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荷蘭病的變形

黑傑克

名人專欄

994期

2016-01-07 14:04

大調整通常也表示大機遇。當下除了思考是不是在趨勢轉折點之外,還要小心,往往在轉彎時震盪最厲害。

國際油價大跌的後遺症一一顯現,資源出口國的財政有隱憂,資源類公司紛紛出現巨虧,巴西、俄羅斯等國的匯率與國債連番下挫,石油礦砂公司的債券評等被打到垃圾級。因此,當我們在倒數看煙火之際,有一群人在豪華辦公室裡,憂心能不能平安度過農曆春節。
 
某個商品價格波動影響到一國經濟政策,在歷史上屢見不鮮。不到半個世紀前的第一次能源危機,荷蘭得利於海裡的油田與天然氣,採用大手筆的財政政策,而且荷蘭盾也大幅上揚,造成內需消費繁榮,可是出口與工業卻衰退的矛盾現象。等到油價下跌,虛幻的繁榮消失,那些免費午餐當然也就沒了。
 
國土內有天然資源是上帝的恩賜,但是這禮物不能隨便浪費,不然會受到懲罰。荷蘭病不是荷蘭一國的特產,任何依賴資源的經濟體都有可能染病。前幾年因為「賣土產」嗨翻天的巴西與俄羅斯,最近就病情嚴重。荷蘭的鄰居挪威,也碰過同樣問題,他們在九○年想出「主權基金」這個工具來調節必然會有的循環,把出售資源的錢,放到基金裡,轉投資到可以再生的項目中,例如股票與不動產。這些基金不像礦產,挖完就沒了,可以年復一年產生收益,化解這代人享福,遺留破碎環境給後代的矛盾。
 
這套方法現在普遍被資源國採用,特別是中東產油國,枱面上與枱面下的金額,都非常龐大。這種等級的資金如果要調整,不管是短期技術性調整,還是長期資產重分配,都會對市場造成重大影響。當下,我們正在經歷這樣一場調整。
 
上一次荷蘭的荷蘭病發作,國際油價大空頭的起跌段,從石油危機的每桶四十美元,跌到世紀轉換時的一桶十多美元。照這比例,現在油價修正幅度已經達標。現在的油價,除了中東某些高產的油井之外,已經低於大多數地區的開採成本。雖然成本區不是底部的保證,可是新產出應該是衰減,有利於供需達到新的平衡。
 
我要強調的不是油價底部浮現的時機,而是產油國的賣壓即將結束。上一次油價下跌趨勢中,中東油國並沒有出現嚴重的財政赤字,而且那段時間還是全球最主要的軍火買家,顯示口袋的深度。
 
這兩個月市場出現較大修正時,媒體就會歸咎於主權基金處分持股,這已經是眾所皆知的常識。金融市場的習慣,當一個觀念被普遍接受,往往就是反轉的時候。應用在這個議題,現在該思考「主權基金賣壓是不是已經結束」這個命題。
 
大調整通常也表示大機遇。當下除了思考是不是在趨勢轉折點之外,還要小心,往往在轉彎時震盪最厲害。已經跌破變動成本的商品,照理說有腦子的經營者都該退出才對,偏偏在這個時候殺紅眼,往往要再快速大跌,才會觸底。
 
這個謹慎的態度,也適用在台股指數。
 

延伸閱讀

立委建議春節固定休9天 蘇貞昌:考慮除夕前就放假

2019-02-16

原來「素食」也能拚外銷?他用素食漢堡征服西方人的胃竟被百事可樂相中

2019-02-22

大同旗下企業又一家倒地!華映淨值轉負股票面臨下市命運

2019-03-27

瘋狂又如何?NIKE 廣告翻轉定義:「那就告訴他們,瘋狂的女人多厲害」

2019-04-01

5天斷2國,邦交國只剩15個》如果台灣一個邦交國都沒有,會發生什麼事?

2019-09-20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