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房市緊箍咒的後遺症

房市緊箍咒的後遺症

谷月涵

名人專欄

964期

2015-06-11 11:58

積極和懲罰性的稅制,可輕易博取媒體版面,也能滿足民眾對社會公義的期待,但卻可能無法達到我們真正想要的結果。

柏南克在訪問台灣後不久,便承認寬鬆政策(QE)或許加重了美國財富分配不均的情況;QE是柏南克美國聯準會主席任內的代表作。全球三大貨幣體系,美元、歐元及日圓,溢出來的資金,雖有助國際金融系統的運作,但也拉高了資產價格,包括不動產和股票,而富人持有這類資產的比重最多。現在,各國政府急於尋求對策,以舒緩財富分配惡化的現象。

 

但在台灣倉促對不動產增稅之際,我們是否應該更深一層思考,我們的終極目標為何?以及在採取行動後,不希望見到哪些後遺症?

 

不動產政策要滿足三大目標。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多數人負擔得起的房價」,若缺少這一項,無法滿足公民最基本的權益,人口會持續停滯,新的家計單位無法形成,社會將日益老化。由此觀之,增稅不是適當的工具。要讓房價降到可負擔的水準,只需「增加供給」即可;但是政府當前的政策和作為,反而是在限制供給。比方取消土地標售,以免刺激不動產市場;然而,真正帶動不動產價格飆漲的「元凶」,是台灣缺乏一套與時俱進、且可執行的都更法令。

 

台北市並非過度開發,反而是拆得不夠徹底。政府官員在都更的消極作為,讓開發商無法拆除老舊、醜陋,甚至危險的過時建物;在這樣的前提下,不管稅課得再重,台北市的房價仍將持續上漲。

 

第二個目標是「財富更合理的分配」。課徵資本利得稅絕對是正確的事,然而稅制通常會以我們料想不到的方式扭曲經濟活動。例如,房價超過一定金額便開徵豪宅稅,看似針對富人課稅,也產生迫使房價走跌的連帶好處;但實務上,該稅會讓投資資金轉往較低總價的房屋,反而增加中產階級的購屋支出。最後,我們恐怕會看到,富人因豪宅稅而降低房屋成本,窮人的負擔卻因此提高了。

 

遺產稅由五○%降至一○%,也是高房價的元凶之一,因為降稅帶動資金流入,進而拉抬房價。對舒緩財富分配不均,稅制結構是一個重要但遲鈍的工具,應該循序漸進,先以較低稅率著手,再逐步調高,才能看到效果。

 

最後,台灣各大城市遍布老舊建築,或許是觀光客最鮮明的印象。更好的都市規畫,和更有魄力地執行都更計畫,是提升台灣實體環境和生活品質的最佳途徑。

 

積極和懲罰性的稅制,可輕易博取媒體版面,也能滿足民眾對社會公義的期待,但卻可能無法達到我們真正想要的結果。聚焦在房屋供給和品質,而非只是苛捐重稅,才是開明、有效的政策。

延伸閱讀

《今周刊》獨家調查,荒謬稅改讓貧富差距真相比想像更醜陋

2015-05-14

韓國祭重稅 一戶多屋交易稅最高60%

2013-11-28

稅基薄弱 薪水族成課稅肥羊

2009-11-12

三大方向擴大稅源 挽救財政破產危機

2011-11-10

開發不足才是房價大漲元凶

2010-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