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G零世界的存活者

G零世界的存活者

谷月涵

名人專欄

873期

2013-09-12 13:41

國際正處於區域領導者間的折衝角力,能與多國建立互惠關係、卻不會太過依賴單一夥伴的「樞紐國家」將會得利,而台灣肯定是其中之一。

人口與台灣相當的敘利亞,正對國際秩序形成複雜的挑戰。敘利亞本身並不重要,是一個沒有大量石油,也不太生產或消費其他商品的國家。然而,敘利亞處於歐亞文化間的關鍵位置,介於伊朗什葉派與沙烏地阿拉伯遜尼派伊斯蘭教之間;加以敘國緊鄰以色列,雙方共有綿延的邊界。於是,敘利亞內戰很快升高為中東地區的代理人戰爭(proxy war);蓋達組織支持占多數的遜尼派反叛軍,而由伊朗相挺的黎巴嫩真主黨,則支援少數但掌權的什葉派阿塞德政權。

美國一直傾向與反叛軍站在同一陣線,但直到最近才發現,和蓋達站在同一邊真是令人尷尬萬分。還有,俄羅斯支持阿塞德政權。因此就某方面來看,歐巴馬向國會尋求對敘利亞政府軍事攻擊的支持,是在走冷戰時期的回頭路。美國在頁岩油商業化運轉後,已愈來愈不在乎中東和俄羅斯的石油,因而拉高軍事行動的風險。此外,俄羅斯提供「抓耙子」史諾登(Edward Snowden)政治庇護,也惹惱美國想找機會修理回去。

最後一點,是非常有趣的政治理論──由政治科學家Ian Bremmer所提出的「G零世界」(G-Zero World)。

所謂G零世界,係相對於G20或G2,是一個缺乏政治和經濟強權的世界,因而無法召開真正的國際會議,或執行基本的制度。其結果將是,針對十分重要的國際議題,例如國際總體經濟合作、金融監理改革、貿易政策,甚而是領土的爭議等,因為少了一言九鼎的大老出面,將不時出現激烈的衝突場面。

在這種氛圍下,還會變相鼓勵那些規則破壞者,趁機興風作浪,特別是國營企業或國家支持的企業,一如中國國企當前的呼風喚雨。這種新局面將對全球經濟產生深遠影響,因為跨國企業滿手現金,一旦等到當前政治和經濟的不確定性時代結束,就將出手攫取更大利益。如同中國戰國時代,全球商業少了君王,將會壓抑投資支出和經濟成長,個別企業也容易受到不公平的貿易手段、保護主義及網路攻擊的影響。在這所謂無主期,少了執行的法規,那些涉及傳統軍事攻擊、網路攻擊、恐怖分子或商業盜版防衛的公司,將大發利市。

所幸G零觀念只是一個過渡期,經過區域領導者間的折衝角力,國際終將再出現新的權力平衡。在這樣的競爭環境下,那些能夠與多國建立互惠關係、卻不會太過依賴單一夥伴的「樞紐國家」(pivot state)將會得利,而台灣肯定是其中之一;個別公司也會有新機會。「適應者」了解競爭態勢的變化,並敏捷地探索其間的利益,一些公司藉由套利機會,降低稅負和法規衝擊。如果貿易和政治組織又重新復活,未來全球化帶動的效率提升及更統一的全球市場,都將面臨挑戰。

延伸閱讀

庫德族建國 引爆世界大戰的引信?

2016-02-25

以伊朗為師

2006-09-14

伊拉克危機升級 中國是最大苦主

2014-07-03

中東棋局

2012-02-23

2025年的新世界:中國、印度崛起,美國將失龍頭地位

2008-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