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毛治國:台灣移民政策需要換腦袋

賴若函

名人專欄

988期

2015-11-26 10:57

去年九合一選舉後,

行政院院長江宜樺為執政黨敗選負責下台,由副院長毛治國接棒。

一年過去了,毛治國推出哪些政策,為國家帶來哪些改變?

《今周刊》專訪毛治國,談這一年來的施政重點。


(攝影 · 林煒凱)
 
Profile 毛治國
出生:1948年
現職:行政院院長
經歷:行政院副院長、交通部部長、中華電信董事長
學歷:麻省理工學院運輸管理博士、成大土木工程系 
 
一年前的十二月八日,毛治國從江宜樺手中接下行政院院長職位,在總統馬英九執政後期,帶領台灣社會向前行。明年一月中新任總統與新國會產生後,毛內閣即將進入看守狀態,在這有限的施政時間與空間下,「為年輕人找出路、為老年人找依靠、為企業找機會、為弱勢團體提供有尊嚴的生存環境。」是毛治國標舉的四項施政重點。

在上任一周年前夕,毛治國接受《今周刊》專訪,談他的政策思惟與重點,以下是訪談綱要: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過去一年來,您的施政重點為何?

毛治國答(以下簡稱答):當時接這項工作就知道挑戰性很高,雖然,理論上是二○一六年五月二十日卸任,但一月就大選,我真正能用的時間只有一年。這樣短的時間,大家所關切的問題這麼多,而且是從九合一選舉結束,銜接到下一個選舉,難度很高。

談因應人口老化
全面鬆綁僑生移民 大增新住民預算


接任後兩周,我去立法院報告,過去一年來所作所為都是扣緊當時說的那四句話,「為年輕人找出路、為老年人找依靠、為企業找機會、為弱勢團體提供有尊嚴的生存環境。」很多都是先做起頭,希望讓台灣發生結構性的改變,以後順勢做下去。

問:台灣最迫切的結構性問題是人口老化,在這方面,施政如何因應?

答:台灣少子化、高齡化,這兩年是轉折點,接下來工作人口(指十五歲至六十四歲的勞動力人口)每年減少十八萬,是人口結構上的重大質變,許多公共政策的思惟也要因此換腦袋。比如說,移民政策。

過去,開放移民是台灣的禁忌,認為可能影響就業,這個對台灣比較陌生和敏感,所以我先推動僑生、外籍生的移民,預計今年十一月底全面鬆綁法令。

以往僑生、外籍生畢業後想要留在台灣,必須先回國工作兩年,其實等於把他們趕走了,但這些人是我們最缺的年齡層,不該把他們趕走。所以我們把兩年的門檻拿掉,兩千人(指僑生及外籍生)留在台灣的目標快達到了;十一月底前,勞動部會把薪資的限制(編按:過去僑外生留台工作資格,必須大學畢業、有兩年工作經驗,月薪四萬七九四一元以上)也拿掉,短期內以五千人留在台灣為上限。

問:台灣也有愈來愈多的新住民,政府如何讓這群人更能在此安身立命?

答:目前外配、陸配第一代有五十萬人、第二代有三十五萬到四十萬人,加起來近百萬人。現在的新生兒中,四個有一個是新住民第二代,政府需要系統性去協助他們。第一代要幫助他們融入社會,而第二代有多元文化的先天本錢,尤其東南亞是我們將來主要進軍的市場,有這樣的語言和血緣,是很好的優勢。

我們有俗稱「外婆橋」的「新住民火炬計畫」,在寒暑假時,讓新移民第二代回到母親的故鄉學習語言文化,讓台灣下一代保持多元化,甚至變成台灣競爭力的一部分。今年下半年,我成立新住民院級協調會報,兩個月開一次會,多規畫了十億元預算,作為各部會推動政策的資金後盾,有需要就從中動用,每年盡可能維持在十億元水位。

談鼓勵青年創業
修法放寬新創公司募資限制


問:台灣年輕人普遍對未來缺乏信心,政府如何為年輕人找到出路?

答:現在的年輕人,有相當比率想自行創業,因此,創造有利於創新創業的生態環境,是政府必須做好的事。

依國發會(國家發展委員會)歸納,發現這一塊有幾個問題:法規不健全、資金籌措不力、國際連結不足。所以我們第一件下手的是法規,《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在五月三日施行,開放第三方支付,這是電子商務很重要的基礎。

接著是讓有技術和有錢的人更容易結合,今年六月立法院三讀通過《有限合夥法》,並於《公司法》中加了閉鎖型公司專章,放寬新創公司募資限制。過去新創公司礙於法規,都跑到英屬開曼群島設立,現在法規健全,會讓那些公司考慮回來。

其中,閉鎖型專章開放股東人數五十人以下、非公開發行的股份有限公司,每股價值、股東的權利義務可以不同;這個想法原本和《公司法》正面衝突,後來我們找到用另設專章的方式解決問題,規定只要在公司章程裡,把權利義務講清楚即可,未來中小企業都可以轉化成這個模式。

 
(整理:賴若函)

談推動產業轉型
成立專案小組 業界不必單打獨鬥


問:在產業政策上,是否也有因應創新經濟的新作法?

答:全球都在講創新經濟,我們希望讓台灣在世界地圖上變成亮點。台灣有個優勢,ICT(資通訊產業)基礎很好。過去,新創公司若有好的點子,或許都能拿到幾百萬美元的投資,但遭遇的問題是產品做不成,很多案例後來拉到台灣來,我們有足夠的技術,在幾周內做好。

「快製」,就是台灣的特殊優勢,競爭者是中國深圳,但他們對智慧財產權尊重不夠,因此台灣仍是全球數一數二可以把創意轉化為創業的地方。現在我已責成工研院作為台灣的創新快製媒合中心,有案件進來,他們媒合,這些也是很重要的開始。

一方面要讓台灣社會轉型,帶動有潛力的新創事業,一方面是為了年輕人的出路,這也是在為ICT產業找到出路。

問:今年以來,台灣出口明顯不振,從產業轉型來說,政府有何長線作法?

答:台灣是海島型經濟,中小企業直接做出口約十幾趴(%),另有三十幾趴(%)是做出產品後賣給大廠再出口,有一半以上中小企業仰賴出口;出口做不好,台灣就垮了。過去最主要的出口產業是ICT,ICT的終端是消費性電子產品,但這類商品的生命週期越變越短。要產業轉型,基本上就是要擺脫(生產)零組件的宿命,這時系統化產品變得非常重要,透過產業連結,讓產業加值,整個思惟就是「生產力四.○」的十年計畫。

其中,重要的是「彈性生產」,把過去少量的自動化,進一步升級變成智慧化,讓生產線和消費市場直接對話,過程中,就能創造新興商機。我們已成立專案小組,讓產業界不要單打獨鬥,也讓台灣有不同的產品出口。這是新的帶動,需要一點時間,但我們先在整個產業界放火,現在,這把火差不多也燒成一些氣候了。
 
今年六月,毛治國(中)宣布將「生產力4.0」定為台灣產業轉型的國家策略,鎖定九大產業,以10年為目標。
(攝影 · 劉咸昌)

談加入區域組織
對外「求同存異」 對內「化異求同」


問:台灣經濟的重要隱憂之一,是在國際整合當中被邊緣化,馬習會之後,台灣加入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及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等區域經濟組織是否樂觀?

答:國際談判成敗不在對方,而是自己。自己的態度和內部是否有共識,決定人家對我們的接納度。我常說,對外必須「求同存異」,但是對內必須「化異求同」。

過去,世界沒有貿易壁壘的障礙,只要努力就有市場;但今天沒有這樣的環境,如果我們想進入人家的市場、卻不讓對方進來台灣的市場,後果就是走不出去。我們要想清楚,台灣是否有條件來賭氣。

加入TPP對台灣人來說是「must」(必須)、不是「choice」(選擇),美國的立場是要進口他們含萊克多巴胺的豬肉才行,我們必須想辦法克服這個問題。努力的方向有兩個:首先,是「說服對方」,找出「不能開放」的更充分理由;另外,就是在內部做好各種因應準備。

問:整體而言,你過去一年的施政心得感想為何?

答:台灣有很多被各界高度關切的問題,都是短期難解的結構性問題。

就像高鐵財改案,只是一個相對較小的結構,也幾經波折才在今年獲得解決;如果沒有前面醞釀的過程,我不可能在這一年找到解方。至於其他更大的問題,複雜程度在我眼裡就像一道道「聯立方程式」,像是貿易開放、缺電、缺水、年金改革等,要解決,需要時間,也需要共識。

在我可以做事的一年內,有一些成果,但很多都是起頭,希望未來能夠順勢走上對的方向;至於其他結構性問題的改變,也是台灣未來終將順勢面對的課題。
 
 

延伸閱讀

神秘樂隊、僱傭兵...日產前CEO完美大逃亡,上演真人版《刺激1995》,他的下一步是復仇?

2020-01-02

未來10年小年夜都放假!行政院保證:就算政黨輪替也不變

2020-01-09

林郁方復仇失敗!林昶佐成功連任中正萬華區域立委

2020-01-11

向左走?向右走? 全球經貿新局下的台灣新曙光

2020-02-11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