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15年後的那斯達克5000點

15年後的那斯達克5000點

謝金河

國際瞭望

951期

2015-03-12 09:43

台積電掌門人張忠謀老當益壯、仍在奉獻,這也許是那斯達克15年變遷給台灣帶來更大省思的地方,大家期待台股上萬點,但台灣還需要更多創新的力量!

對於華爾街、甚至是全球投資人來說,二○○○年三月十日這一天,可能是大家忘不掉的日子,美國的科技泡沫就從這一天正式爆破。這一天那斯達克指數從五一三二.五二點崩跌而下,一直跌到○三年的一一○八.四九點,短短三年之間,指數暴跌七八%。

當時代表科技股的指數都跌得慘不忍睹,像是S&P六○○指數從四八一六.三五點重挫到七九五.三五點,跌幅更高達八三.四八%。另一個是費城半導體指數,從九六年的一三九.○三點急行軍,到二○○○年寫下一三六二.一點的歷史天價,又到○八年跌到一六七.五五點,跌幅高達八七.七%,這是美國科技泡沫留下的歷史遺跡。

 

那斯達克指數在15年後重回5000點大關

▲那斯達克指數在15年後重回5000點大關。(圖片/達志)
 

那斯達克花了15年,重返5000點榮耀

 

那斯達克指數今昔市值前 10 大


泡沫化的修正 漫長而痛苦

 

這場網路泡沫從被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Friedman〉譽為推倒世界圍牆的十部推土機之一的網景(Netscape)股票上市開始,華爾街吹起一股「.com」風潮,最具代表性的是B2B的第一商務〈Commerce One〉,當時營收只有三三○○萬美元,股價暴漲卻把市值吹到逼近二○○億美元;後來時代華納高價購併美國線上〈AOL〉,以網路書店起家的亞馬遜及搜尋引擎的雅虎都是當紅炸子雞,亞馬遜股價一度飛奔到六○○美元以上,雅虎市值一度飛越千億美元大關。

二○○○年三月十日,那斯達克崩跌,網路科技泡沫吹破,很多網路公司在歷史洪流中消失,美國科技股經過十五年的調養,這回在十五年後,三月二日這一天,那斯達克指數重新見到五千點大關,一度出現五○○八.五七點的新高點,這是那斯達克指數暌違十五年後重新見到五千點大關,意義非比尋常。

因為一個市場經過泡沫化的修正,通常調整是漫長而痛苦的,像歷史上的大泡沫,如荷蘭鬱金香泡沫,或者是南海泡沫,都無法回到泡沫的原點。最近的三十年,最具代表性的是日本與台灣的泡沫調整。一九八九年,日經指數曾經寫下三八九五七點的歷史天價,到今天為止,日本政府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日經指數才勉強逼近一萬九千點,大約只有八九年天價的一半。

台灣的加權指數在九○年曾經寫下一二六八二點的歷史紀錄,但是一年之內,股市重挫到二四八五點,此後的二十五年,台股有兩度上攻萬點,但最後都徒勞無功。今年台股再度逼近萬點,這是台股最有實力站上萬點的一次。

相對來看,美國那斯達克只花十五年的時間,就回到泡沫發生的原點,進一步印證了美國科技實力的強大,而這個創新的內涵更值得深究。

二○○○年那斯達克漲到五一三二點時,那時微軟是PC時代的霸主,微軟與英特爾撐起Wintel的架構,那時微軟股價漲到七十八.九九美元,市值高達六○六○億美元,成為全球第一大市值企業;英特爾也把市值撐高到二七七○億美元,是那斯達克排名第四大市值的企業。當時通訊產業還沒有蓬勃發展,微軟與英特爾撐起PC產業的半邊天。

同時在網路起飛的時代,全世界都在建置網路系統及光纖,最具代表性的是○一年思科〈CISCO〉市值挑戰四千億美元,一度成為全球最大市值企業。那斯達克在五一三二點時,思科市值三六○○億美元,是僅次於微軟的第二大市值企業。同一段時間,光纖產業蓬勃發展,像北電網絡〈Nortel〉、 捷迪訊光電〈JDS Uniphase,簡稱JDSU〉股價都飆漲,JDSU曾經躋身那斯達克前十大市值企業。

二○○○年那斯達克在五一三二點時代,美國前十大科技股是微軟、思科、高通、英特爾、世界通訊(WorldCom)、甲骨文、戴爾電腦、昇陽半導體、雅虎及捷迪訊光電。在這張前十大的榜單上,除了甲骨文市值從當年一五一○億美元爬升到現在一八六一億美元,市值略有增加外,大多數企業都顯著縮水。像微軟○九年股價曾跌到十六.一美元,市值剩下一二一九億美元,後來換了執行長,重新從PC切換到通訊網路運用,才慢慢走回上升軌道,股價一度漲回五十美元以上,站上市值第二的地位。

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思科,也曾搶占過全球市值第一的寶座,但二○○○年以後從絢爛回到平淡,目前市值是一四九八.七五億美元,思科股價最慘跌到十三.三美元,最近漲回三十美元以上。晶片大廠高通市值一度達三三二○億美元,這些年在智慧型手機戰況激烈的市場,高通仍保持領先,但市值已縮水到一一九九億美元。

二○○○年的那斯達克泡沫前夕,跟著那斯達克泡沫起舞的是費城半導體指數。當時費城半導體指數最高漲到一三六一.一點,後來慘跌到一六七點,目前最高漲到七三四點,只有當年天價一半,顯見半導體產業的泡沫還沒有調整完成。高通只剩下全盛時代的三分之一;英特爾最慘股價跌到十二.○五美元,市值最慘掉到五七○億美元,如今股價一度漲到三十七.九美元,市值又回升到一五七一.八三億美元,但與二○○○年全盛時代相比,仍有一段很大差距。

從這個現象可以看到,美國科技創新的力量不在電腦硬體,這從PC產業衰落就可看出端倪。像昇陽半導體已被購併;惠普及戴爾都無法和二○○○年的盛況相提並論,戴爾市值在二○○○年是一三二○億美元,這次私有化重組再上市,市值只剩下七一一億美元;惠普市值也剩下六○三.九七億美元。這個情況強烈宣告PC時代的式微。


蘋果市值挑戰一兆美元 勝算很大

 

十五年之後,那斯達克重新站上五千點,這時候主角已換了大半,現在勇奪榜首的是蘋果。這次蘋果電腦還在三月六日經過道瓊指數公司評選納入道瓊三十檔成分股,被踢出榜外的是AT&T,這也代表了美國的新時代。現在美國科技股的前三強是蘋果、谷歌及微軟,這是代表美國科技競爭力的三劍客。

蘋果去年以iPhone 6 及iPhone 6 Plus橫掃全球手機市場,三月十日那斯達克泡沫化十五周年這一天,蘋果正式推出Apple Watch,正式進軍穿戴裝置市場,這是蘋果電腦另一個里程碑;下一回合,大家都在看Apple TV 及Apple汽車,在後賈伯斯時代,庫克承先啟後,創造了另一個比賈伯斯更偉大的戰場。

目前蘋果股價一度寫下一三三.六美元的歷史天價,總市值推進到七七四八億美元,摩根士丹利認為,蘋果仍具有更遠大目標,今年市值挑戰一兆美元勝算很大。如果試算蘋果電腦市值要到一兆美元,股價必須漲到一七一.六八美元,這也許是人類歷史上的新里程碑。


蘋果是創新及加值極大化的典範企業


蘋果代表的是硬體製造,但也是把創新及加值極大化的典範企業。去年第四季,iPhone 6使力,蘋果已囊括智慧手機產業九三%淨利,剩下七%是三星,代表了全球手機產業已正式進入蘋果獨自吃肉的時代。有了蘋果擔綱,這是那斯達克重返五千點的最大助力。

在那斯達克五一三二點的時代,蘋果當時股價只有六.三七美元,那時候賈伯斯重返蘋果,仍是百廢待舉的狀態。如今經過三度分拆,蘋果市值至少出現三五○○%的驚人大成長。谷歌在二○○○年沒有上市,如今以三八七一.七二億美元市值打敗艾克森美孚石油、微軟,勇奪全美市值第二的紀錄也十分不易。如果再把微軟加進來,美國科技三強市值高達一.四七八兆美元,這是很可怕的數字。

除了這三強之外,最年輕的新秀──臉書,以二二三九億美元市值勇奪第四的寶座,也可圈可點;從網路書店到電子商務巨擘的亞馬遜,目前市值也有一七六五億美元,這兩家公司都打敗英特爾。往後還有通訊大廠康卡斯特〈COMCAST〉、思科及高通,這其中生技製藥的吉利德科學(Gilead Sciences〉也以一五一六億美元搶到第八。

除了網路與電子商務掛帥外,推動美國那斯達克的另一隻大手是生技產業,那斯達克的分支── 那斯達克生技分類指數NBI,從○二年的三九七.三六點起漲,三月九日創下三六五一.六九點的歷史新高,十二年漲幅高達八.一九倍,除了科技創新的力量,美國生技產業風起雲湧地快速發展,也提供了那斯達克更充沛的養分。

目前很多重量級生技股市值都超過千億美元,像嬌生市值達二七八三.五五億美元,輝瑞也達二○八一.九七億美元,美國安進〈AMGEN〉是一一七五.五二億美元,諾華藥廠是二三三七.九億美元,這次在那斯達克十大榜單上的吉利德科學,股價漲到一○一.八一美元,市值是一五一六.九七億美元,生技產業成了那斯達克另一個創新的聚落,也成了那斯達克重登五千點的另一大助力。


泡沫隱憂 潛藏在未上市市場


那斯達克走過十五年歲月,當年很多沒有盈餘,卻享有極高股價的本夢比企業被淘汰了。在科網泡沫鼎盛的時代,最常被用來評定股價的是P/S值,也就是市值營收比,股價是營業額的好幾倍,但是企業的目的仍在創造盈利,有營收、沒有盈利的企業可以一時閃亮,但最後仍不敵資金淨流出,最終的命運不是被購併,就是遭到分崩瓦解的命運。

十五年前,那斯達克前一百大企業中,只有六八%企業獲利,如今前一百大企業,九成都有獲利;十五年前在科網泡沫吹破前夕,那斯達克的本益比高達一九七倍,如今只有二十倍。十五年前,微軟當上市值龍頭時,本益比是五十七倍,現在市值最大的蘋果電腦本益比只有十七.二倍,現在市值第三大的微軟,本益比也只剩下十七.二倍,谷歌的本益比二十七.一倍,只有最具創新力的臉書,目前本益比高達七十一.四四倍,這可看出十五年以後的那斯達克比十五年前更「健康」。

那斯達克一直以科技股為主,但目前指數中非科網的行業占五七%,高於十五年前的四三%,主要是醫療保健股占比正逐漸加重,「IT味」已逐漸下降,像目前軟體應用的企業只占一○%,九九年占二四%。十五年前,那斯達克大漲是由市場融資及市場炒作力量推高股價,如今大家更強調回報及派息的題材,這都顯示,十五年後的那斯達克五千點比十五年前更健康。

目前唯一的泡沫隱憂潛藏在未上市市場,很多新創企業喊價都從十億美元起跳,像Uber,目前的估值達四十一億美元,這些喊價高高的未上市新創事業一旦出事,就會讓人想起二○○○年那斯達克從五一三二點崩跌而下的景象。


大家不要忘了,科技創新才是美國企業的核心精神,比較那斯達克五千點,前後十五年,同樣的五千點,但戲碼已大不同,蘋果、谷歌、臉書、亞馬遜、特斯拉、NETFLIX等企業崛起,這些創新的企業快速前進,帶給美國更活潑的力量。

如果相較台股市值前五大企業,從台積電、鴻海、中華電信、聯發科到台塑石化,大家要感傷的是,這些企業都是老面孔,除了聯發科透過購併,技術創新勇往直前外,台灣太少新創企業破繭突圍而上。龍頭老大台積電掌門人張忠謀老當益壯、仍在奉獻,這也許是那斯達克十五年變遷給台灣帶來更大省思的地方。大家期待台股上萬點,但台灣還需要更多創新的力量!

延伸閱讀

股神巴菲特的掙扎

2017-05-11

新經濟掛帥:美國經濟的靈魂

2016-08-04

那斯達克創新高之變 台股「微投資」沛然成形

2015-08-06

美股正破解崩盤疑慮——全球投資人高度預警系統性風險

2014-05-15

股災重臨?!——全球股市有10月崩盤危機?

2012-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