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希臘的罪與罰

希臘的罪與罰

謝金河

名人專欄

968期

2015-07-09 10:57

一場狂人主導的公投,讓山窮水盡的希臘賭上國家前途,對紓困案說「不」的結果,不僅讓全球金融市場大震盪,甚至踩到歐洲地緣政治的紅線。希臘下一步怎麼走?沒有人說得出口。

一個GDP(國內生產毛額)不到歐盟二%的希臘,七月五日發動了一場舉世關注的全民公投,九八○萬位希臘合格選民投的是,針對所謂的「三頭馬車」——歐盟、歐洲央行及國際貨幣基金(IMF)要求希臘緊縮的談判文件表示贊成或反對,這場公投震撼了國際資金市場,彷彿希臘公投也牽連著大家的命運。


全世界的焦點都放在希臘,CNN的頻道全天候播出街坊民調,每個人對著鏡頭說出「YES」或「NO」,結果揭曉,六一.三%的選民選擇「NO」,只有三八.七%的人說「YES」。


希臘這場四十一年來人民獨自當家的公投,投票率是六二.五%,選舉結果出爐後,民眾湧上雅典街頭歡呼,帶領希臘選民的年輕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稱讚國民做出勇敢的選擇,他把個人未來及執政黨Syriza的前途押在這次公投上面,最後賭贏了,但是希臘的下一步怎麼走?卻沒有人說得出口。

 

希臘

希臘終究債務違約,雖然市場一時平靜,但對歐元的衝擊仍難評估,未來就看齊普拉斯(左)和梅克爾(右)的臉色。(圖/達志)

 

豪賭:狂人挾持公投,大戰「三頭馬車」


從博弈賽局的理論來看,齊普拉斯領導的是山窮水盡的希臘,這場公投形同賭桌上的Show Hand(梭哈),希臘已走到懸崖邊,即使脫歐、違約,肯定不是「nothing to lose」(沒啥好損失),但也不會是最大輸家,因為歐盟、歐元區、歐洲央行、IMF所受的傷害恐怕更大。


什麼都沒有的齊普拉斯認定歐盟輸不起,歐洲的政治領袖沒有人願意承擔有成員國脫離歐元區或歐盟的後果,甚至是讓歐元崩潰。這是以弱敵強的狂人遊戲,四十幾歲的齊普拉斯對上老謀深算的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正是這樣的寫照。用唐伯虎《桃花庵歌》裡「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這兩句話,最能形容被批為反覆無常的狂人齊普拉斯。


媒體報導希臘,大多把責任歸咎給希臘,像是希臘人民好逸惡勞,坐領豐厚的退休金,富人逃稅、貪汙橫行。理論上,在二○一一年經過歐豬五國的衝擊後,愛爾蘭、葡萄牙、西班牙、義大利都接受債務紓困的援助,如今,愛爾蘭等國已逐漸脫困,但為何獨獨希臘每況愈下,還走上毀滅之路?


關鍵在於歐洲央行、IMF及歐盟為主的三頭馬車,一味堅持希臘政府接受愈見苛刻的緊縮政策,完全沒有提出任何讓希臘社會擺脫眼前低迷不振的良藥,甚至有趁火打劫之嫌,這是希臘人民說「NO」的底蘊所在。


話說從頭,三頭馬車為希臘提供的財政援助,從一○年迄今,總數高達逾二四○○億歐元,但目前不是紓解底層人民的困境,反而是刀刀砍向老百姓,削減養老金,甚至民生必需品的稅費、規費都提升不少,像電費增加二○%,讓底層民眾生活更難過。


另外,工人被要求削減工資,歐盟要求希臘政府把二十五歲以下的工人工資削減三二%,廿五歲以上削減二二%,工時增加,工資減少,還得面對高昂的徵稅,如此一來,人民很快失去消費能力,而過去視逃稅為家常便飯的富人階級早已逃之夭夭,從爆發歐債危機以來,希臘逃出的富人階級至少五十萬人。


有錢人逃跑,失業的人有增無減,希臘經濟當然一蹶不起。理論上,此刻的希臘應該更積極遵守撙節計畫,但對希臘人來說,大國無視希臘之苦,還像吸血鬼般把他們的血吸乾,他們要求希臘還錢,只是好讓希臘債權人能夠趕快收回借出去的款項。


三頭馬車強迫希臘加快私有化,他們削減赤字,迫使希臘政府私有化國有資產套取現金,歐洲大國的資本家可藉此收購希臘平價資產,結果希臘政客變相淪為歐盟的買辦,他們出賣國家,賤售國有資產,讓希臘這個「數千年古國」淪為「地中海乞丐」。


而原來援助希臘的錢又去哪裡了?在債權人的政策引導下,二四○○億歐元紓困的錢又回流到希臘與歐洲金融機構的口袋,緊縮的錢轉了一轉,希臘人民繼續無力,而希臘的有錢人則繼續當歐洲大國的買辦,套利謀取自己的利益。


左翼激進的Syriza黨快速崛起,齊普拉斯獲取政權,就是在這種背景之下,因此,今天要看希臘人民如何走下一步?要先把這個背景弄清楚才行。


六一.三%的希臘人對歐洲撙節計畫說「不」之後,希臘問題持續無解,但仍然會影響全球金融市場一段時間,並牽動國際地緣政治,也關乎齊普拉斯及Syriza的未來,梅克爾統領歐洲的變數,到歐元區、歐盟的命運,因此,必須抽絲剝繭小心看待希臘問題。

 

衝擊:全球股市暴跌,債、匯市淡定


首先來看金融市場的變化,希臘這次公投挑動國際金融市場的敏感神經,加上中國股市暴跌,中國政府全力救市,於是公投結果出爐,國際金融市場立刻出現巨大變化。


最早開盤的日經指數大跌四二七.六七點,跌幅是二.○八%,韓國跌二.四%,香港股市一度暴跌逾千點,跌幅達三.一八%,台股也大跌一○二.二七點,身處風暴核心的德國股市下挫一六七.七六點,跌幅是一.五二%,法國股市跌二.○一%,英國下跌○.七六%,整體歐洲指數下跌一.一七%,美國期貨盤開盤大跌二三○點,但現貨收盤只小挫四六.五三點,全球股市顯然受希臘危機衝擊,不過亞洲反應比歐洲還強烈。


另一個角度看,希臘這次是長期之痛,不是兩三天就可解決,金融市場可能長期面臨調整,其實債市與匯市表現比股市淡定很多。


例如,希臘在一一年歐債危機時,十年債殖利率衝到三七.○一九%,這回只有一八.○八%,有人說希臘之後下一個是葡萄牙,但葡萄牙十年債殖利率只有三.一八五%,義大利是二.三八七%,西班牙是二.三七二%,愛爾蘭甚至低到一.四九八%,債市表現淡定很多。


至於敏感的匯市,這次波動也不大,歐元兌美元在三月間跌到一.○四六,這回始終站在一.一以上,歐元沒有暴跌,也意味了歐元區沒有立即明顯的危險,英鎊、瑞郎也沒有出現特別跌勢,顯然大家都有共識,認為希臘的債務談判與重組,恐怕是一項漫長的財務工程。

 

希臘

 

效應:公投新招頻出,動蕩局面難避免


但希臘的未來仍得看兩個人的臉色,一位是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另一位是手握歐盟大權的梅克爾。


這次齊普拉斯大膽放手一搏,讓歐盟大老瞠目結舌,很多人批評這位年輕的政治狂人居然在倉卒間將一個攸關國家興亡的重責,交給在「二選一」中的無助國民,這是新一代政治領袖顛覆過去舊思惟的作法,類似「一翻兩瞪眼」的公投新手法肯定會愈來愈多,世界也會更趨不穩定。


齊普拉斯這次的公投,肯定不是單純地從國民自主角度出發,甚至有以他們為「人質」的意圖,用攤牌的手段逼迫債權人給他們更優惠的待遇,這次他的大勝,已把對手薩馬拉斯、巴本德里歐等政壇元老殺出政壇。人民賦予齊普拉斯更大權力,讓他大膽殺價,現在只剩對手如何配合,那麼就看梅克爾的底線是什麼?


這場公投之前,梅克爾再三強調,希臘必須如同歐元區國家,靠自己改善經濟,換取區內他國援助,她說:「我們或可僅此一次放希臘一馬,但長遠來說,這是害自己。若我們不堅守原則,我確信歐元會玩完。歐元玩完,歐洲也會玩完!」這話說得直白,她又補上一句:「即使希臘願意重返談判桌,原則照樣要遵守。」


這可以看出,梅克爾關注的是歐元及整個歐元區,甚至是歐盟的大局。而齊普拉斯賭上的是,他認為歐盟為求政治團結,會不惜一切挽留希臘,所以他對希臘的賴債有恃無恐;但他似乎沒想到,希臘威脅拖垮歐元,同樣會觸及歐盟的政治紅線。

 

希臘

 

變局:希臘一旦脫歐,恐投向中、俄


《華爾街日報》指出,梅克爾考慮到歐洲今日面對和俄羅斯的地緣政爭,這次齊普拉斯跑去看俄羅斯總統普丁,就牽動地緣政治敏感神經。


在二次大戰後,希臘在南歐扮演了重要戰略地位,英美擔心希臘落入共產黨手中,大力支持獨裁的保皇黨。


希臘保皇黨鞏固權力之後,在一九五二年,推動希臘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從此,希臘成為美國在巴爾幹半島最重要的屏障,同時也是冷戰時期兩方陣營的前哨。即使舊蘇聯解體,希臘的戰略地位一樣重要,一旦希臘脫歐,便會倒向中、俄,這是歐美最不樂見的局面。


於是,齊普拉斯把這場博弈拉高到最上限,最後仍然要回到談判桌,歐盟是否會提出新版的紓困方案,恐怕要經過協商。最壞的情況,可能有勞美國總統歐巴馬出面斡旋,因為留住希臘是前提,這是希臘有利的地方,不過希臘的真正考驗仍是自己。


公投的激情過後,希臘當地的銀行七月十三日才要開門,股市要恢復交易,希臘的銀行公會指稱希臘銀行流動資金只剩下十億歐元,銀行只要一開門,恐怕很快就被擠提殆盡,希臘財長瓦魯法奇斯(Yanis Varoufakis)在公投後已宣布辭職,留下新的變數,希臘的銀行重開,肯定立刻「見光死」,到底歐洲央行、IMF救不救?


希臘的公投顯示人民勝利了,但是希臘面對的是阮囊羞澀的問題,沒有錢樣樣不能,齊普拉斯的下一步怎麼走?恐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希臘不會立即斃命,但是未來數月,全球金融市場都會在希臘的波動中震盪不已。


其實,相對上次歐債危機,歐洲股市表現仍然很平穩,像德國股市今年仍有一一.○七%的漲幅,義大利大漲一四.七一%,法國也漲一○.二七%,大多數歐洲股市仍維持漲勢,不像上次歐債危機來襲,歐洲股市全面暴跌,這次資本市場相對穩定。


另有一說是葡萄牙、義大利也會相繼出問題,以目前歐豬其他國家十年債殖利率都在三%上下的情況來看,短期出現危機問題不大,但是要注意的是,葡萄牙、西班牙、義大利都出現像希臘Syriza的反撙節政黨,一旦這些政黨取得政權,歐元區的壓力將愈來愈大,希臘只是率先凸顯這個問題的國家。

延伸閱讀

民粹與激情的代價

2015-07-09

希臘倒債效應 3套劇本衝擊全球

2015-07-02

黑天鵝盤旋歐洲上空—— 面對希臘變天+歐洲QE的撞擊

2015-01-29

希臘豪賭 將喚醒歐債危機怪獸?

2014-12-18

歐元存亡殊死戰

2012-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