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財政改革要鑒往才能知來

財政改革要鑒往才能知來

朱敬一

名人專欄

915期

2014-07-03 13:00

財政政策不能打擺子,歷史上的是非不能視而不見,而造成今天國家困境的人,也不可能搖身一變就成了改革英雄。

財政部最近提出財政健全方案,在稅制改革重點有二。其一是增加所得千萬以上的邊際稅率至四五%〈原本四○%),其二是提高所得稅申報之扣除額。前者對富人加稅,後者主要是中產階級減稅。

數十年來,我一直是租稅公平的推動者,因此對此次稅改當然是支持的。但是評論政策不能只看一時一事,也應該要回顧過去歷史,才能對整件事有公允的評判。

大約六年前,我向馬總統建議,上任後成立第三次賦稅改革委員會,對當時已然欠佳的台灣財政做檢討與改革規畫。結果第三次賦改會成立是成立了,卻在組織設計上胡整亂搞,完全與建議方向和國際慣例相左。

五年多前的賦改會,由時任行政院副院長邱正雄任召集人、財政部長李述德為副召集人。由於核心成員都是政府官員,他們在行政指揮之下,只想把賦改會弄成馬總統政見或劉兆玄院長意志背書的橡皮圖章。

於是,在賦改會會議討論之前,「輕稅簡政」原則早就定了、不碰政府收支平衡的討論方向定了、不談資本利得稅也定了,甚至連大降遺贈稅的結論都有了。

賦改會根本不能研議什麼,於是兩位委員兼最高顧問(陳聽安與本人)不久就辭職,另一位曾巨威委員更寫了大約十篇社論批判。老實說,今天台灣財政困境、貧富懸殊,絕對與五年前主政者對賦改會的愚昧處理有關。

五年前賦改會最丟臉的「貢獻」,就是依某位經濟學沒讀通的官員意見,大幅降遺贈稅。遺贈稅是超級富人稅,五年前大幅降低,號稱要吸引資金回台「投資」,回台資金卻實際炒作房地產飆漲房價。

五年前賦改會不准討論資本利得稅,到了前年卻又因貧富差距拉大,倉促推出一個邏輯紊亂、還沒上路就陣亡的證所稅。五年前亂喊輕稅簡政,三年前更把營所稅由二五%降為一七%,弄到稅收嚴重不足、財政赤字年年破表,到今天又開始增稅。

諺云財政是庶政之母,意思是財政健全穩定是政務推動的基礎。過去五年,行政院主計總處要求各部會預算都要經常門負六%、負八%,甚至負一○%成長。各部會縮衣節食,基礎建設經費更是不足。這都是因為過去府院主政者見識不足、財政主計單位未能勇敢捍衛財政健全所致。他們,是該負責任的人,該向台灣人民說抱歉的人。

這次的財政健全方案,我贊成。但是財政政策不能打擺子,歷史上的是非不能視而不見,而造成今天國家困境的人,也不可能搖身一變就成了改革英雄。財政改革,一定要知恥才能近乎勇,要鑒往才能知來。
(本專欄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財產稅脫序 淪為一場精密計算的炒房秀

2015-05-14

降低稅率、擴大稅基 讓所得稅不再只靠薪水扛

2015-05-14

《今周刊》獨家調查,荒謬稅改讓貧富差距真相比想像更醜陋

2015-05-14

財政部長 你錯了!拆穿公平稅改假象

2015-05-14

新政府行情止跌的兩帖特效藥

2008-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