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主張降稅者 非賊即孬

主張降稅者 非賊即孬

朱敬一

名人專欄

980期

2015-10-01 16:13

一部法律在普遍實施前,就一修復修又修再修,把稅制一步步推向懸崖;大家終於知道:被這些官員、立委與利益團體騙了。原來,他們所說的公平正義、租稅改革,都是騙肖吔!

九月立法院開議第一件事,就是要「再度」修《證所稅法》。我說「再度」,是因為這個法過去三年已經修了四次。每一次修法,主事者都像是得到天命灌頂一般,臉上充滿公平正義的神氣,在立法研議時又一副道貌岸然地字斟句酌。看他們那嘴臉,台灣人民真是會產生「國家有救」的錯覺。但是,當一部法律在正式普遍實施前,就一修復修又修再修,大家終於知道:喔,被這些官員與利益團體騙了。原來,他們所說的公平正義、租稅改革,都是騙肖吔。這些騙人的傢伙,用一個字形容,就是「賊」。

在歷年來台灣租稅制度敗壞的過程中,除了前述「賊」人,還有另一掛值得批評的人,也用一個字形容,就是「孬」。所謂孬,就是在討論台灣租稅問題時:一則不敢指出台灣整體租稅負擔率全球倒數第五,只比阿拉伯產油國高,也是歐美國家的一半不到。二則不敢把租稅制度整體來看,只敢就單一稅和其他國家比,例如談營所稅就和香港比,談IPO(首次公開發行)課稅就和美國比,談遺贈稅就和開曼群島比,談土增稅就迴避地價房屋稅。談個別稅,都是裝作不知其他稅,只有一個「孬」字可以形容。

歷年來台灣每一次降稅,都是這一群或賊或孬者胡整出來的。就拿這次證所稅四修來說吧,如果認為IPO課稅要廢、如果像洪秀柱陣營所言要再降證交稅、如果認為個人綜所稅邊際稅率高到大家都要做假外資、如果認為法律尚未上路就要「三年四修」、如果認為遺贈稅該降、營所稅該降、豪宅稅該降,那麼至少至少,勇敢地講出來台灣究竟要調「升」哪一種稅率?台灣究竟要怎樣才能提升租稅負擔率?台灣如何才能擺脫財政赤字?台灣的公共投資經費要怎樣才會增加?這些論述,一個字都不敢講,只敢順應著那些利益團體調降單一稅率的呼聲,不是孬是什麼?

台灣政壇還有一類壞人,就是當初在自己手上把國家弄得烏煙瘴氣,如今拖了三、四年解決不了,從所謂「先求有、再求好」的宣示,變成「先上車、再棄養」的災難。

 

這些國家大官,面對自己一手炮製的慘劇,居然也能不吭聲、不道歉、不插手。單獨主張降遺贈稅的,是蕭萬長、劉兆玄;單獨主張降營所稅的,是吳敦義;單獨弄出一個詭異的證所稅第一版的,是陳冲。當然啦,主導通過這些爛法律的總統、核心立法委員,現在大都沒有換人。他們聯手把台灣的稅制一步步推向懸崖,面對立法院即將「四修」的證所稅,他們居然還能臉不紅氣不喘地四處露臉,那就呈現出台灣政客的本色了。這些政客,台灣人民絕對不要忘記他們。
(本專欄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誰讓台股變成紅色大鱷獵物?

2015-12-31

提高遺贈稅「回饋努力 少獎勵機運」

2015-06-11

一齣租稅公平的荒誕劇——從大戶條款看政府的笨思惟

2014-12-25

莫讓稅改 變作建成圓環式的改革

2014-03-06

林全:盲目妥協將落入改革失敗陷阱

2012-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