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對岸是朋友還是敵人?

朱敬一

名人專欄

984期

2015-10-29 16:50

對中國,不能經濟過度依賴,但也不能「不相往來」;兩岸政策要有更多選項,千萬不能再以「全面開放」或「全面封閉」來思考。

最近政壇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你接不接受九二共識」?當然背後的隱藏邏輯是:若不接受「一個中國各自表述」,表示是某種形式的台獨,所以講來講去,逼問「接不接受九二共識」,其實背後還是間接地逼迫「統獨表態」。


我相信絕大多數台灣人都同意,台灣將來的國家取向,要由兩千三百萬人共同決定,因此台灣的選擇,必然是要經過某種民主程序。依據諾貝爾獎得主艾羅(K. Arrow)的論述,這個共同決定是一個「社會選擇」(social choice),既然要經過民主程序做「社會」選擇,那麼特定政治人物「個人」偏好,哪有那麼偉大?總統也好、行政院長也好,他們的任務不是要把自己的統獨期待加諸人民、影響人民,而是要確保人民可行遂基於自由意志的社會選擇。


經濟學家分析選擇行為,重點通常不在偏好,而在選項集合(feasible set)。每個人的偏好其實是思想自由,沒什麼切入點可分析,但選項集合的大小、改變,卻是影響最後選擇改變的關鍵。所以,如同此次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Angus. Deaton 所指出,人民消費行為改變的關鍵,不在於他們的偏好,而在於他們在外在環境變動時選項集合的擴大或縮減。將此論點投設到台灣的政治取向,我認為好的政治領袖的任務,應該是要不斷擴大兩千三百萬人未來做選擇時的選項集合。


以香港為例,近年來他們最大的經濟收入就是觀光,且中國觀光客占大多數。像是這樣單一而高度依賴的經濟架構,當然就會使得香港面對中國時選項極少。萬一香港七百萬人集體做了某個令老共不爽的選擇,在經濟結構單薄脆弱下,非常容易遭老共反制,進而動搖原本選擇的基礎。


香港之例演繹了「經濟過度依賴」之弊,但我們也不能太過簡化反面推理,得出一個「不要與中國大陸往來」的結論。純粹就兩岸經濟實力而言,有他漲我消、他我平行、我漲他消三種可能變化。如果「不理會對岸」有可能導致我們最不願意看到的情況(他漲我消),那就要慎重思考了。無論如何,許多的兩岸政策,我認為都可以用「是否擴大未來選項集合」的角度,來思考利弊取捨,而不是在「全面開放」與「全面封閉」兩個極端中間挑一個。


電影《 教父》 中的經典台詞,有以下這一段。老教父馬龍白蘭度對小教父艾爾帕西諾說:接近你的朋友,更要接近你的敵人。如果你是統派,請看前一句;如果你是獨派,請看後一句。當然,「接近」的目的,就是要讓將來的選項集合擴大。

延伸閱讀

狂歡派對過後……

2021-01-06

台股驚見「萬五」行情!「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台灣」 老謝:疫情飆升帶動股市的狂熱

2021-01-07

交往9年,醫生男嫌女友月薪5萬窮...醫師學長忠告:有能力讓你「不想努力」的阿姨,絕不是笨蛋

2021-01-11

美國葫蘆裡賣什麼藥? 克拉夫特訪台一夜翻盤 專家分析:其實有利台灣

2021-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