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新興市場拉警報:金馬年投資第一課

新興市場拉警報:金馬年投資第一課

謝金河

名人專欄

894期

2014-02-06 10:29

從阿根廷披索、墨西哥披索、巴西里拉,進而撞擊到澳幣、南非幣,加上土耳其里拉、俄羅斯盧布,最後再掃到東協各國貨幣,這一輪新興市場貨幣貶值風潮,可能是金馬年後全球市場最惱人的焦點。

蛇年結束前的擺尾動作,給馬年的全球金融市場帶來巨大的變數,進入馬年,有兩條主軸線牽動全球金融市場,一個是成熟市場股市在累積超大漲幅之後,下一步怎麼走?另一個是被「末日博士」魯比尼形容為「完美迷你風暴」的新興市場金融危機如何收拾。

元月二十三、二十四日兩個交易日,美股上演狂跌戲碼,道瓊指數在短短兩個交易日大跌四九四.二三點,德國股市在二十四日一天跌掉二三九.○二點,日經指數也跌了三○四.二二點。全球股市熱烈期待的「元月效應」,在二○一四年出現了不好的開端,統計到元月二十四日為止,美國各大指數都出現負報酬,除了生技分類指數上揚外,道瓊指數在元月大跌六九七.五五點,史坦普五百指數也下跌五八.○七點。

 

新興市場

▲點擊圖片放大


第一個應聲倒下的是阿根廷披索


漲勢強勁的歐洲股市在二十四日大跌後,多數國家也把元月累積的漲幅全都跌光了,其中德國股市下跌一六○.一四點,英國下跌八五.三一點,法國跌一三四.四八點。而在亞洲,一三年全年大漲五六.七%的日本股市,在一四年第一個月大跌八九九.七五點,這些成熟市場股市在一三年是吸金的焦點,但是,在一三年累積了大漲幅之後,一四年看起來充滿挑戰。

另一個大衝擊來自新興市場的調整壓力,預料聯準會後續會議將持續縮減購債金額,市場擔心資金從新興市場逃出,在成熟國家股市大跌聲中,伴隨而來的是新興市場匯率的大波動,第一個應聲倒下來的是阿根廷披索。

阿根廷披索在元月二十三日,一日之中從六.九二九貶到八.○二一,貶值幅度將近二○%,創了○二年經濟崩潰以來最大跌幅,觸發市場的信心危機,大家開始擔心新興市場可能爆發新一輪的金融風暴。二十四日披索進一步再貶到八.○八三兌一美元,市場的恐慌指數也從一三.七七跳升到一八.一四,巨幅上揚三一.七四%。

今年美國聯準會決定每月減少購債一○○億美元,逐漸收回市場的流動性,大家第一個想到的是新興市場面臨的資金出走壓力,其中,外債居高不下,經常帳赤字比較嚴重的從印尼、印度、巴西、南非到土耳其,這五個國家被封為「脆弱五國」(Fragile Five),過去是全球資金追逐的明日之星,如今卻變身成為票房毒藥。

阿根廷一三年股市從二八五四.二九點漲到五三九一.○三點,全年大漲八八.九%,是中南美洲股市表現最亮麗的國家之一,如今卻因為阿根廷政府宣布鬆綁外匯管制而告急。阿根廷披索在元月二十三日的急貶,創下十多年來單日最大的貶值幅度,市場也開始擔心阿根廷在○一到○二年的金融危機會不會重新上演,IMF(國際貨幣基金)也開始思考要不要給阿根廷援助。

阿根廷政府已緊急動員,宣布取消在一一年實施的限制民眾購買美元措施,並且再將外匯交易稅從三五%降到二○%,為了穩住匯市,阿根廷央行出手,但是外匯存底卻迅速從五二○億美元萎縮到二九五億美元。過去三年,阿根廷外匯存底減少四三%,力撐經濟的小麥和黃豆出口減少,加上過去習慣用印鈔票的方式來支撐政府高額支出以維持GDP(國內生產毛額)七%的成長假象,結果通膨飆升,貨幣狂貶,下一步很可能是債務違約。


「脆弱五國」變成「脆弱八國」


一三年底,英商施羅德集團及英國《金融時報》頻頻點名的「脆弱五國」,甚至後來又加入智利、匈牙利及波蘭,變成「脆弱八國」,還沒有阿根廷在裡面,如今阿根廷第一個跳出來,過去一年阿根廷披索從四.七七七兌一美元急貶到八.○八三兌一美元,阿根廷披索大貶值至少牽動中南美洲國家新一輪危機。最近波多黎各也告急,墨西哥披索也創了十三.五○二兌一美元新低價。而先前巴西里拉已從一.五二急貶到八月的二.四五,目前巴西里拉盤旋在二.四兌一美元附近,中南美洲儼然是下一個金融重災區。

進入馬年第一個全新景象,可能是新興市場的貨幣貶值問題。今年阿根廷並不是大家鎖定的危險國家,真正的焦點在土耳其,從一三年以來,土耳其社會、經濟衝突不斷,過去一年,土耳其股市從九八三九八.七七點重挫到六四四二七.五二點,一四年元月土耳其股市已重跌三三七四.二一點,加上外債償付能力脆弱,土耳其里拉一年來從一.七四四急跌到二.三四二,使得這個過去大家稱羨、位居歐洲進入亞洲最重要門戶的國家,成為全球新興市場弱勢的代表。

脆弱五國裡面有巴西、印度,是○三年被高盛封為「金磚四國」的國家,也是新興市場成長典範,但是在美國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逐步退場衝擊下,金磚四國將面臨大小不同的挑戰。例如印度盧比一三年八月一度重貶到六十九.一六,下半年印度政府祭出開放外資投資過去列為管制的行業,造成印度股市去年上揚八%,盧比也一度回升到六十.七七,但盧比貶值壓力仍在。

回顧過去二十年,在九○年代初期,印度盧比是從十七兌一美元走上貶值之路,印度雖然也是金磚國家,但是若從盧比漫長貶值之路來看,過去二十年在印度投資若計算匯價的貶值,勝算其實不大。巴西也是如此,在原物料的大多頭結束後,里拉就節節走低,巴西連續拿到世界盃足球賽及奧運主辦權,照理說對經濟應有強勁帶動效果,可惜巴西過去幾年泡沫吹得太大,原物料大漲週期結束,巴西陷入通膨居高不下,加上外債高築,一三年巴西股市全年下跌一三.五%,是全球股市跌幅最重的國家之一,今年元月巴西股市已下跌三七一九.七八,巴西已成金磚四國當中最麻煩的國家。

不在脆弱國家之列的俄羅斯,受到油價下跌衝擊,這幾年經濟表現也十分弱勢。一三年俄羅斯股市從一四四三.一六點跌到一三六二.五點,一四年元月,俄羅斯股市又下跌七八.六二點,最近俄羅斯盧布從二十九.○一二貶值到三十四.六一五,又進一步寫下新低價。

金磚四國中的龍頭中國,公布一三年GDP成長七.七%,這是十四年來最低的經濟成長數字,這也顯示經濟奔馳了三十年的中國將面臨結構性的調整。剛剛公布的匯豐中國元月分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回落到四九.六,這是過去六個月來PMI值首度回落到五十以下,顯示經濟成長正趨緩,而全球經濟成長調性轉換,也與中國經濟調整結構有關。


中國也將面臨結構性調整


從二○○○年以來,中國追求高經濟成長,由國家帶動的公共支出,成為推動經濟高速成長的主力,全中國加入高速建設行列,也推高了原物料價格。其實到○七年金融海嘯爆發前,已是原物料行情週期最高點,那時商品期貨價格(CRB)指數到四九三.七五,如今只有二八一。

若比較原物料高峰期的位置,與目前的價格實在有很大落差,例如油價最高達一四七.二七美元,目前在九十六美元附近。貴金屬中最具代表性的鎳價○七年漲到五一八○○美元,如今只有一四六七○美元,已跌了七成;銅價最高一○一八九美元,如今是七二○六美元,已跌三成;鉛價最高三八九一.五美元,如今是二一五三美元,也下跌四成。

而全球人口眾多需求最大的軟商品,這些年供應量大,價格也直直落,最顯著的是小麥從天價每英斗一三三四.五美分跌到五七○美分,已下跌六成;黃豆從一七九四.七五美分跌到一二七七美分,也跌了近三成;而玉米目前在四二九美分,也只有幾年前天價八四三.七五美分的一半。

其他如糖價從三十六.○八美分跌到十五.○二美分、咖啡從三○六.二五美分跌到一一五美分,都跌了五到六成。

若加上這兩年黃金、白銀、白金的大跌,從原物料跌勢就可看出,過去靠著原物料大漲飛黃騰達的原物料生產國,在金融海嘯後靠著QE撐起來的經濟結構裡,其實不知不覺在邊緣化中。例如美國最親密的鄰居加拿大,過去靠著豐富資源,加拿大股匯市雙漲,經濟表現亮眼,加幣兌美元一度貶到○.九六三,但過去一年來加幣走低,這兩天加幣急跌二%,創了一.一一七兌一美元的四年半新低,目前加拿大經常帳赤字仍居高不下,很難吸引外資買入加拿大國債,加幣還有貶值空間。


外債高築國 可能有金融風暴危機


原物料下跌,影響原物料生產國匯價很大,除了加幣外,南非幣、澳幣及印尼盾都是典型代表。

澳幣在這一波新興市場貨幣貶值聲中,寫下了○.八六六的新低價,澳幣幾乎重返金融海嘯後最低的○.八○六位置。金融海嘯後,澳幣的高息,加上澳幣強勢,澳元成為全球投資新寵,澳幣兌美元一度創下一.一○七的新高位,不過從一一年之後,澳幣進入貶值循環,一三年五月十日澳幣跌破「一」的關卡,從此節節走低,澳洲成了與中國緊密連結的「次經濟體」。

另一個資源貨幣代表是南非幣。金價大跌,南非首當其衝,南非幣在一一年初兌美元一度寫下六.五二六的新高位置,如今一口氣貶值到一一.一九,南非幣在三年之內暴貶七成,也令人大開眼界。

最近亞洲貨幣貶值,除了印度盧比外,印尼盾在這一波資金外流風暴裡也是苦主之一。印尼盾在金融海嘯後,一直都徘徊在八、九○○○兌一美元,這回因外資流出,一口氣貶值到一二二一八兌一美元,讓九七年印尼盾狂貶到一六九五○的戲碼又重新上演一次,印尼盾的貶值衝擊,也讓這一波東協市場貨幣出現一次貶值衝擊。

有政變危機的泰國,泰銖寫下三十三.一三兌一美元新低,馬幣也創了三.三五一新低,菲律賓的披索從四十.一二八貶向四十五.五,去年下半年已經歷熱錢出走的東協國家,這回又多了一次撞擊。

進入金馬年,成熟國家股市仍是吸金焦點,但是過去幾年累積漲幅已大,進入馬年調整壓力不可輕忽,但是令人放心不下的恐怕是新興市場的資金大逃亡壓力。這次阿根廷披索重貶算是最搶眼的一顆信號彈,阿根廷央行搶救困局,一下子用掉三分之一外匯存底,下一個恐怕是債信危機。

從阿根廷披索、墨西哥披索、巴西里拉,進而撞擊到澳幣、南非幣,加上土耳其里拉、俄羅斯盧布,最後再掃到亞幣中的東協各國貨幣,這一輪新興市場貨幣貶值風潮,可能是金馬年後全球市場最惱人的焦點。

一三年可說是風調雨順的一年,但是一四年變數恐怕特多,從QE每月減少購債,市場流動性抽緊,然後資金從新興市場流向美元資產,造成新興市場貨幣貶值。資金流出新興市場造成股市下跌、匯市貶值,假如進一步引發資金大竄逃,那麼經常帳赤字、外匯存底不高,加上外債高築的國家,很可能引發類似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的危機。

那麼從○八年金融海嘯,再到一一年歐債危機,下一個場景可能是新興市場拉警報的一年,這是一四年投資的最大變數。

 

謝金河

延伸閱讀

新版的亞洲金融風暴又來了?—— 大馬危機開了第一槍

2015-09-03

重新檢視雙印危機——看「邊境市場」再起

2013-08-29

柏南克震盪!——股、匯、債三市大衝擊

2013-06-13

金融海嘯第二章:新興市場人踩人

2008-10-30

土耳其里拉重貶的警訊

2018-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