦生活的唯一期待。

唐雅君的爸媽每周都去探監,後來唐爸爸身體不好,但每周媽媽都準時探視,有一次卻竟臨時爽約,讓唐雅君擔心整整一星期。後來才知道,因為當天是颱風天,但沒放颱風假,唐媽媽不想麻煩朋友載她去探監,所以才缺席。

十五分鐘非常珍貴,她珍惜每次與爸媽會面的機會。「有一次,提到爸媽不喜歡的話題,他們心情不好,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我心中懸掛一個禮拜。後來,每次會面前我都要先打草稿,先禱告:『我一定要很健康,不要讓他們擔心,見面要喜樂平和。』」

獄中的日子,讓唐雅君與妹妹的關係更加緊密。過去姊妹倆很少談心,入獄後,唐雅君寫信向妹妹說:「未來我們不只是好姊妹,也是知己。」這一年,姊妹倆拉近距離、互動更好。過去只有彼此關心,卻從來不說出口;現在會互相擁抱、親吻。
唐雅君姊妹在獄中,一個月有二十分鐘的會面,唐雅君同樣在前一晚先打草稿,把要講的話記下,「我怕漏掉,下次見面又是一個月後。」雖然兩人都上書法班,但依規定不能交談,兩人只能目視對方好不好。

在國內婚紗界享有盛名的林莉,幾年前帶領唐雅君信仰基督教。她觀察到,過去唐雅君滿腦子工作,但出獄後,說話變慢、眼神也柔和,「信仰讓唐雅君獲得力量,讓她對未來有信心。」

信仰基督教的唐雅君深信《聖經》所說,「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

 

頓悟:前面永遠有座山

 

「翻越山的過程,與付出的努力,讓我忘記真正挫折的事情」

唐雅君是台南家專舞蹈科畢業,從舞蹈老師到橫跨兩岸的健身王國,在鼎盛時期,亞力山大集團旗下有三十個據點、七萬名有效會員,並創造二十多億元的營收。事業登上高峰之際,唐雅君也活躍商場,她不僅出任首位青創總會女會長, 榮獲青年創業楷模;還擔任台北市健身房商業同業公會創會會長。此外,亞力山大在○二年榮獲「全球前二十五大最佳俱樂部」殊榮。

然而風光的背後,唐雅君陸續碰到許多困難,但她都樂觀看待。不管是○六年亞力山大台北敦南店發生一氧化碳中毒事件,或幾次傳出財務危機,唐雅君都不逃避,包括這次的入監服刑。

經過四三○天的牢獄日子,唐雅君的朋友都覺得她看事情透徹了。「我的人生就像在面前擺了一座山,在翻越的過程中,我會變得比較勇敢,忘記悲傷、難過與挫折,這是我的個性。」

 

唐雅君入監服刑之後,她轉移注意力,為了準備非常上訴、聲請假釋,她看著兩大本的判決書,搞清楚獄中的規矩,淡忘坐牢這件事。入獄半年後,八十三歲的唐爸爸生病住院,連續兩周沒去看她,後來唐雅君是看見已經先和媽媽會面的妹妹在哭,媽媽才說:「爸爸已經出院了,別擔心。」

對於人在獄中的唐雅君,父親病倒無異是更大的壞消息,她把精神轉到關心父親,「再糟糕的時候,都還有我要更努力的事情。」即使在人生逆境中,面對眼前的大山,唐雅君從不退卻害怕。

 

反省:在無魚的池塘釣魚

 

「沒有在適當時機,引進對的策略股東,是我犯的最大錯誤」

唐雅君經營事業失敗,並入監服刑,但她從不逃避責任,五年來已辦理五次會員補償方案,目前已有七成三的會員獲補償和解。根據了解,她出獄後,仍一直接洽廠商,希望能對會員有所補償。

對過去的是非或委屈,唐雅君不再多談,「我現在只想努力站起來,努力補償會員。有一天,我們做的大家會看到。」林莉就很欽佩她賠償會員的負責態度。

一位亞力山大前員工透露,法院判決是依照唐心如五月三十一日之後借錢的電子郵件,認定之後收的三億多元會費都是詐欺,「其實判決書上說得很清楚,Candy(唐雅君英文名)沒有把錢放口袋,不確定故意詐欺。」

根據員工的說法,在借錢電郵之後,集團陸續支付八億多元的薪資、租金,而且每個月資金流都是正的。其實為了解決財務危機,唐雅君陸續處分中國亞力山大七家店股權,匯回二.五億元,加上賣掉台灣房產的二.四億元,挹注資金缺口。

曾是高院法官、律師的陳國文表示:「唐雅君是國內首例以不確定故意詐欺判刑,值得討論。」所謂不確定故意詐欺,就是行為人未達直接故意,這時自然不可能具有不法意圖。

面對詐欺、掏空說法,過去唐雅君總是很激動,但出獄後,她僅表示會提非常上訴,其他不願多談,倒是她的出獄聲明稿透露心聲:「因為自己能力不足及判斷錯誤,讓亞力山大經營不下去,我一直很內疚、很抱歉,……懇請社會大眾相信:就如同判決書所說『我與妹妹從未將任何一分錢放入私人口袋』,……受命法官詹俊鴻太太是亞力山大有效會員,依法本應申請迴避審理本案,……為了爸媽與妹妹的委屈,我會繼續『非常上訴』爭取清白。」

然而,在事業經營上,唐雅君卻坦承錯誤,「過去我太衝、太理想,不會站在股東或財務面上思考。沒有在適當的時機,引進對的策略股東,在財務結構健全之下,去實現理想,是我最大的錯誤。」

唐雅君對於投入三十年的健康產業仍覺得「不後悔!」但台北市政府設置運動中心,每次只要收費五十元,成為壓倒運動俱樂部市場的最後一根稻草,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曾表示,亞力山大落到這一步和大環境有很大關係。

為此,她形容,「我是很認真的漁夫,每天苦練釣魚技術,但苦苦守候的卻是一個沒有魚的池塘。」

 

體會:一定要平衡生活 「原來,停下來這麼重要,回首過去,真的太衝了」

 

最近有網友留言給她:「唐老師,我們再也找不到像亞力山大這樣的運動場所。」然而,失敗的經驗讓唐雅君對創業卻步,她心知肚明,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靠著三十多年的經驗累積,才有的輝煌成績,短時間不可能重現。

對未來,唐雅君在獄中曾思考過,想朝美學相關的連鎖服務業或房屋代銷業發展。她不一定創業當老闆,當員工也可以,倒是她禱告,「希望主耶穌,賜給我一個產業,給我很好的合作團隊。」 過去,建商找唐雅君合作,在大樓設休閒俱樂部,她往往能提出新的想法、空間設計,甚至行銷方式,讓業主很滿意。對唐雅君而言,最在意的是「生活的新提案」,整合所有產品,推出新包裝,因此朋友建議她往房屋代銷產業發展。

然而,唐雅君對於工作,是處於一種矛盾中,「我知道自己做事拚命的個性,但又想要陪家人。我能做的,不一定是我應該做的。」唐雅君很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時間,有一次半夜,父女三人談到唐媽媽為了照顧父親身體,一方面又擔心獄中的女兒,變得很緊張憂鬱,妹妹一句「媽媽生病了」,父女三人抱頭痛哭。

經過四百多天的獄中生活,唐雅君變得更堅強,她從中體悟到「平衡生活」的重要。她語重心長地說:「一個老闆要學習『捨』,什麼都要兼顧會失焦。」就像她的聲明稿所寫,「這四百多個日子,是我生命中奇妙的旅程,原來,停下來這麼重要,回首過去,真的太衝了!」

夜幕低垂,雨勢停歇,歷經人生低潮,唐雅君內心期盼像這場雨一樣,終有雨過天青、黎明來臨的那一刻。

 

 

 

延伸閱讀

人權強國 養出最吸金獄囚集團

2017-04-13

殺人犯和牠 讓自閉童敞心擁抱

2017-01-19

唐雅君:我要很有力量地活下去!

2012-01-12

獄中三六九天 何昭陽第一手心情告白

2011-09-08

「破壞式創新」大師辭世》經歷癌症、心臟病、中風煎熬...克里斯汀生在哈佛商學院最重要的一堂課

2020-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