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股價是經營者的第二生命

股價是經營者的第二生命

謝金河

名人專欄

959期

2015-05-07 11:04

好的經營者不但要把公司經營好,更要「經營」好公司的股價;這不是去炒股價,而是用厚實的經營,交出好的獲利成績單,讓公司的股價好看。

四月二十五日,專程到台中參加宏全總裁曹世忠娶媳婦的婚宴,他幫我安排在三十二桌,這一桌坐的貴賓有F-金可董事長蔡國洲、F-美食董事長吳政學、喬山科技董事長羅崑泉、上緯董事長蔡朝陽、百容董事長廖本林,還有原來坐在這一桌,臨時換位置的大立光副董事長林恩平,再加上磐石會創辦人謝平上,我笑稱這是史上身價最高的一桌酒席。

因為大立光的股價最高跑到三二三○元,金可股價最高一度漲到六四八元,喬山也到過一○九元,85度C的F-美食也曾漲到四○○元,而這兩年表現最神勇的上緯,股價從二十六元漲到二六五元。就連過去股價最低,今年當上磐石會會長的廖本林,旗下的百容,也從九.二五元漲到二十八.五元,有人戲稱當上磐石會會長的那一家公司,股價都會漲。

與這群「高貴」的上市櫃公司老闆坐在一起,我發現他們對事業的經營充滿了樂觀進取的企圖心,股價高代表了榮譽與責任感,不但可以向員工激勵鬥志,也讓參與這家公司的所有人與有榮焉。所以,我過去常說,好的經營者不但要把公司經營好,更要「經營」好公司的股價。這不是去炒股價,而是用厚實的經營,交出好的獲利成績單,讓公司的股價好看。

目前台灣上市加上櫃、興櫃的公司,已超過一○○○家,就好像有一千位美女參加選美大會,上市櫃公司老闆在台上走秀,台下的來賓(股東)在台下打成績,於是有經營卓越的企業,如大立光漲到三千多元,漢微科漲到二千多元;但也有很多公司因經營不善,最後黯然離場下市。

從一九八○年代以來,我看過資本市場三十年來的潮起與潮落,看到很多企業老闆崛起,也看到很多意氣風發的大亨隕落。例如,一九九二年以模具起家的鴻海,從新北土城工業區出發,誰也想像不到這位學歷不高,但一身拚勁的郭台銘,能創造出兩岸代工王國,並且創造新台幣上兆元市值的集團。

 

儒鴻、聚陽  紡織股優等生成產業新標竿


但是,也有很多人曾經在資本市場風光,最後卻隕落的,像在電器股代號一六○二的太平洋電線電纜,我看到從創辦人孫法民,然後交棒給兒子孫道存,太電最風光時,台灣大哥大、台灣固網都是太電轉投資的,最後龐大江山消失,太電黯然下市。還有當年極盡風光,因砷化鎵一炮而紅的博達葉素菲,股價一度到三百多元,最後也土崩瓦解,江山垮了,她也進了牢籠。

股市裡總有說不完的故事。但是從股價榮枯,我特別要肯定幾家領航企業,第一個是在被視為沒有明天的紡織業,從成衣代工崛起的儒鴻與聚陽,紡織業大半公司不見了,最具代表性的是,假如你從紡織股的代號「一四○一」找起,從一四○一到一四一○,你只能找到三家公司,一是一四○二的遠紡,一是一四○九的新纖,一是一四一○的南洋染整,前面的七個代號不見了,這其中只有一四○一的中纖改為一七一八,改到化工股,其他都不見了,這包括了當年知名的大明、裕和、裕成及一四○七的華隆與一四○八的中紡。

很多傳統紡織業都不見了,但是紡織股卻誕生了股價漲到四二七元的儒鴻與股價漲到二五三元的聚陽,這兩家成衣代工的企業接到全球知名運動服飾品牌大廠大單,儒鴻連續兩年獲利超過一個股本,聚陽稅後EPS〈每股純益〉也都在八元以上,這兩家成衣代工廠以卓越的效率,在黯淡的紡織業中殺出重圍,成了產業新標竿,這代表台灣成衣產業在全球分工中找到新定位。

第二個是鞋業代工,豐泰抓到耐吉乘勢而起,金融海嘯過後,豐泰股價一度跌到十三.七五元,如今寫下二○二.五元新天價;跟著豐泰而起的還有F-鈺齊、寶成,還有鞋材供應商百和、三芳等。台灣的鞋廠跨兩岸三地,其間中國的品牌鞋廠崛起,像李寧、三六一度、安踏、特步等。但是台廠卓越的競爭能力,吃下全球鞋業大廠大單,業績也跟著扶搖直上,鞋業成了台灣很興旺的產業。

 

巨大、美利達  加入創新元素打造品牌


第三個是自行車,大家很難想像,巨大十年前股價只有二十六.二元,如今居然漲到三二三.五元;美利達最低股價只有五.八元,如今漲到二六三.五元,巨大、美利達堪稱是十年大蛻變。率領巨大前進的劉金標董事長,已八十高齡,但是他仍精神抖擻地帶領車隊環島騎遍全台灣,巨大、美利達過去十年業績年年成長,去年這兩家公司EPS都超過十元以上,真正是用業績在寫傳奇。

自行車原本只是代步工具,如今變成運動健身的流行時尚,巨大與美利達都努力加入創新的元素,努力打造品牌,去年巨大營業額超過六○○億元,稅後淨利達四十一.一二億元;美利達營收二七二億元,稅後淨利也有三十三.五億元,證明自行車也能帶來高獲利。

除了這些之外,像隱形眼鏡雙雄精華光學,連續兩年EPS都超過三十一元,F-金可連續兩年EPS超過十五元,這兩家隱形眼鏡大廠為產業帶來新生命力,吸引眾多企業在這個領域裡尋找商機。

還有代表台灣超市經營傳奇的統一超商及全家,像統一超商獲利年年成長,○九年統一超商EPS只有三.九元,去年已達八.七四元,業績大成長,也讓股價從六十五.九元大漲到二五九元。統一超商與全家都代表便利超商在台灣生根與進化的成就,因為7-ELEVEn在美、日、中、港都有門市,但是經營力道最深入、最靈活的,仍然非統一超商莫屬。

股價的高,背後代表了有好的業績,更代表了經營者的用心。回頭看儒鴻的洪鎮海、聚陽的周理平、巨大的劉金標、美利達的曾鼎煌與曾崧柱父子,及精華光學的陳明賢、金可的蔡國洲等都令人肅然起敬,這其中有一個指標值得大家留意。

 

儒鴻

▲由董事長洪鎮海領軍的儒鴻,長期積累研發功力,打下高成長基礎,也塑造製造業轉型典範。(攝影/林煒凱)

 

長線投資人不敗法則:ROE


一般我們看企業,都喜歡用EPS來看這家公司經營的榮枯,其實更細的來看,股東權益報酬率〈ROE〉更能抓住未來的經營神髓。EPS是用稅後淨利除以發行股數,但股東權益報酬率是用稅後淨利除以股東權益,也就是ROE。用最簡單的話來說,就是公司拿股東的錢去投資產生的回報,從ROE可以看出一家公司創造獲利能力好不好,因為購買一家公司的股票,你就是股東,ROE愈高,股東可享受到公司給予的獲利也愈高。

用EPS與ROE差別在哪裡?分子同樣是稅後淨利,但是分母,一個是發行股本,另一個是股東權益,股東權益組成包含了股本、資本公積與保留盈餘,再加上其他權益,所以這個分母一定比股本還大。像大立光去年稅後淨利是一九四.三八億元,大立光股本只有一三.四一四億元,所以EPS可以高達一四四.九一元,但是保留盈餘高達四二九.一八億元,再加上公積,股東權益高達四六一.九八億元,大立光每股淨值達三四四.四元,ROE達五○.七二%。未來考驗大立光的,是如何把保留盈餘用途極大化,否則會影響股價的展望。

大多數股價漲得多的企業,都有不錯的ROE表現,像是儒鴻的ROE達三四.一五%,聚陽也有二五.一七%,巨大有二二.一二%,美利達有二九.二%,全家有二八.四八%,統一超商是三五.四%,精華光學是三八.二七%;今年股價大漲的豐泰,最顯著的是,一年之內ROE從二三.七七%提升到二九.○六%,這些高股價的企業,背後都有極高的ROE,長線投資專家劉俊杰,一生堅守用ROE選股的理念,讓他在股海無往不利。

一般短線投資人喜歡看EPS,因為每月營收都公告,每季都有季報,大家看到EPS跳動,選股節奏也跟著EPS跑。但是用ROE,通常看全年數據,一般短線投資人通常缺乏這個耐心,但是尊重ROE,這是長線投資人不敗法則的第一步。

除了這些經營卓越的企業老闆外,也請企業經營者必須重視觀瞻。最近報載力晶去年財報出爐,營收達四○一.二二億元,稅後淨利一二○.三二億元,EPS達五.三二元,這是力晶連續兩年獲利超過百億元,這兩年力晶EPS總計一○.六四元,也彌補了累積虧損,讓每股淨值提升到五.七八元,帳上累積虧損降到一○○.三八億元。力晶大翻身,對力晶股東來說是好事;不過可能很多人笑不出來,因為力晶後來在OTC下市了,其後在未上市市場有人以每股一.五元收購,很多小股東擔心力晶股票變壁紙,紛紛求售,如今看到力晶可能翻身,心中恐怕五味雜陳。

 

王雪紅旗下的威盛、宏達電  愧對小股東


這些年最愧對小股東的,恐怕非王雪紅莫屬。二○○○年以後,王雪紅旗下有兩家公司當上股王,一家是威盛,在二○○○年漲到六二九元,後來慘跌到四.八九元。威盛其後減資,又增資多次,但虧損依舊,每股淨值只剩三.二五元。另一家宏達電則從一三○○元跌下來,所有小股東仍在期待宏達電有重上枝頭當鳳凰的一天,但是重新當上營運長的王雪紅挑戰仍大。

宏達電四月營收月減三二.四%,年減三八.七%,宏達電首季淨利三.六億元,EPS只有○.四三元,假如把宏達電的名字蓋起來,去年EPS一.七八元,今年首季只有○.四三元的公司,股價應該只有三十、四十元,小股東願意用那麼高價去「等待」,那是宏達電有過一三○○元的幻影。其實宏達電去年營業利益只有六.七億元,ROE只有一.八八%,看起來王雪紅董事長必須更努力,才能解救眾多嗷嗷待哺的小股東。

還有產業已大江東去浪淘盡的CD-R企業,像錸德、中環、巨擘必須努力找到重生之路。在二○○○年產業顛峰期,中環一度漲到二一三元,錸德漲到三五五元,已下市的精碟漲到三五九元;如今中環頂著二五八億元股本,一年營收只有一六○億元,錸德股本二六一億元,營收只有一二三億元,最近中環宣布辦理減資一七.一八%,股本減為二一三.八一億元,但這只是為固守每股淨值十元的困獸之鬥,對前景毫無助益。

同樣是大手筆減資,國巨的陳泰銘去年辦了一次七○%的大減資,將國巨的資本額從二二○.五三億元降到六十六億元,國巨每股營收從一○.八元上升到四○.五元。在一四年之前,國巨的EPS○.七五元、○.四八元,股價一直徘徊在七、八元,市值還不到二○○億元,去年成功瘦身,EPS二.三元,今年首季也交出一.四元好成績,國巨股價漲到六十七.三元,國巨不但退還七成股款給股東,且市值拉升到四五○億元,國巨的ROE也拉升到一四.一○%,國巨旗下的奇力新、智寶,也都是透過減資找到最適規模。浴火再生的典型例子,股價煥然一新,集團戰力也跟著提升,這是經營者與股東雙贏的好現象。

其實,股價訴說了經營的榮枯,像是有新經營之神架式的郭台銘,去年豪氣地以每股十七.四四元吞下亞太電信私募五.八二億股,但第四季提列八十八.四億元虧損,如今亞太電信股價十三.一元,這顯示郭台銘購併亞太電信效益還未顯現。

同樣這幾年實力增強不少的東元集團,旗下有一家全額交割的東訊,而東訊董事長劉兆凱,還是行政院前院長劉兆玄的胞弟,這對東元集團來說,東訊就好像是集團的闌尾一般,若不想割除,總要想辦法治好它,如同前幾年華亞科、南亞科對台塑集團的考驗一般,總要面對它。

延伸閱讀

兩塊錢的老闆與奮進經營者

2017-09-21

四個指標看企業價值極大化

2017-03-09

逢低留意十五檔ROE逐年成長股

2013-04-11

透視企業減資的內涵 ——作為重返榮耀的必要手段

2018-05-17

投資第一課:選擇好的經營者!

2019-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