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資本市場「消風」的這三年

台灣資本市場「消風」的這三年

謝金河

名人專欄

985期

2015-11-05 11:40

證所稅三年多的實驗,一事無成,但這個重傷台灣的爛攤子,誰來收拾,誰來負責?
這才是身為台灣人的悲哀!

財金三巨頭──央行總裁彭淮南、財政部部長張盛和、金管會主委曾銘宗十一月二日赴立法院財委會報告,面對爭議很久的證所稅是廢是修,立委們要求他們三人表態。

 

其中,金管會主委曾銘宗表示,證交稅已內含證所稅,他贊成廢除證所稅;接著央行總裁彭淮南也點頭,表示多年前財政部長在立法院答詢時,也說過證交稅內含證所稅。


只有一向喜歡用個案式的烏賊戰法硬拗的財長張盛和反對,這回他說將來股市好轉,股民賺很多錢,又有人主張要課證所稅,再度展現稅官只看稅收,不看國家競爭力的自我心態。這場立法院財委會的財金三巨頭表態大戲,最後似乎是主張廢掉證所稅的占了上風,也給了十一月立法院財委會面對證所稅的廢或修,提供了初步的民調基礎。

 

紫光強勢 台灣產業界大為震驚

 

今年國人開始感受到資本市場式微,經濟萎縮的壓力,此時紅色供應鏈的壓力又鋪天蓋地而來,特別是這幾天,紫光集團宣布取得力成二五%股權,又以「但求所有,不求所在」,表示想與聯發科合併共同挑戰高通。一向有「半導體土豪」之稱的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甚至在台灣放話,要求台灣開放晶片市場,否則中國也將限制台灣半導體相關產品的進口。


紫光展現超級強勢姿態,讓台灣產業界十分震驚,因為紫光集團先前曾挖走聯發科晶片研發大將袁帝文,之後又挖走台灣DRAM產業大將高啟全,台灣的人才一個個被挖走,若是像力成、聯發科也被併了,那麼台灣從七○年代在竹科建立的半世紀半導體基業,很可能被中國新興半導體勢力接收。當然也有人說打不過就融入它。

 

但是,台灣產業界已強烈感受到有一股「待宰羔羊」的味道,中國新興的土豪挾巨資而來,台灣發展了幾十年的核心產業正面臨被併吞的命運,背後的關鍵正是資本市場。


三年前,大家都沒聽過「紅色供應鏈」的字眼,為什麼現在「紅色供應鏈」這個字眼響徹雲霄?原因是中國資本市場起來了,中國高新科技產業從資本市場快速壯大,他們股價大漲,拉高了市值,擴大了本益比,不但取得融資方便,進口設備,挖角人才,及展開海外購併都有加成的助力,關鍵是從二○一四年逐漸崛起的中國股市牛市。


相反地,台灣在三年前卻陷入了一場公平正義的泥淖,用證所稅僵死自己的資本市場,我們重新回到原點,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財政部財政健全小組的十六位委員投票,一致通過「資本利得課稅,列稅改優先法案」,此時的財政部長是劉憶如,後來劉憶如在爭議中辭去財長,由行政院長陳冲找來已退休的張盛和接手,六月四日立法院財委會審理行政院版,立法委員修正動議版、民進黨版、許添財版及親民黨版五個版本,到了七月二十六日財委會動用表決,以八比五強行通過證所案;當天國民黨黨鞭賴士葆強調,「先求有,再求好。」又說能走多遠,就走多遠,這個影響深遠的證所稅方案,就如此草率用表決的方式強行通過了。


七月二十五日,總統馬英九在立法院強行表決通過證所稅方案後發表談話,他說:「復徵證所稅代表台灣社會朝社會公義願景邁出重要一步,是租稅史上重要的里程碑。」他又強調新版證所稅,除量能課稅,簡政便民外,還「得可償失」,更重要的是朝向社會公益原則上,大幅減少對經濟和股市的影響。


這個馬總統標榜台灣社會可邁向公平正義之路的最重要稅改,後來印證是一場災難,因為證所稅造成的資金外流,股市交易量萎縮,造成政府平白損失近千億元的證交稅收入,同時股市交易量萎縮,本益比下滑,進而使台灣企業競爭力下滑,台灣經濟陷入空前困境。


同時為了彌補流失的證交稅收入,立法院不久又祭出對富人課稅的「富人稅」,一千萬元淨所得者最高稅率從四○%提高到四五%,股利所得抵扣減半,再加徵二%的二代健保附加「稅」,這條富人稅對高所得者課稅,幾乎阻斷了高階人才回台服務之路,加速人才外流。
 

證交稅

當局看待證所稅,態度昨是今非,但資本市場已經元氣大傷。(攝影/陳俊銘)

 

擺爛三年 終於到了攤牌時刻


眼看著證所稅對股市造成負面影響,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立法院又通過一個條款,廢除八五○○點條款,決定散戶不課稅,大戶條款一五年元月施行,但是大戶出走造成台股壓力,立法院財委會又在一四年十二月十八日決議緩議三年,大戶條款延至一八年再施行。這可以看出證所稅從一二年七月踏出第一步,就從來沒有成功過,也就是先有了,但從來沒有好過,但是一大群挾公平正義改革為名的學者專家,臉皮拉不下來,證所稅才擺爛三年多,如今終於要到了攤牌的關鍵時刻。


馬總統這個先求有、再求好的「公平正義使者」證所稅,現在看起來如同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的翻版,假如,國民黨自己不修,正好給目前當選總統呼聲最高的蔡英文上任後的「見面禮」,證所稅將面臨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相同的命運。


二是公平正義的荒誕戲碼,證所稅標榜的是「公平正義」,但卻凸顯了更大不公平、不正義,因為證所稅只課本國人,不課外國人,同樣是在股市交易的投資人,硬被分成兩種人,一種是外資,分離課稅二○%,本國人則課重稅,外資不課證所稅,本國人要課:外資不必交二代健保附加「稅」,本國人要交;外資股利所得分離課稅二○%,本國人則併入綜合所得稅,最高稅率接近五○%。同樣是市場參與者,證所稅卻把市場分成兩種人,外資輕稅,本國投資人課重稅,於是有辦法的本國人把錢匯到境外,再回台搖身變成外資。


很多上市公司老闆親口告訴我,每天都有財富管理人員上門,要為他安排變身外資的服務,政府網開一面,結果很多魚群從破網流出,知道變身的有錢人,可以從容享受低稅賦,反觀守法的人卻遭受重稅懲罰。

 

證交稅

 

不公不義 稅制漏洞讓台灣錢外流


馬總統說的「公平正義」從來未兌現過,而且,他讓社會要求公平正義的聲音全面化,例如勞工與軍公教人員待遇不平表面化,年金改革也到了正面對決地步,還有領一八%的,政府一年補貼八一五億元,馬總統揮舞公平正義大旗下,這些不公平、不正義,一個一個被凸顯出來。


第三個是證所稅扭曲了資本市場運作,讓台灣更無力,台灣的金融帳連續二十季外流,淨流出新台幣六.六兆元,股市的交易量萎縮,除了政府損失唾手可得的證交稅外,股市周轉率連續三年不到一○○%,股市周轉率下降,本益比壓縮,本來股市是提供企業籌資發展最重要後勤支援,這三年,台股只靠外資撐住幾檔大型權值股,像台積電、大立光、台達電等,大多數個股成交量、本益比偏低。


而證所稅壓抑台股三年,正好遇上中國引導民間進入股市,滾滾資金洪流進入股市,上證單日成交量一度逾一.二兆人民幣,深圳股市交易量也達九千多億人民幣,深滬股市單日成交曾創約兩兆人民幣的空前紀錄,也就是一天成交量超過新台幣十兆元。


中國股市展現資金大行情,也讓相關企業本益比大幅拉高,今年中國國務院全力推動﹁互聯網+﹂及中國製造二○二五,體現在創業板,一度大漲到四○三七.九六點,一年的漲幅最高達一.八倍,平均P/E更高達上百倍,很多標榜高新企業,本益比都在五、六十倍,或六、七十倍,有了高本益比,中國企業向外拓展版圖能量大增,這次「侵門踏戶」的紫光股份,一九九九年上市,前些年紫光股份股價都在十元人民幣上下,去年開始大漲,並且在國家隊賦予半導體整合與購併任務,從併入展訊與銳迪科後,股價開始大翻身,今年紫光一度大漲到一三九.五元人民幣,即使最近拉回百元人民幣,紫光股份仍享有一三三倍P/E,這對照聯發科只有十幾倍P/E,台灣的企業當然處在挨打的狀態。


台股的低本益比原本是優勢,現在紅色供應鏈襲來,立刻變成壓力,特別是中國發展半導體產業及扶植蘋果供應鏈,這兩大群組現在都處在大壓力圈中,今年日月光展開惡意購併,拿下矽品二五%股權,這次紫光入股力成二五%,可以看出紫光在半導體產業的雄厚企圖心。其實在一四年,當紫光開始購併展訊的時候,股價約十五元人民幣上下,那時候紫光市值不過二十億人民幣,如今變身成為二○○億人民幣的企業,當然購併實力大增。


中國政府用國家隊的力量全力扶持資本市場,壯大企業實力,不論籌資、購併都展現打世界盃的雄心壯志;反觀台灣卻打著假公平、假正義的招牌,不費吹灰之力弄死自己。這三年來,資本市場早已奄奄一息,表面上,台股一度登上萬點,但那是馬政府照顧下的「外資」大戶創造的,本國投資人早已死傷殆盡。證所稅遺害之大,一位重量級企業家憤憤不平地說:「張盛和槍斃一百次也賠不起!」


馬總統的民調從證所稅到油電雙漲,從此聲望與支持度一落千丈,去年九合一大選,國民黨慘敗,明年初總統大選,國民黨參選人民調仍遠遠落後。最近國民黨參選人指出證所稅、油電雙漲及十二年國教三大政策大失人心,他主張全面廢掉證所稅,可見財經會計出身的他,已看出證所稅傷害台灣之大。

 

消風三年 台灣打殘資本市場


我把證所稅稱為台灣資本市場「消風」的這三年,這三年影響台灣太大了,台灣把自己資本市場打殘了,偏低的本益比,正好讓中資挾高本益比直撲而來,這好像兩軍對戰,我方先打殘自己,開城門讓敵軍前來屠殺一般,真不知執政的人腦筋在想什麼?


這次紫光董事長趙偉國前來,他既威脅又利誘,軟硬兼施,我們的產業只能看著辦,漢微科董事長許金榮說:「打不過就融入」,聯發科的蔡明介也說:「不謀而合」,看起來,台灣花半世紀搭建起來的半導體產業大軍,未來在一兩年之內,可能逐漸融入中國的版圖,我們從證所稅、富人稅一路走來的荒唐稅改,可能是催化產業走向熄燈盡頭的催化劑。


證所稅三年多的實驗,一事無成,但這個重傷台灣的爛攤子,誰來收拾,誰來負責?這才是身為台灣人的悲哀!


政治人物

延伸閱讀

台灣亟待一套合身的新稅制

2017-09-07

租稅的藥力!林全內閣必須有新思維

2016-06-09

誰讓台股變成紅色大鱷獵物?

2015-12-31

一齣租稅公平的荒誕劇——從大戶條款看政府的笨思惟

2014-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