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債市長日將盡

谷月涵

名人專欄

876期

2013-10-03 13:38

聯準會不再當散財童子,令全球債市驚慌,不過消費提升帶動全球經濟成長、電子業效能提升,加上資金重返股市,下一個大多頭或許即將降臨股市。

債市黑夜已經降臨。固定收益資產的多頭行情始於一九八二年,歷經三十多年,現在終於熄火了。

六月當十年期指標公債殖利率飆高,進一步壓低債券價格時,資金便開始出走;利率上升時,固定收益商品的價格會走跌。債券價格在六月的慘跌之前,三十年來,隨著利率走滑,大部分時間都是持續上揚的。

五月十年債殖利率跌至一.六三%的歷史新低,但六月底又回升至二.五%,目前來到二.七%,近期甚至幾乎觸抵三%,達兩年來的新高。根據經驗準則:十年期公債殖利率每增加一%,價格就會下跌九%。

隨著價格走跌,投資人六月便從債券基金和ETF(指數型基金)撤走六九一億美元,七月減緩至一四八億美元,到了八月,又加速至四百億美元。資金出走速度破紀錄!

六月以前,債券基金呈現連續二十一個月的資金淨流入,觸動六月出走潮的關鍵是聯準會的聲明。債券市場的共識是,如果央行要退場,為了要吸引新的買主,殖利率就要拉高才行。至目前為止,聯準會還沒宣布何時退場,但市場都知道,時間快到了。聯準會人為刻意壓低利率的日子就要結束了。

走了三十年的債市多頭,有四大驅動力量,其中前三項似乎已走到盡頭。首先,八○年代末期,共產國家的開放,為全球勞動市場注入三十億人口,大幅壓低全球薪資。過度的薪資成長,通常是致命性通膨的成因之一,而通膨預期則是牽動長債殖利率的主要元素。因此,薪資下跌或停滯不前,對債市有利。

其二,這些新加入的勞動人口,大部分在中國,儲蓄觀念根深柢固。這些新儲蓄為債券創造了不斷成長的需求;由中國外匯存底從約二千億美元一路飆到三兆美元,即可窺知一二。

第三,聯準會採取寬鬆貨幣政策令全球債市受惠,其實寬鬆貨幣政策從○一年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爆發後就啟動了。這也是為何聯準會打算縮減購債規模,會令全球債市驚慌失措的原因。

此外,電腦運算和電信革命結合帶動生產力大增,通膨也似乎不會再來,這都有利於過去三十年的債市。

然而,中國勞動成本的陡升,以及北京政府強調刺激消費支出,低廉的勞動成本與新儲蓄流入債券的速度,可能都開始出現變化。儘管電腦運算結合電信的效益或許尚未結束,但聯準會已不再當散財童子了。

不過因為消費提升,帶動全球經濟成長,而低通膨仍將維持下去;且電子產業持續性改革,提升效率,生產力成長,這些都有利股市表現。再加上資金由債市重返股市,下一個大多頭市場,或許會降臨在股市上。

延伸閱讀

這一役,四大「慘業」挺得過?

2020-02-19

帶身分證、簽切結書即可申請1萬元!原需太多資料惹民怨 政府急簡化程序

2020-05-06

北韓與台灣另類接觸》金正恩御用製片廠 差點幫我國代工動畫片

2020-05-07

靠擴大仇恨圈茁壯 三K黨至今不死

2020-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