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貨幣戰爭誰是贏家?

貨幣戰爭誰是贏家?

陶冬

名人專欄

949期

2015-02-26 09:53

匯率是國家之間貨幣的相對價格,一個貨幣走弱,必然有另一個貨幣走強,在這場貨幣戰爭中,美國隔岸觀火,讓美元成為唯一強勢貨幣。

幾年前,有一本中文暢銷書叫《貨幣戰爭》。那書在筆者看來是金融小說,在陰謀論的架構下講了一些天方夜譚的故事。

 

不過,貨幣戰在今天的世界裡的確存在,而且愈演愈烈。現實中的貨幣戰,準確地說是匯率戰,各國央行試圖通過干預匯率,來獲得增長動力。匯率是國家間貨幣的相對價格,一個貨幣走弱,必然有另一個貨幣走強,一個國家通過匯率貶值得益,必然有另一個國家損失。這是零和遊戲,beggar thy neighbor(以鄰為壑)。

 

自從各國不再以金銀作貨幣發行的本位,各國政府在印發貨幣上偷步就不斷有之,但從來沒過像今天這樣堂而皇之,也沒有發展到如今般的群毆。究其原因,一是金融危機後,各國內在增長動力普遍不足,二是QE被濫用到不加碼不奏效,自身未見其利,他人已受其害。

 

最近日本銀行和歐洲央行先後推出加強版的QE動作,觸發一輪匯率貶值、資金亂波。瑞士央行率先將瑞郎與歐元脫鉤,加拿大、紐西蘭、新加坡、丹麥、澳大利亞、中國等央行相繼祭出寬鬆政策,人為地干預匯率,其規模之大、範圍之廣。其實,不是所有央行都想干預匯率市場,但別人動,你不動,吃虧在眼前,骨牌效應由此而起。

 

匯率貶值,對資產升值(asset reflection)有利,短期對出口也有好處,能改善出口企業的競爭力和盈利水平。但日本安倍經濟學的經驗顯示,只動貨幣政策、不行結構改革,短期效果後,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匯率亂動、央行政策不確定,對於吸引外資(尤其是海外長期投資)很不利,因為跨國企業無法預計成本。更有甚者,其他國家一起加入匯率貶值遊戲的話,誰也無法從中得益,因為總體需求並不會因此增加。

 

在這場貨幣戰爭中,美國隔岸觀火。美國聯儲堅持退出QE,並預言不久開始加息。這裡有美國經濟復甦已上正軌、工資上漲加速等理由,也因為美國經濟屬於大陸型經濟,出口對增長的拉動不大,反而強勢貨幣引發資金流入,對美股、美房資產升值有利。聯儲先停QE再言加息,十年期國債利率卻從三.三%回落到一.七%,海外資金的大量湧入,為聯儲退出非常規貨幣環境,提供著意外強而有力的掩護。

 

從危機前美元升值,海外資金大買美國結構產品,到危機中美元暴貶,海外資金奪路而逃,美國趁機剪羊毛,再到美元緩慢回升,外資再次湧入,美房復甦,美股創紀錄,最後美元成為唯一強勢貨幣,外資抬著轎子讓聯儲從容退場。美國人對匯率的認識,比打貨幣戰的諸君,高出一大截。

延伸閱讀

第三次結構性改革

2018-05-08

美元匯率氣勢如虹 新興債券疲憊不堪

2018-05-08

陶冬:美元強新興市場危 英鎊弱央行加息緩

2018-04-29

川普救中國?

2018-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