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九二共識」背後的具象實質?

「九二共識」背後的具象實質?

朱敬一

名人專欄

960期

2015-05-14 15:21

台灣內部爭議著「九二共識」這個抽象論述,當抱持不同意見的各方人馬,吵得面紅耳赤,其實他們都忘了,返回初始去審視事實才可能解套。

許多人最近都在討論九二共識,有贊成有反對。目前的爭議,是關於「一個中國」的詮釋話語權、有或無此共識、台灣未來外交處境、未來兩岸互動是否基礎動搖等等。可是我想要退一步,回顧在一九九二年之前,兩岸談判的情形。

 

如果讀者曾經研讀沈君山教授的《浮生三記》、《浮生後記》,就知道他在九○至九二年間三次與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晤談,二○○○年後又兩次去互動。至少在九○年代的三次,他每次訪畢都向李登輝總統做報告;而以沈與當時總統府祕書長蔣彥士的關係,他的出訪當然是有受命的。

 

可是沈君山在對岸,從來沒有以李登輝總統的代表身分自居。沈氏在浮生書中說,「我不代表任何人,我是代表我自己。」沈教授是圍棋超級高手,他選擇用這種方式、這種身分與江澤民對談,當然是有道理的。

 

台灣最難處理的,大概就是分歧多元的意見,但台灣最關鍵的價值也就在這裡,當民主社會意見分歧時,別說是受命斡旋的欽差大臣,即使是總統本身,也不能說他代表社會全體。台灣人民經常對於自己社會的紛亂意見感到不耐,但我相信對岸更是頭痛。沈君山唯有「不代表任何人」,才能將台灣社會各種雜亂、極端、多數、少數的想法,完整地向江澤民呈現。「不代表任何人」其實不是立場,而是民主多元社會的事實。

 

二十幾年前,當沈君山完整轉達了台灣社會的民主期待之後,他甚至直接要求江澤民「保障台灣人民決定何時以何種方式統一的權利」。也許有人看到「統一」二字就神經緊張,但是在我看來這是高超的語言技巧。尤其是「權利」(right)一詞,擺明了台灣前途原本就是該由台灣人民決定;所謂中共保障云云,不是對岸的恩給,而只是他們做自己該有的尊重。

 

我相信,沈君山的斡旋,使得集權的對岸清楚了解到台灣人民的多元思考。由於這多元性沒有辦法被任何單一個人代表,因此老共就只能面對幾十種意見「各自表述」,而沈君山的話也只是表述之一而已。

 

可是,當「沒有人能夠代表別人」的紛亂事實,抽象化約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八個字的形式之後,意義就有些改變。現在的朝野政黨或者表態接受這抽象化約,或者反對,在我看來都忘記了抽象化約之前的具象實質:台灣多元民主、沒有人能夠代表別人,所以必然有千百種表述意見。

 

我認為,九二共識的爭議要解套,關鍵不在於如何提出另外一套論述,而是要請返其始,讓外界直接面對台灣這個「誰也不能代表別人」的多元社會。

(本專欄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一中架構若成原則 恐限縮兩岸交流協定

2015-11-12

總統選戰開打 ECFA成統戰籌碼

2011-02-10

面對當前經濟環境,台灣人先顧肚子再說

2012-01-19

誰跟你一個中國?九二共識,各自表述

2019-01-08

李登輝逝世 中國仍不了解台灣民情

2020-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