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日本再起的機會

日本再起的機會

謝金河

全球股市

941期

2015-01-01 09:52

日本在微妙蛻變中,新生的力量愈來愈多,逐漸累積再起的能量。安倍這次鞏固執政地位,就是強力告訴大家:「你們跟我走吧!」多數日本人選擇跟安倍走。觀察日本,可以多一點正面能量的角度!

二○一四年走入歷史,回頭來看,這是一個波動十分巨大的大時代。例如,從原物料的角度來看,誰也沒料到油價居然半年之內腰斬。全世界印了那麼多的鈔票,不但沒有發生通貨膨脹的情事,而且,還可能面對通縮的威脅。

另一個是沉寂了六年的中國深滬股市,在滬港通的喧譁聲中,頻頻出現價量齊揚的景象。上證從最低點一八四九.六五點狂奔到三二二三.八六點,漲幅高達七四.二九%。最值得一提的是,上海股市在一四年最後一個月爆出超過十兆人民幣的驚人成交量,一三年上證全年成交量不過是二十二.七九兆人民幣,如今十二月的成交量竟達一三年全年的一半,且一四年上證全年成交量達三十六.五六兆人民幣,頻頻改寫人類歷史上的新天量。深圳股市在十二月也創下六.一三一兆人民幣的驚人天量,單是十二月,深滬股市成交量已達十八兆人民幣以上,這可能是人類史上空前紀錄了。


傳媒不再避談股市 日經指數可圈可點


假如中國股市代表○八年金融海嘯沉睡六年甦醒的市場,下一個值得關注的,則是沉睡了二十幾年的日本。兩周前,剛結束日本考察的行程,很多朋友問我對日本經濟的看法。大多數人對日本經濟都十分悲觀,大家想到日本立刻會聯想日本進入高齡化社會暮氣沉沉的一面;另一方面,大家對一九八九年泡沫經濟後的日本領導人快速更迭,記憶很深刻;還有九○年之後,日本股市、房市的崩跌。

但這樣的景象似乎悄悄改變了。十二月十三日那一周,我從成田機場返台,在機場出境大廳的書店,我花了六九○日圓買了一本《東洋經濟週刊》,我雖然不懂日文,但是還識得日本的漢字。這本剛出爐的《東洋經濟週刊》封面用了一個「株」字,也就是台灣的「股」字。

從一九八九年日經指數由三八九五七點崩跌到六九九四.九點的漫長跌勢中,日本人談股色變,雜誌很少探討股市投資。但這一期《東洋經濟週刊》從六十三頁一直探討到九十三頁,也就是說,《東洋經濟週刊》用了三十一頁的篇幅在談股市的投資。我在機場的書店,看到《東洋經濟週刊》被擺在最顯著的位置上,可以看出這一期十分暢銷,也代表日本人對股市的參與熱情逐漸被點燃起來了。

安倍上台後,日本日經指數開始突破萬點,一三年日經指數從一○三九五.一八點漲到一六二九一.三一點,全年漲幅達五六.七%,日經指數的漲幅成為一三年全球最大漲幅的市場,這個情景很像沉睡六年的上證指數,單單是一四年半年就拉出五成以上的漲幅。

一四年的日經指數已經歷了一三年超過五成以上的漲幅,但日經指數在一四年仍然開低走高,最低跌到一三八五五.一一點,最高漲到一八○三○.八三點,日經指數在一四年仍有將近九%的漲幅,更難得的是,日經指數重返金融海嘯前的一萬八千點位置。

假如說春江水暖鴨先知,股市的上漲也代表日本經濟否極到泰來的重要轉折。金融海嘯後,日經指數最慘跌到六九九四.九點,這與連漲了六年的道瓊指數最低跌到六四六九.九五點相去並不遠,而道瓊指數在一四年最高漲到一八一○三.四五點,日經指數則漲到一八○三○.八三點,從數字絕對值來看,日經指數與道瓊指數幾乎呈現亦步亦趨的走勢,且漲幅不相上下。當大家看到美股上漲帶給實體經濟正面能量,美國在一四年結束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全球同聲叫好,回頭看日經指數的表現並不比道瓊指數遜色多少。

除了日經指數有好表現之外,其他市場也不差,像東證指數從六九二.一八點漲到一四五四.二二點,這兩年大漲一一○%,東證二部市場的指數從二○一一.六六點漲到四四○四.九五點,漲幅也超過一倍。與美股唯一的差別是美股大漲,美元也強力升值,但日本是日圓貶值帶動的股價上漲,因此,股價上漲的利益有一部分被匯差吃掉了。

日經指數從金融海嘯前的一八○三○.三九點跌到六九九四.九點,在八千至九千點盤旋了四年,一直到安倍上台,日圓加快貶值速度之後,日股才真正有起色。也就是說,大家看到的日股牛市,是在安倍執政、日本加大量化寬鬆造成的新一波行情,這其中,春江水暖鴨先知的外資扮演了重要角色。

 

日本經濟


日圓急貶 汽車產業受益最大

 

日本在一九八九年泡沫經濟後,日本本地投資人損失慘重,幾乎已到了聞股色變的地步,資深投資人寧可把錢放在銀行或郵局,也不敢把錢放在股市,外資成了日本股市最積極的參與者。像汽車零組件廠太陽INK製造,外資持股八七%,股價從一八四○漲到四四○○日圓,這兩年股價漲了一三九%;另一家汽車零組件廠SMK從一八七漲到七二五日圓,外資持股七九%;大家最熟悉的豐田汽車,這兩年股價從二三三○漲到七八九八日圓,股價大漲二三七%,外資持股七五%。

目前外資持股逾八○%的公司超過三家,持股逾七○%的有七家,超過六○%的有五家,這種情況很像台灣,像外資持有台積電、台達電、日月光持股都超過七成。最有意思的是,外資在日本股市是率先切入日本汽車及汽車零組件的產業。像是近在日本發表《量的追求是自殺行為》的吉永泰之,他是富士重工的社長,過去兩年富士重工的股價從四○二漲到四二一七日圓,漲幅達九四九%。

日圓從七十五.五三急貶到一二一.八四,受益最大的是日本汽車產業,豐田、日產、本田股價漲幅都不小,很多小車廠像馬自達、三菱、日野、大發、鈴木漲幅都很驚人。像三菱汽車從六八○漲到一四一八日圓,足足漲了二倍,另外,日本的工具機、汽車零組件產業爆發力也很驚人,像最具代表性的工具機大廠FANUC就從四八七○漲到二一四四○日圓,日本最大汽車零組件廠DENSO,從二○○一漲到五九九五日圓,足足漲了兩倍。


安倍再度上任 成為逆轉勝關鍵人物

 

股價是日本經濟甦醒的一個前奏曲,我認為日本經濟再起,有幾個關鍵轉捩點,值得大家正視。最重要的是日本重新鞏固了領導中心,安倍晉三絕對是日本再起的最重要領航人物。這次我離開日本後的隔日,日本國會進行改選,安倍領導的自民黨雖然沒有跨過三○○席的高門檻,但也取得二九○席,若加上公明黨三十五席,合組起來的執政聯盟有三二五席,已跨過三分之二的修憲門檻,成了穩定的執政聯盟。假如沒有特殊意外,那麼安倍任期可以跨到一八年,六年的首相任期,將是日本戰後任期最長的首相。

日本經濟泡沫在一九八九年底吹破,那一年宇野宗佑從竹下登手上接過首相大位,短短幾個月就下台,之後有海部俊樹、宮澤喜一、細川護熙、羽田孜、村山富市、橘本龍太郎、小淵惠三、森喜朗,一直到○一年的小泉純一郎,從一九八九年到二○○一年,十三年來日本首相就換了十位,小泉從○一到○五年,一口氣做了五年,算是任期最長的首相。

小泉之後,日本又恢復了短命內閣,安倍、福田康夫、麻生太郎是自民黨,鳩山由紀夫、菅直人、野田佳彥是民主黨,也就是說小泉之後又換了六位。安倍的第一次首相任期是○六年的九月二十六日到○七年的九月二十六日,安倍做滿了一年即「尿遁」,安倍後來透露當年的閃辭是泌尿系統出了問題,休養幾年後,安倍在一二年底當選自民黨總裁,成了逆轉日本最關鍵的人物。

安倍自認他這一次任期是「有備而來」。關鍵是地緣政治又起了變化。上一次日本崛起,從一九六四年東京奧運後,美國為了抗衡北方大國蘇聯,大力扶持日本,讓日本經濟扶搖直上。後來日本經濟太強了,號稱日本第一,於是美國用了《廣場協議》,讓日圓持續升值,加上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倒塌,不久舊蘇聯解體,日本也走上泡沫之路,從此進入痛苦的二十年失落調整。

這次安倍再起,背後有中國崛起,美日再度攜手,為了讓日本有更多籌碼抗衡中國,美國必須加持日本經濟力。安倍之前的日本十五個首相,尤其是小泉之後的六任首相,每個都想讓日圓貶值,特別是麻生太郎的時代,但都未能得逞,那是時間未到。這次安倍上任,水到渠成,他射出的三箭,就以量化寬鬆的日圓貶值最有效。

安倍上任後,日圓從八十左右急貶到一二○附近,已逐漸讓日本出口產業恢復競爭力,受益最大的是日本的汽車業,整個外銷產業都因為日圓貶值出現盈餘大增的景象,像豐田,這個會計年度淨利會超過二兆日圓,將創歷史新紀錄。相對的,韓國汽車產業受到壓力最大。

 

日本經濟

▲安倍成功鞏固政權後,日圓貶值的影響將持續讓日本企業出口受益。(圖片來源/達志)


經過泡沫經濟洗練 做好再起準備


安倍手上的兩套法寶,一是日圓貶值造就出口產業競爭力,另一個是服務業出口的威力。日圓大貶五成之後,日本已經重新找到競爭力,日本物價變得便宜了,我走訪了幾家生鮮超市,發現上面的標價與台灣生鮮超市相比,日本已經比台灣便宜了,像台灣的鮮乳一瓶新台幣七、八十元,在日本全脂是一三八日圓,低脂是一七八日圓,日本出現「物美價廉」現象,這是過去二十年罕見現象。

我在星巴克買了一杯中杯拿鐵是三七○日圓,約新台幣一百元,台灣是新台幣一一○元,在上海一杯四十元人民幣,約新台幣二百元,這一比才知東京物價變得便宜。日圓貶值,創造的服務業出口,讓日本成為全世界最受歡迎的觀光勝地之一,過去這一年,很多台灣人瘋狂湧向日本去血拼,台灣人用新台幣換算成日幣,購買力大增,日圓貶值後,讓日本變成質優價廉的觀光勝地,一三年赴日觀光旅客超過一千萬人次,一五年或許有機會突破二千萬人次。

經過泡沫經濟長期的沉澱,我發現日本已把身上的泡沫調整得差不多,其一是日本企業過去二十年努力調整資產負債表,企業不但努力還錢,而且不再借錢,現在日本企業自有資本率空前最高,日本企業保留盈餘也是空前最多的階段。其二是日本人的投資保守已到了極致階段,日本人不敢買房,他們認為房子只會下跌,不會上漲,這幾年買日本房地產的都是外國人。日本人把定存放在郵局,股票不敢買,這種投資保守已到了歷史臨界點。

最大的轉變是日本擁有很多低價優勢,過去觀光客到日本一定會被日本的物價嚇到,現在日圓貶值後,外幣購買力大增。而日本長期以來給人的消費可信賴度,讓日貨大大受歡迎。如果比較中國,現在中國是質不佳、但價昂;日本則是質佳價廉,日本開始找到很多低的優勢。經過泡沫經濟的洗練,日本已做好再起的準備,這一點是沒有親眼目睹日本的人無法體會的。

當然日本再起一定要有基本面,大家要很注意日本產業的創新力,最近豐田發表一款氫燃料電動車,這是新的突破。最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在機器人產業的領先,這次我們發現軟體銀行,本田及Cyberdyne的機器人都有很快速的進展。

日本另一個轉變,是關鍵零組件扮演了重要角色。這幾年日本充分發揮像「Intel Inside」的精神,任何電子消費品裡面,都有日本關鍵零組件,這些年像Murata、MAKITA、Kyocera、Panasonic都有突破性的新進展。

我和很多朋友談日本經濟,大多數人很不以為然,日本經濟壞了二十幾年,大多數人憑過去的印象看日本,我特別提醒大家,日本在微妙蛻變中,日本最壞的情況過去了,新生的力量愈來愈多,日本正逐漸累積再起的能量。安倍這次鞏固執政地位,就是強力告訴大家:「你們跟我走吧!」結果多數日本人選擇跟安倍走。觀察日本,可以多一點正面能量的角度!

 

日本經濟

延伸閱讀

安倍經濟學續航 要拚有感復甦

2014-12-25

2014年才是安倍的本命年

2014-01-30

安倍大豪賭——日圓貶值的新時代

2013-01-17

日圓貶值的國際戰略

2013-03-07

下一個30年

2017-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