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久石讓:我討厭「辦不到」所以要比別人更努力!

孫蓉萍

名人專欄

891期

2014-01-16 13:23

日本配樂大師久石讓因為宮崎駿動畫而知名,事實上他也是作曲家、鋼琴家和樂團指揮。對於「天才音樂家」的稱號,他並不認同,因為他的工作模式比上班族還規律,今天的成就,絕對是一點一滴努力而來。

一月十一日晚間,台北國家音樂廳內正演奏著貝多芬最著名的《命運》交響曲,擔綱演出的是成立二十七年、國內首屈一指的「國家交響樂團」,從曲目到演奏者,都是百分之百的西方古典;但是坐在台下的聽眾裡,恐怕有一大部分,卻是第一次親臨古典音樂會現場。

吸引他們進場的,與其說是貝多芬的交響樂,更有可能是宮崎駿電影的配樂。因為台灣許多大小朋友對這些電影的主題曲,可說耳熟能詳,而當天晚上的古典音樂會,就是由為宮崎駿多數電影配樂的久石讓,擔任指揮。

「久石讓的人生樂章:致貝多芬」,是這場音樂會的正式名稱。

喜愛宮崎駿動畫的人,對於久石讓絕不陌生。一九八四年開始,他就與宮崎駿展開長期合作,擔任《風之谷》的配樂工作後,接續的《天空之城》、《龍貓》、《魔女宅急便》、《魔法公主》、《紅豬》、《神隱少女》、《霍爾的移動城堡》、《崖上的波妞》等作品,其配樂都是出自久石讓,宮崎駿在二○一三年的封刀之作《風起》,自然也少不了他。

「做過電影配樂後,我最懷念的,還是學生時代所熟悉的古典音樂。」

既然是「久石讓的人生樂章」,為何這場音樂會不是以令其名利雙收的動畫配樂為主軸,而是以貝多芬的西方古典樂曲來貫穿全場?

「做過許多電影配樂後,我最懷念的,還是學生時代所熟悉的古典音樂。」久石讓說。台灣樂迷或許有所不知,在日本,久石讓正是以「優游於現代與古典之間」著稱,甚至因此被喻為「天才」。

關於這位天才的人生樂章,的確,得從古典音樂開始談起。

若說久石讓是「從小就立志當音樂家」,確實一點都不為過。他回憶,自己大概在三歲的時候就想走這條路,四歲開始學小提琴,一九五五年久石讓五歲,擔任高中老師的父親做了一個影響久石讓一生的關鍵決定,他帶著這個學齡前的孩子走進正統音樂教室,接受音樂啟蒙。

久石讓回憶小時候,父親除了讓他接受正統音樂訓練之外,也經常領著小小的久石讓走進電影院,「一年大概看了三百部電影,一連看了四年。」就這樣,久石讓的整個童年幾乎都被音樂和電影塞滿,除了小提琴之外,小號、鋼琴,甚至打擊樂器都難不倒他。但升上國中二年級時,久石讓毅然決定當作曲家,因為他發現「當自己寫的譜獲得稱讚時,比什麼事情都高興。」

「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是天才……。我是努力型的人。」

在此之前,久石讓打下了扎實的古典音樂基底,而在進了國立音樂大學作曲科後,他邂逅了現代音樂中的「極簡音樂」,發現這種前衛音樂只用重複的音節和最小的變化,卻能讓人感受到重大改變,自此為之著迷;大學畢業後,久石讓順利走進編曲工作,也在八一、八二年分別發行了監製專輯《MKWAJU》及個人專輯《Information》,不過,知名度並未打開,直到一九八四年。

當時,宮崎駿正著手將連載漫畫《風之谷》製作成電影,原本敲定在日本已頗具名氣的音樂人細野晴臣擔任配樂工作,但經過友人引介,宮崎駿與久石讓在一個簡陋的工作室碰面。之後,宮崎駿聽了久石讓為《風之谷》漫畫自行創作的音樂,立刻決定採用。

在與宮崎駿合作之前,久石讓的作品多半以本名「藤澤守」發表。八四年起,隨著宮崎駿動畫銷往國外,久石讓這三個字不但在日本聲名大噪,並且馳名海外,他的人生自此逐漸走向高峰。

除了宮崎駿動畫,久石讓一路走來也為許多電影配樂,例如北野武導演的《菊次郎的夏天》、《花火》,以及瀧田洋二郎導演的《送行者》、山田洋次的《東京家族》等,光是日本影藝學院最佳電影音樂獎就拿下七座,基於在音樂方面的成就,○九年還獲頒表揚藝術或學問卓越的「紫綬褒章」。

他的才華也受到國外肯定,○五年為韓國電影《歡迎來到東莫村》製作的配樂,拿下大韓民國電影大獎的最佳電影配樂獎,是首位獲得這項殊榮的外國人;港片《姨媽的後現代生活》的配樂,則在○八年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電影配樂獎。

由於音樂上的成就輝煌,許多人稱久石讓為天才,不過他說:「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是天才……。我是努力型的人。」早上起床後,喝杯咖啡,練習彈鋼琴,下午約一點開始作曲,工作到凌晨,回家之後再研究古典樂到清晨,睡了大約四小時之後,又開始新的循環,生活幾乎比朝九晚五的上班族還規律,「只是差不多晚了六小時開始上班而已」。

如果要舉辦音樂會,久石讓則會「提早兩小時上班」,早上十點前起床,先彈兩小時鋼琴,中午一點工作到晚上十點或十一點,回家以後繼續做研究,連周日也會工作到傍晚,只有周日晚上到健身房,是唯一屬於自己的時間。別人看來他是工作狂,不過他說:「我只是想徹底做好我想做的事,因為我討厭辦不到,所以我必須比別人更努力。」

他在自己的著作《感動,如此創造》一書中寫道:「藉由固定的步調,製造出容易保持專注的工作環境,並且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如此一來,幾乎不容易受到情緒起伏等因素的影響。」

「自己盡全力就好,而不是看隔壁同事或上司的臉色。」

不論極簡、古典或通俗音樂,久石讓創作時並不打算迎合任何人,包括聽眾和導演。他認為,「如果想在音樂界發展,就要全力做好音樂;如果想進電影圈,就要好好拍電影。自己盡全力就好,而不是看隔壁同事或上司的臉色。」更何況創作出來的樂曲,第一位聽眾就是自己,如果自己都無法感到興奮,也不可能打動聽眾的心。所以要先創造出感動自己的作品,才能去感動別人。

久石讓被視為「跨領域的音樂家」,不過他並不拘泥於領域。「領域就像衣服,換衣服很簡單,重要的是如何把衣服穿出自己的型。有了自己的型,即使換了衣服,專屬於自己的主旋律也不會改變。」

以這次對台灣樂迷首度發表、以《命運交響曲》為靈感而創作的交響曲《第五維度》來說,作曲掛名的是久石讓的本名藤澤守,「藤澤守作曲、久石讓指揮」,前者代表古典,後者代表現代,但聞者一聽即知這是久石讓的旋律。「久石讓台灣樂迷會」共同創辦人小松則說:「久石讓努力用自己的方式讓大家認識不同的音樂風格,如同他現在也希望人們可以多接觸古典樂一樣。」

產量極大的久石讓,常被問到「靈感哪裡來?」他的作法就是「不斷思考」。他認為作曲好像在釣魚,例如在彈奏樂器或做一些事情的時候,就會突然有靈感浮現,就像釣魚時等魚上鉤一樣。

雖然久石讓認為創作的重點在於感性,但這並非意義模糊不清的感性。他分析指出,感性中大約九五%其實是符合邏輯的思考,要依據腦中所累積的知識、經驗等;剩下的關鍵五%,則來自乍現的靈感,但這個比率會因所處情況不同而改變。如果覺得感性不足,就要多累積經驗和知識。

縝密邏輯加上乍現靈感,藝術性和大眾性兼具,久石讓成功地帶領樂迷跟著他沉醉在古典與現代音樂之間。雖然至今仍然不知宮崎駿的退休宣言是真是假,但可以確定的是,久石讓仍然會在他規律嚴謹的生活中,繼續創作天馬行空的旋律,也會帶著他的樂迷徜徉在古典與現代音樂之間,不斷進化。

久石讓
出生:1950年
現職:作曲家
經歷:作曲、編曲、指揮、鋼琴演奏等
學歷:日本國立音樂大學作曲科
成績:紫綬褒章(2009年)、日本影藝學院最佳電影音樂獎(7座)、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配樂獎(2008年)等
家庭:已婚,長女麻衣為歌手

延伸閱讀

今年螢幕指紋手機出貨暴增10倍 郭明錤:看好新鉅科與匯頂

2019-05-10

半導體中的不倒翁

2019-05-15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2019-06-12

降低發炎、減少癌症機率!營養學教授5大抗發炎食物,輕鬆遠離致癌

2019-06-13

他靠十三字口訣 抓底部起漲點、抱足大波段

2019-07-10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