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歌壇天后江蕙 歸零再起

廖怡景

名人專欄

631/632期

2013-07-15 16:07

前半生積蓄被大姊敗光,財富帳本歸零,但是,江蕙仍然決定勇敢重新出發。她說,人生沒有過不了的難關,即使年近50,人生還是可以重來……。

「今年開始,我將一切歸零,重新出發。」一月十五日晚間五點,歌壇天后江蕙發出二百字新聞稿,這短短的幾句話,硬生生地揪擰了愛護江蕙的朋友和歌迷的心。她前半生累積的財富,全數交給大姊江淑女處理,沒想到卻被大姊敗光了。


幸福啊是按怎,若像水鏡同一般
歸零後 繼續積極面對人生

這事來得太突然了!明明看來人生已經漸入佳境,可以把苦日子稍稍放在一旁,為什麼老天爺和她開了這麼大一個玩笑?

「其實,江蕙早知道大姊投資理財失敗,把她一生積蓄花光這件事,只是為了保護姊姊,所以把事情吞進了喉嚨,苦也自己擔著。」江蕙唱片製作人陳子鴻心疼地說。

也難怪在元旦前的十二月中,江蕙接受本刊專訪時,被問到如何管理累積的財富時,似乎有難言之隱,只淡淡地回答:「外人看我好像很有錢,其實根本沒有;也許是以前苦過,所以對錢特別沒有安全感,更何況,我有很重的家計負擔!」之後,她就不肯多說了。

現在想起來,其實,那時的難言之隱,就是江蕙那寧願苦自己,也不願苦別人的心地。在江蕙財務出事之後,我們透過她的助理和唱片製作人問她個人對這件事的看法。

即使人生財富面臨大海嘯,江蕙對她的大姊江淑女仍然不願口出惡言,倒是有點像是看盡人生千帆盡去的大俠,豪氣地說:「沒關係,我又不是沒有窮過,沒錢,還不是可以照樣過生活。唱片繼續做,演唱會繼續辦,難關會過。」聽她這麼說,讓人覺得心疼,也可以體會她面對困境的勇氣。

出道二十八年的江蕙,不斷地努力,別人花五分力氣,但她卻花超過十分力氣,凡事力求完美,最後讓自己站上成功的舞台。


參像咱幸福還擱塊風中飄渺
歷經磨難 看盡百態的人生

江蕙的人生,狠狠地在苦難中打滾了好幾回合。由於父親的債務,全家人就著月光,舉家遷到台北,從十歲開始走唱生活。

在《苦情姊妹花》書中,江蕙描述自己的童年生活。「當年,不太知道為什麼要在三更半夜時,偷偷摸摸地搬走;深印在腦海中的是,平常鄰居都看不起我們,讓阿母受了很多氣,鄰居看到我們都會瞪起眼睛很凶的樣子,現在我對那裡沒有一絲眷戀。」

每到過年,總讓江蕙和妹妹江淑娜感傷,因為站在陽台邊往下望,小朋友們快樂玩煙火的情景,永遠不會發生在她們身上,童年應有的快樂,離她們好遠好遠……。

歷經磨難,看盡人生百態的江蕙,或許可以接受自己沒有滿手的幸福;但在歌唱事業上,她不能忍受缺憾,「我不太能忍受錯誤重複出現。」江蕙說得很直接,這也讓她的工作夥伴們戰戰兢兢。

這次,江蕙出道以來的首度演唱會也是如此。對很多藝人來說,一年開場演唱會,不是件難事,但對江蕙來說,卻是花了二十多年才完成開演唱會這一步。

在江蕙的人生中一直都是這樣,別人做來或許很容易的事,對她來說總是很辛苦,財富事業如此,感情亦是如此。

「做事情,一定要把事情做到超過一百分,不要事後才來蹬腳骨(後悔)。」江蕙這麼形容自己的態度。

她的嚴厲,身邊人最清楚了。「二姊(註:江蕙在家中排行老二,私底下,大家都如此稱呼她)不講話的時候,最恐怖。因為她如果還會和你講話,罪還算輕,等到不講話,事情就大條了,她會視而不見,嚇死人了。」貼身助理小玲如此形容。

助理鄭雪芬也有同樣的經驗,「她曾經有整整一周不跟我講話的經驗,把我當空氣,那是很恐怖的。」

聽助理這麼講,一旁的江蕙解釋:「我會給人機會,如果過沒多久又犯類似的錯,我會再次原諒,你說,如果已經原諒了兩次,到了第三次,我會不生氣嗎?那時,我就會不想講了,因為,我已經講了兩遍了。嘿嘿,我平常是很喜歡哈啦的人,一旦我一點都不想和她哈啦,那真的就很嚴重了。」


同情無同情,嘛是自己的前程
對於歌唱事業 總要求做到完美

然而,江蕙還願給工作夥伴同樣錯誤犯第二次的機會,對自己則更加嚴厲,一次機會都不給,「我不能忍受自己犯同樣的錯,所以要想盡辦法找到當初犯錯的原因。」

這樣的性格完全反映在江蕙高雄的演唱會上,她不容許自己有一絲絲的失誤和不優雅。「就像演唱會耳麥脫落的事情,雖然只有短短十秒,但我還是要找出真正的原因和解決的方法。」十秒鐘的失誤,江蕙都不會放過。

不斷反省檢討自己犯了哪些錯誤,避免下次再犯!這是江蕙力求完美的方法。在演唱會結束後,江蕙反覆看錄影帶,設法找出所有錯誤,即使何時要再辦演唱會都未定,但她還是一樣執著於完美。

江蕙演唱會製作人陳鎮川,對此感受特別深刻,「從決定開演唱會到真正開始,一年內開會次數不下數十次,光是決定造形,二姊就可以溝通十次以上,這還沒計入我沒到的次數。」

陳鎮川認為,雖然江蕙要求很多,但和她合作是「很爽」的一件事。雖然沒有什麼開演唱會的經驗,但她全力投入、自我要求非常高,演唱會的成本,更是別人的三倍以上。但也因為如此,成功完成之後,讓人特別有成就感。

「還好我還會唱歌,否則就變廢人一個了。」江蕙開玩笑地說,她這麼看待自己的人生,「我並不是一直在計畫的人,一輩子也只會做唱歌這件事,會到今天這個位置,好像是背後有一個力量一直推推推,就到了這個樣子。」

但是,和她共事多年的專輯製作人好友陳子鴻卻認為,江蕙會到今天這個地位,最大原因是「用功」,「我從沒看到有像二姊那麼用功的歌手,她平時在家不是看新聞,就是練唱和看DVD。」

很多歌手做不到的事,江蕙卻認為很平常,「多聽別人的東西,才會進步,所以製作人會拿東西給我,讓我知道現在哪些歌是大家覺得很難聽的,或是很好聽的。這樣,才會知道什麼是好的,什麼是不好。我們的東西出去的時候,不能差太多,不是自己覺得爽就好。」

陳子鴻形容,很多歌手,是進了錄音室才開始練唱,江蕙卻一定在進錄音室之前就把所有的歌練到甚至都可以背了,「常常,唱完之後,她還會告訴我:『我有研究過另一個版,你聽聽看哪一個比較好。』不僅如此,她還會在收工後,在凌晨二點把大家找回錄音室重新錄音,只為了有一個字的『換氣』不太對。」

雖然,接到電話時有些無奈,但陳子鴻還是會照著江蕙的意思做調整,「二姊的用功程度是很讓人佩服的,和高手過招總是過癮的。」陳子鴻如此說到。


舞台上燦爛笑容,舞台後寂寞心情
上台 其實是讓自己很不自在的

打拚事業時如此,維護自己家人也是。

江蕙多年好友資深影劇記者梁鴻斌形容,「同樣是天后級的歌手,如果說張惠妹是開朗的太陽花,那麼江蕙有點像是帶刺的玫瑰,保護色彩比別人濃。」

但對於江蕙來說,身上的玫瑰刺,常常沒有刺傷別人,卻刺傷了自己。江蕙認為,自己的確很難和人分享內心世界的悲傷,「如果受傷,就自己買藥搽一搽就好了,所以,我一直都是別人訴苦的對象。」

「我的確很少快樂過!」上著淡妝,身材勻稱的江蕙,笑得有些許的滄桑。她認為,或許是因為苦過的關係,因此,對很多事特別不安、敏感,也不容許自己的家人,受到任何一點欺負。

江蕙從小就會為了保護妹妹挺身而出,「小時候,只要有人欺負淑娜(江淑娜),我是會走過去一巴掌就打下去的,很凶的。」江蕙笑談往事時,如此說。

長大了,保護妹妹的習慣,轉換成喜歡幫人的俠女風格。

「二姊常常在半夜二、三點了,還和我討論這個人的狀況如何?那個人沒有工作了,要怎麼幫忙她?而且,她在講這件事前,已經擔心過三十件事了。」惹得助理鄭雪芬有時不得不提醒江蕙,「你可以不要擔心了嗎?」江蕙是那種表面看不出來,但總是把朋友的事放在心上的人。

站在鎂光燈前的江蕙,看來總是得體又專業,但私底下的江蕙卻不是很喜歡這樣的生活,「其實我是很幕後居家的人,鎂光燈會讓我不自在,每次要面對,我就得要戴上我的『假面』。」江蕙形容自己可以二個月不踏出家門一步,私下很隨興自然,一旦要面對鎂光燈,就會把自己「ㄍㄧㄥ」住。

也因為如此,江蕙總是自己「收拾」內心世界。在人前的江蕙,總給人天塌下來,她一定會頂著的感覺;但面對自己的內心世界,江蕙卻是個把挫折收起來,下次就不會再犯的人。


有時悶悶想歸瞑,等無月光入來坐
總是獨自收拾自己的心情

這也難怪,即使從出道開始累積二十八年、據了解約達一億五千萬元的儲蓄,全被大姊敗光,她也不過一句「對家人所犯的一切錯誤,本人不再追究,今年開始,我將一切歸零,重新出發。」接著整夜沒睡,坐在電腦前,自己整理心情。

面對製作人陳子鴻關心的問候:「發生這種事,會不會擔心?」江蕙保持一貫的俠氣,開玩笑說:「我不會擔心耶,我只擔心我們的唱片啦。」對於江蕙而言,重要的是家人和歌唱事業;錢之於她生命中,真如她所言,沒放棄賺錢是因為曾經窮過,沒有安全感。但,若人生真要面臨選擇,江蕙肯定是選家人與事業,而捨棄金錢。

憑著對專業百分之百的嚴格要求,江蕙站上了歌壇天后的舞台;然而,累積了豐厚的財富帳本之後,一場親人掀起的大海嘯,將這原本可以讓江蕙過二輩子舒服生活的財富,捲進大海裡。

但即使經歷這麼大的波折,江蕙仍不改俠女般的豪氣,「老天爺對我很好了,祂給了我一副好嗓子,讓我能靠唱歌賺錢。」

雖然失去財富,但是江蕙並沒有喪失勇氣。人生變化莫測,有時得歸零重來,在歲末年終迎向新年之際,看江惠的故事,你得到什麼樣的啟發?


■江蕙
本名:江淑惠
現職:專職歌手
出生:1961年
出道時間:28年
得獎資歷:八座金曲獎,連續四屆最佳女演唱人獎,直到放棄參賽才中斷

■江蕙給的人生3階段帳本
第一階段(27~35歲)

避免會犯的錯——社會有太多有的沒的誘惑,要避免走歹路。
一定要做的事——少說多做,不要太臭屁,才可以學到東西。

第二階段(36~45歲)
避免會犯的錯——要有肩膀,別遇到事情就逃避。
一定要做的事——身邊要有好的朋友,沒事可以談談心,有事可以互相幫忙。

第三階段(46~57歲)
避免會犯的錯——做事情不要隨隨便便,免得老了晚節不保。
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對父母更孝順,免得等到人走了,才來後悔。

■樂隊前奏已經響起 舞台燈光閃閃熠熠
江蕙的人生3階段
起步:苦苦人生

江蕙9歲離開高雄到台北,10歲就在北投、淡水開始走唱生涯,由於唱歌的地點時常轉換,讓江蕙覺得自己「人生宛如走馬燈」一般。
 
也因為時常要去走唱,江蕙成了學校裡不受歡迎的人物,她沒有同學或是同年齡的玩伴,和江蕙在一起的都是阿姨們,但江蕙心裡都沒有怨嘆,她心裡想的是:「只要家裡,阿爸阿母、弟弟妹妹能夠少吃一點苦,那麼老師不喜歡我,同學不理我,又算什麼?」
 
走紅:發光發熱
22歲出第一張專輯《你要忍耐》,《酒後的心聲》讓江蕙成了台語歌壇第一位創造百萬張專輯的代表,除此之外,《半醉半清醒》、《台灣紅歌+我愛過》、《家後》、《紅線》等4張專輯,讓江蕙拿下第11到14屆,連續4屆的最佳方言女演唱人獎。隨著一張張專輯的推出,江蕙把台語歌從過去普遍認知通俗的時期,帶向經典時期的階段。
 
頂峰:歌壇天后
2008年4月江蕙舉行了出道二十多年以來,第一場個人演唱會。連續舉行6場(台北小巨蛋4場,高雄巨蛋2場),人數近6萬人,票一開賣,造成搶購熱潮,電腦系統還因此當機。
 
江蕙對於自己的「初登場」要求到近乎吹毛求疵的地步,三個月內正式彩排30場,成本也近乎是一般演唱會的三倍。演唱會中,江蕙告訴歌迷「這世人、我看嘛免嫁了、有歌通好唱我就滿足了……。」
 
現在:歸零再重來
2009年元月傳出被大姊敗掉上億元家產,決定人生歸零重來。

■「能給的人,是幸福的。」
六部電視機 天后在家隨時關注需要幫助的人

「你們可能都比我有錢耶!」江蕙曾經如此和工作夥伴開玩笑地說,但說歸說,或許是因為俠客個性,江蕙是那種永遠會惦記哪裡有需要幫忙的人。
 
很多歌手回家惟一想做的事,就是切斷與外界的一切聯繫,但江蕙卻獨鍾「電腦」和「電視」,她家裡有六台電視,追蹤每天發生的電視新聞,特別是會注意需要幫忙的人或是小動物。「我是有點愛哭啦!」看到感人或是可憐的新聞,第一個掉眼淚的人,一定是她。
 
其中江蕙在浴室的電視,還要是活動的,泡澡時,可以調整角度。在新專輯《甲你攏牢牢》中,江蕙首度自己譜詞譜曲的主打歌,就是來自四川大地震新聞事件的靈感,「看到救難隊救出那個小嬰兒,她的媽媽已經被壓在屋裡死掉了,但手中還緊緊抱著嬰兒時,淚屎就凍不了了……。」「平時坐在書桌前好幾個小時,都寫不出一首歌,這次,不到20分鐘就寫好了。」每次談到新歌〈甲你攏牢牢〉的緣起,江蕙眼眶都忍不住泛紅。
 
「每次捐款帳號都閃個幾秒,誰記得住啊!」江蕙總是要助理們,無論如何都要找到需要幫助的源頭,她說:「能給的人,是幸福的。」
 
■親兄弟 明算帳
專家談江蕙財務歸零的啟示

江蕙把賺來的錢全數交給大姊處理,一生積蓄付諸流水,為了避免這樣的遺憾,聯傑理財顧問策略長蘇英孝,提出兩個建議:
 
1.把錢交給銀行處理,做「金錢信託」:如果親人沒有專業的背景,要把風險控制得很好,是很不容易的事,交給銀行做「金錢信託」是比較保險的方式。讓銀行提出目的「保本」的建議書參考,從中規畫自己財富,並訂定風險承受度,這樣至少不會讓所有的財產全部歸零。
 
2.參考公司管理,自己握有印章:若完全不關心自己的財富,要制控風險很難,所以至少要像公司董事長一樣,手中握有印章,掌握金錢進出的流向。像是如果要從戶頭領取大額金錢,或是做比較高風險投資,一定要經過自己的同意才能進行。
 
另外固定時間要去關心資產的狀況,如果自己不做任何投資,不主動對資產做檢視管理,要完全避免錢全部不見,是很不容易的事。
 

延伸閱讀

連年虧損尾牙獎金卻加碼4成 宏達電此舉為哪樁?

2019-01-04

與AI共好

2019-01-23

梅伊最後一搏、稱脫歐協商突破!英鎊兌歐元衝2017年高

2019-03-12

【有故事的飆股之四】「全天候不敗」的經典題材 「高息股」怎麼挑?

2019-03-22

大部分人都做錯!生薑可以去體味、口臭的真相是……

2019-06-04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