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退市恐慌 全球金融市場大變局

退市恐慌 全球金融市場大變局

謝金河

名人專欄

858期

2013-05-30 09:41

過去大家因為利率極低,資金極度寬鬆,造成的錢潮四溢現象,可能逐漸收斂,全球將回歸以競爭力主導的基本面,股市的震盪會加大;而靠著低利率、氾濫資金推積出來的房地產熱,也會逐漸收斂。

五月二十二日是全球金融市場的大日子,這一天美國聯準會(Fed)主席柏南克出席國會聽證會,同時聯準會又公布聯邦公開市場操作委員會(FOMC)的會議紀錄,柏南克在聽證會的證詞表明,若經濟持續改善,在未來幾次的FOMC會議將放慢買債的腳步,柏南克暗示未來幾個月將縮減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的規模。柏南克此話一出,幾乎觸動了一場小股災,國際股市、匯市、原物料市場都大受衝擊。
 

聯準會將逐步縮減買債規模


聯準會退市是二○一三年金融市場矚目的焦點,聯準會可能提前收水也不是什麼新鮮事,聯準會的一些鷹派理事一直都強調退市機制,不過這次是從柏南克口中說出聯準會購債數量將減少,也就是說,聯準會將逐步縮減買債的規模,不會突然喊停。

目前聯準會每月收購四五○億美元公債及四○○億美元抵押擔保債券(MBS),根據FOMC會議紀錄,聯準會已開始檢視退場策略,但是如何退市,則是各有各的不同看法。最受市場矚目的是有「聯準會線人」之稱的《華爾街日報》記者Jon Hilsenrath就公開指出,聯準會的退市機制會循序漸進,但會讓市場難以捉摸,以避免政策被市場「看穿」,造成金融市場的過度反應。

Jon Hilsenrath表示,柏南克雖公開表明聯準會會逐漸減少購債規模,但也會隨時評估經濟及就業市場是否有實際及持續性的改善。而且,放慢買債規模不代表直接地結束QE,預料聯準會會優先減少買入MBS,也就是先降低QE4的力道。

柏南克一舉一動都牽動金融市場的腳步,主要是從○八年金融海嘯以來,聯準會買債規模堪稱史無前例,收水的退市機制也毫無前例可循。況且,這還牽動到柏南克的任期。市場認為,柏南克是「放水」的人,若他的任期屆滿不再續任,也應由柏南克親自來處理退市機制,因為解鈴繫鈴都由柏南克來擔綱,至少可增加政策延續性,減少市場的動盪。

柏南克是在二○○六年由共和黨籍總統小布希提名出任聯準會主席,歐巴馬當選後,柏南克續任,○八年的金融海嘯爆發,柏南克提出QE救市,以大量印鈔票的手段,來拯救當時瀕臨崩解的美國經濟。當時,市場兩面評價,有人認為柏南克大量印鈔票,將為世界帶來通膨的大災難。但是末日博士魯比尼、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都讚揚柏南克大開水喉救經濟。

時至今日,金融市場的表現已證明了柏南克的方法到目前為止是對的,最顯著的效應是美國道瓊指數的好表現。道瓊指數在○七年全球經濟最輝煌的時候,一度創下一四一九八.一點的歷史紀錄,但是金融海嘯來襲,道瓊指數慘跌到六四六九.九五點,當時很多經濟學家都警告全球經濟可能重蹈一九二九年覆轍,人類歷史上可能面臨另一個大災難。

柏南克在經濟危機中力挽狂瀾,連續祭出量化寬鬆政策,不斷充實市場上的流動資金,從過去經濟學教科書上的幾百年教訓:不可能只靠印鈔票就可救活一個國家的經濟,但是柏南克的QE力挽狂瀾,卻成了二十一世紀的經典之作。

美國股市就靠著QE創造貨幣寬鬆效應,促成美股頻頻上漲,這其中,道瓊指數的一五五四二.四點及標普五○○的一六八七.一八點都是歷史新高,而那斯達克的三五三二.○四點則是二○○○年以來的最高點。美股大漲帶來的財富效應,改善了美國的失業率,讓失業率從九.八%降到七.五%,美國的房市也從崩潰中逐漸邁向繁榮。

 

從放水救市到收水退市  工程浩大


柏南克用了一記QE,就撐起美國經濟半邊天,當然美國經濟是否從此邁向榮途,仍有諸多變數待考驗。但是,到目前為止,柏南克對美國經濟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因此,QE的放水救市到收水退市,這個工程可能十分巨大,也為全球金融市場帶來另一個不安定的因子。

而更多受矚目的則是柏南克任期到明年六月屆滿,柏南克已表明不再續任,一手開啟印鈔機的柏南克辭官,到底誰來接手?又是全球金融市場的另一個焦點。在二○一○年出任聯準會副主席的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被視為黑馬。她是耶魯大學的經濟學博士,曾經是柯林頓時代的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她在聯準會工作多年,被視為聯準會三大巨頭之一。她在控制物價及提高就業的雙重任務主張獲得高度的重視,她的學經歷都很醒目,若能成為首位聯準會女主席,有助於提升聯準會及華府形象;不過她的立場比柏南克更鴿派,可能讓市場更加擔心通膨的風險。

珍妮特·耶倫的經典之作是聯準會去年底設下政策門檻,將利率和失業率及通膨掛鉤,甚至暫時容許通貨膨脹目標值超標至二.五%。聯準會提供利率指引,及接納二%的通膨目標,她是最大推手。因此,柏南克若不再續任,聯準會繼任人選風險應不大。

在這兩個金融市場重視的焦點中,最受市場注意的仍是打開印鈔機的柏南克,什麼時候把印鈔機關掉。由於退市茲事體大,且衝擊市場甚巨,因此,比較可能的退市方式分成幾部曲,一是放話的階段,這是當前柏南克的戰法,也就是說當市場過熱的時候,柏南克就站出來喊話,暗示QE要退場,股市就跌下來,市場也就跟著降溫。

若是市場跌過頭,柏南克又會出來喊話,表示QE不會那麼快退場。在一三年,聯準會的中心思想應是「放話操作學」,逐漸讓市場對QE的預期產生共識,減少QE真正退場產生的巨大撞擊。

柏南克的第二部曲則是逐漸減少購債數量。退市方向已經很明確了,在退市的方法上,由於聯準會的資產組合中是不會持有MBS、政府機構債券。因此,率先減少買入MBS是基本方向。減少買債是第二部曲。

 

聯準會主席柏南克未來如何讓QE退出,牽動全球股市走勢。

聯準會主席柏南克未來如何讓QE退出,牽動全球股市走勢。(圖片/達志)

 

聯準會中心思想: 「放話操作學」


到了第三部曲是正式宣式退市,停止QE,此時應是市場對QE退場已有成熟共識。而這當中,美國失業率可能從眼前的七.五%朝目標值六.五%靠攏,QE退市,下一個動作是升息。

從○八年金融海嘯之後,柏南克以快刀斬亂麻的手段讓美國基本放款利率從五.二五%降到○至○.二五%的最低利率。美國維持○到○.二五%的最低利率已經長達五年,一四年美國將進入升息週期,高盛預測到一五年,美國基本利率應可上升到三.七五%,這是聯準會退市後的全球利率走向。

以目前來看,利率已到跌無可跌的地步,升息只是時間問題,那麼從現在起到聯準會退市,未來的全球金融市場會出現幾個顯著的變化。一是美元將由弱變強,美元指數在一一年歐債危機前夕,一度跌到七二.七○一點,此後美元緩步走高,在去年九月安倍主導日圓貶值前夕,美元指數是七八.六○一點,如今已上升到八四.四九八點,美元指數創了三年新高。

美元由弱變強,將衝擊原物料的價格,過去在美國大印鈔票的過程中,資金猛力炒作原物料,再加上中國基礎建設放緩,生產國的貴金屬從○八年下跌迄今,看起來探底之勢還未停止,這其中避險資產又以黃金最具代表性。

金價從九九年的二五一.九七美元起漲,到一一年的一九二三.七美元,漲勢已告一段落,這兩年在QE中,金價一直是在一五○○美元以上維持箱型區間的震盪走勢。但是四月黃金出現急殺走勢,跌破一五三五美元頸線支撐,一下子跌到一三一二.五美元才反彈,其間雖有「中國大媽」狂買三○○噸黃金的利多消息,但金價反彈不過到一五○○美元,又再探底而下。

如果QE走到盡頭,利率反轉向上,這將是黃金最大殺手;也就是說,這一波金價大跌才剛預演QE退市的消息面衝擊,未來考驗之路仍漫長,眼前不是購買黃金的良機。一九八○年金價一度大漲到八七三美元,此後進入漫長的二十年跌勢,假如黃金的起跌點是一一年,那麼未來黃金的跌勢仍然路迢迢;白銀、白金、鈀金也有相同的命運。

 

原物料跌不停  金磚四國面臨嚴厲考驗


另外,美元走高也不利軟硬商品走勢,最突出的鎳價從○七年的五一八○○美元跌到一四八○○美元,跌幅已超過七成,鉛、鋅、鋁、錫跌幅逾四成,銅價跌了三成,最近澳洲鐵礦石開盤也從一五八美元跌到一二三.六美元,顯然跌勢才剛形成。

軟商品跌最多的是糖及咖啡,跌幅接近六成,而黃金、小麥、玉米距天價也在三成左右。這些現象都可看出過去美元貶值,中國需求是支撐軟硬商品最大的助力,如今,美元走高,中國基建需求減弱,原物料也就跟著跌跌不休了。

原物料跌不停,也讓過去靠資源發達的經濟體面臨嚴厲考驗與挑戰。

像是金磚四國的巴西、俄羅斯今年經濟調整都很困難,中國、印度也不輕鬆,成熟經濟體的澳洲,過去十九個月七度降息,澳洲的隔夜拆款利率降到二.七五%,是一九六○年以來最低水準,而澳幣則從四月的一.○五八跌到○.九五九,以資源取勝的紐幣也從○.八六七跌到○.八,巴西的里拉則從一.九四一貶值到二.○五三二。

澳幣、紐幣、加幣、南非幣,一直以來都是市場十分青睞的高息貨幣,今年已隨著美元升值開始轉向,這些資源生產國在原物料下跌之後,經濟都面臨一次大調整,今年以來,巴西股市下跌逾一○%,俄羅斯股市也是疲弱不振。

柏南克效應帶來另一個衝擊是,退市情景讓高負債國家公債殖利率攀高,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上衝到二.○二三%,三十年期也上升到三.一二五%。

而日本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在五月二十三日衝高到一%,收盤是○.八三五%,造成日經指數在當天出現一一四三.二八點的急跌,日本股市也出現連三日的跌勢,從一五九四二.六跌到一四○二七.四二點,總計三個交易日跌掉一九一五.一八點。

柏南克喊話,造成日股大跌,也讓安倍主導的量化寬鬆政策下的日圓貶值到一○三.七二暫告一段落,而日經指數也在一五九四二.六點暫時休息。

日本公債殖利率飆高是日銀最大天敵,因為債券殖利率飆高,將造成日銀沉重的負擔。目前日本負債與GDP比重已高達二一一%,明年將達二四三%。若是外國投資人持續拋出日債,日本本國人也跟進,日本政府恐怕吃不消。因此,安倍晉三與黑田東彥如何面對這項衝擊,將是安倍經濟學的第一個挑戰。

全球面臨利率反轉的倒數計時關鍵時刻,柏南克的退市將形成顯學。過去大家因為利率極度的低,資金極度寬鬆,造成的錢潮四溢、投機橫行現象,可能逐漸收斂,全球將逐漸回歸以競爭力主導的基本面,股市的震盪會加大;而靠著低利率、氾濫資金堆積出來的房地產熱,也會逐漸收斂。

 

延伸閱讀

從「金磚四國」到「發達四國」──2014的巨變與轉機

2014-01-02

QE一路Q到掛?聰明錢跑哪裡?

2013-10-31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二○一三年最後一季的投資戰略

2013-10-03

資金盯緊下一個新機會!

2013-08-22

投資新藍圖 債市、原物料何去何從?

2013-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