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棘手的種族衝突

棘手的種族衝突

谷月涵

名人專欄

924期

2014-09-04 12:52

表面上美國的種族問題看似惡化,但若更進一步全盤觀察,一旦種族比例趨向平衡,應該會是更好的結果。

日前美國密蘇里州佛格森市(Ferguson)爆發警方槍殺非裔青年的悲劇,從媒體的報導來看,美國的種族歧視似乎日漸普遍,甚至惡化。

但我有不同的看法,首先,美國是全球種族最多的社會之一,白人人口逾六三%,非裔一三%、亞裔五%,至於人口成長最快的西班牙裔,則占一六%。與同文同種的社會相比,像美國這種多元種族的社會,要和諧相處的挑戰大得多,一位黑人總統就是個明顯的例子。

其次,古希臘有兩大城邦,雅典和斯巴達。雅典是真正的民主社會,透過選舉或外交手段來解決紛爭;斯巴達人則從小被教育成戰士。美國是西方世界的斯巴達,歐洲則是雅典。美國人熱愛他們的槍枝,儘管槍擊案件層出不窮,他們仍捍衛擁有槍械的權利。

如果一般人會攜帶槍械,那麼警察的裝備必然要更加齊全。柯林頓主政期間,有超過四十億美元的多餘軍事裝備,由中東戰場轉運至美國中部郊區,好讓武裝警察對付幫派分子。這些重裝戰警,很可能一遇到狀況,就不分輕重地先開火再說。不可諱言,黑人比較容易成為警方執法過當的目標,佛市事件根本就是戰爭行為,遠超過警方傳統的執法規範。

有兩大趨勢正在成形,可能導致短期內美國種族歧視升溫。一是,美國歡迎移民的傳統,加上白人生育率下降,使種族比重出現改變。今年小學入學的新生,白人首度變成少數民族,隨著他們長大成人,美國將沒有任何族裔居絕對多數。長期而言,這是很好的發展,但在轉變的過程,那些原本居多數的白人,可能會為了捍衛自身權利而製造事端,但終將是徒勞無功。

第二個趨勢來自內部發展。美國各主要城市人口正出現反向移動,過去五、六十年來,富有的白人搬離市區,移居到舒適的郊區,城市則日益衰敗;如今城市重新找回生命力,變得比以前更乾淨、安全、舒適,城裡的貧民窟已被昂貴奢華的公寓大廈所取代。原本住在這裡的,多是低收入的黑人,被迫遷移到如佛市這種生活成本更低的郊區城市。

剛搬到郊區的黑人,多半不會在地方選舉中投票,因此,地方的公職多由少數的白人出任,並擁有不成比例的影響力,於是,南非種族隔離政策的影子便漸漸浮現。所幸,每隔一段時間的選民登記,將會是這個問題的解答。

表面上美國的種族問題看似惡化,但若更進一步全盤觀察,一旦種族比例趨向平衡,應該會是更好的結果。

延伸閱讀

美國的多元化優勢

2008-05-15

美國經濟復甦 為何救不了底特律?

2013-07-25

新納粹火苗蔓延 極端主義成為德國大患

2020-03-04

美國暴亂! 川普威脅出動軍隊 商業領袖紛紛喊話

2020-06-02

勇氣、寬忍 偉大反抗者的超能力

2020-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