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稅改重點不在證所稅上

朱敬一

名人專欄

1009期

2016-04-21 11:23

高財富族群在股票交易資本利得上是否有特殊優勢?計算的結果顯示並無特別優勢,換言之,考慮租稅改革時,似乎不必對證所稅特別執著。

二十幾年來,台灣一直在討論「要不要開徵證券交易所得稅」。但是這個議題對於租稅正義、分配公平到底有多重要?好像從來沒有人認真探討過。


過去幾周,我在《今周刊》探討不同財富組家庭的土地增值所得,發現越是有錢人,其土地增值所得占綜合所得的比率越高。如果土地增值稅的稅率偏低,就表示我們的稅制提供富有者更便利的避稅管道,這當然是不公平的。


同樣的邏輯,我們也可以分析高財富組是否在「股票交易資本利得」方面有特殊優勢,如果有,我們就有理由積極規畫證所稅;反之,則犯不著執意課徵證所稅。


財政部對於每人的各檔股票,每年都有一個時間點的資料──即除權交易日的持股。這個資料由證交所提供,是為了課徵股利所得。由於一年只有一個時間點資料,我們沒有辦法計算同年之內的交易所得。但是這應該影響不大,因為研究顯示,其實一年內交易次數越多的人(短線),通常其資本利得越低。因此,用年資料看長期持有,似乎更能了解高資本利得者的行為。


我們有二○○三年迄今的每年除權日持股資料,但是每人手中可能有幾十種股票,每種股票買進的時間不一,要怎麼計算其資本利得呢?股票管理再複雜,也還沒有生產線上的存貨管理複雜。每種原料、半製品存貨,都是不同時間進貨的,因此在計算工廠每季每年損益時,會計人員都得在「先進先出」或「後進先出」的假設下,計算損益。


同理,我們也可以在先進先出、後進先出的假設下,計算每種股票買賣損益。這個工作看起來困難,但是在電腦程式輔助下,也只是幾小時的工作。


計算結果是什麼呢?我們發現,不論是先進先出或後進先出,富有者在股票資本利得方面,都沒有比中位數財富者有什麼特別優勢,他們股票資本利得比率沒有特別高;換言之,富有者並沒有股票交易面的系統性不公平。我們考慮租稅改革時,似乎不必對證所稅特別執著。
(本專欄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大安、信義...天龍國房價怎麼都跌不下來?專業包租公:我從來不敢想第一間房就要買在台北市

2020-03-30

明天就職典禮 陳其邁:會邀韓國瑜出席

2020-08-23

日名產「東京芭娜娜」甜又難吃?他一語道破台人「錯誤又衝突」的飲食習慣

2020-10-21

網整理台中捷運沿線景點...麥當勞、肯德基都入榜 「這兩站」直接被備註荒涼!

2020-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