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產能過剩的GDP有何用?

產能過剩的GDP有何用?

謝金河

名人專欄

1010期

2016-04-28 10:50

儘管中國一直強調,中國不會實施歐美的量化寬鬆政策,但實際上從信貸量擴張來看,中國不但有QE,而且比歐美更寬鬆。

以「綠叢林!商業新秩序」為主題的二○一六年中國綠公司年會,四月二十二日在山東濟南舉行,邀請前中國國務院總理朱鎔基之子、中金公司前總裁朱雲來,參加民營企業金融化發展的圓桌會議,他批評當前各國央行政策,大量印鈔票救市,全是過剩的GDP(國內生產毛額)有什麼用!這一席話說中了全球經濟當前的重點。

 

朱雲來在論壇中表示,現在系統性的投資過剩,應休養生息減少投資,宏觀政策需要改革,不能僅靠貨幣增量來解決經濟問題。如果當下存在的產能過剩及結構調整問題,可以用錢來解決的話,早就解決了,他呼籲全球央行不要東救西救,那是擾亂市場機制的。


朱雲來也談到中國房市、股市的問題,他看股市,說指數是市場行為,不能當成政府的業績指標,股價指數與豬肉、白菜一樣,是市場的反映,如果用行政力量干預,往往適得其反。朱雲來強調,中國已進入市場化,不能再用計畫思惟去控制市場,他說:「用一萬億(兆)就想救三十萬億的市場?」這是無效的。


談到中國房地產,朱雲來也警告中國房地產供應嚴重過剩,目前全國待售住宅七億平方公尺,在建住宅四十億平方公尺,這個供需失衡現象,至少七年才有可能解決。他話鋒一轉說,要解決現在系統性投資過剩,應休養生息減少投資,不能單靠貨幣供應量來解決問題。


這些觀點與我在過去一年來的看法,十分相近。換句話說,全球經濟單靠央行採取的各項手段,例如降息、QE(量化寬鬆)、負利率,甚至用直升機撒錢是沒有效的。今年日本加入負利率行列,不但沒讓日圓繼續貶值,日股大漲,反而資金逆著日銀總裁黑田東彥預期的方向跑。日圓一度升值到一○七.六五,日本股市一度暴跌三千多點。

 

中金前總裁朱雲來對中國超發貨幣、投資過剩憂心忡忡,提出預警。(圖片來源/CFP)

 

歐、日實施負利率  經濟越救越慘


現在喜歡走偏鋒的黑田又準備採取更激烈行動,日銀可能推出負利率貸款,也就是日本政府直接向日本央行發行債券,政府取得資金就用來減稅或增加開支,效果等同央行搭直升機向人民撒錢,假如日銀果真如此,那麼日銀很可能成為全球第一個登上「直升機撒錢」的中央銀行。


日銀會不會成為全球第一隻白老鼠?黑田東彥在國會聽證會上直接表示不會,不過黑田喜歡「出其不意」,誰也沒有把握。黑田在元月二十九日推出負利率,不但沒有救起日本經濟,反讓日本經濟更加雪上加霜,日圓大升值,也讓TOYOTA、UNIQLO等大企業吃下不少匯損,負面評價排山倒海而至,這也使得黑田這次要不要「直升機撒錢」,顯得猶豫不決。


從歐洲實施負利率,到日本央行實施負利率,經濟並沒有因增加貨幣供應量好轉,反而未見其利,先受其害。歐洲剛完成一份調查,八九%受訪的銀行表示,央行政策並無助銀行改變過去六個月的貸款額,僅七%認為有助增加放款,問題在有八一%的銀行認為,負利率導致銀行淨利息收入減少,銀行業反成負利率最大輸家。調查顯示,去年第四季,歐洲十五家大型銀行,九家盈利下滑,六家出現虧損,當然影響股價。


但是負利率造成信心的下滑才是關鍵,負利率不但無法提振大家對央行振興經濟的信心,反而讓大家保有更多現金,降低消費;於是央行動作愈大,民眾的信心愈低。這正是朱雲來批評的「東救西救,亂了市場機制」的現象。

 

中國企業負債規模達臨界點


這種靠信貸救經濟的手法,中國在二○○八年四兆元人民幣救市,便留下後遺症,這也是朱雲來強調減少系統性投資過剩,減少投資、休養生息的本意。最近投機大鱷索羅斯又有唱衰中國的言論,他認為中國企業負債規模已到達一九九○年日本泡沫戳破時的警戒線。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中國第一季債務總額攀升到GDP的二三七%新高,經濟學家警告,債務居高不下,中國爆發金融危機的風險將升高。很多個別產業都出現債台高築的問題,像是山西七大上市煤企集團,到去年第三季負債金額高達一.一五兆元人民幣,已相當山西省全年GDP。金融業負債比超過八○%,煤企倒債風波迭起,銀行也成了受災戶。到去年底止,山西銀行業不良貸款總額已達八八一.六五億元人民幣,年增加一二三.六二億元人民幣。

 

最近國際信評機構標普將中國評等從「穩定」轉為「負向」。從兩個數據來看,二○一六年第一季的社會融資規模總量是六.五九兆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增加一.九二兆元人民幣;另一個指標是對實體經濟的新增貸款達四.六七兆元人民幣,也比去年同期增加一.○六兆元人民幣。這兩個數字都創了歷史新高,比起金融海嘯後的四兆元人民幣救市,有過而之無不及。


儘管中國政府一直強調,中國不會實施歐美的量化寬鬆政策,但實際上從信貸量擴張來看,中國不但有QE,而且比歐美更寬鬆。今年首季,中國總融資規模增加三○%,銀行新增貸款也成長二五.三%,人行稱銀行新增信貸雖是歷史最高水平,但資金都流入實體經濟,如果更具體來看,這些流入實體經濟的貸款,其實是流進了房地產市場。

 

中國經濟成長  靠「樓市、信貸」撐盤


今年第一季中國樓市火爆,尤其是深圳、上海、北京一線城市房市十分火熱,新增個人住房貸款也創了歷史紀錄,個人住房貸款新增一兆元人民幣,年增四三○九億元人民幣,也就是說在四.六七兆元人民幣的新增貸款中,有超過二○%流入了房地產。而房地產企業獲得的資金則有三分之二與銀行貸款有關。

 

今年第一季房地產開發企業到位資金三一九九二億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增一四.七%,也就是說中國新增貸款中,說是流入實體經濟,其實是流向房市。一兆元人民幣的房貸總量,創下二○一○年人行開始公布金融機構貸款以來的最高紀錄。如果拿全年數字來比較,一五年全年新增個人住房貸款總數二.六六兆元人民幣;再從總的餘額來看,個人購房貸款總餘額是十五.一八兆元人民幣,年增二五.五%。


而截至三月底為止,房地產開發商貸款總餘額五.二二兆元人民幣,年增一三%。這些數據證實了中國經濟在首季回穩,GDP成長六.七%,房地產復甦是貢獻GDP最大功臣。
朱雲來強調中國經濟過度重視「數字」,除了股價指數外,GDP數字的膨脹,地方與中央數字的「打架」現象,會比去年還要更嚴重。

到四月二十五日為止,中國三十一個省市自治區,已有二十八個公布第一季GDP,其中有二十四個省分GDP成長遠高過全國平均的六.七%,排行第二十五的上海,正好是六.七%。成長率高的西藏、重慶、貴州都超過一○%,雲南、江西都超過九%。
 

這種地方經濟成長的總量超過全國總量,在中國一直以來都是如此。去年第一季地方公布的GDP加總起來,比全國總量多二四○五億元人民幣,今年增加的經濟總量可能還會更大。但各省經濟高速成長是否代表中國經濟軟著陸?恐怕也未必,因為這是靠「樓市、信貸」組合在救經濟。

 

▲點擊圖片放大

 

▲點擊圖片放大

 

減少投資才能救頹勢  但恐造成大失業


今年首季,中國股市表現欠佳,但房市卻欣欣向榮。以廣東為例,商品房銷售首季成長六四.八%,中國樓市從一線炒到二線,房地產熱絡也帶動建材價格的上漲,像今年來營建用的螺紋鋼價已大漲五七%,營建活絡造成鋼材突然缺料,上海螺紋鋼期貨合約在四月二十一日成交二.二三億公噸,比中國四年的生產量還多,這個現象也造成中國熱錢從股市、債市轉向商品市場。


靠房地產拉動的GDP成長並不實在,房地產會衍生債務及泡沫問題。況且,樓市反彈只會對實體經濟的擠壓加大,房價一直上升,不但壓抑了消費,投資者加大槓桿炒房,一旦吹爆,恐怕是中國經濟的災難,這是中國須提防的陷阱。


去年中國引資入股,造成股市狂飆景象,去年深圳股市從二兆元人民幣左右成交量快速攀升,到去年六月創下三一五六.九八一點的天價,成交量也放大到十六.五四兆元人民幣的天量。上證狂炒到五一七八.一九一點,雖然沒有突破○七年的六一二三.六六九點,但創下合計一.九九四八兆元人民幣的超級天量,也很嚇人。中國股市市值一度突破十兆美元,但去年六月資金槓桿引來了中央監管,結果泡沫調整迄今,今年深滬股市成了全球最弱勢的市場,深滬股市跌幅在全球名列前茅。


今年炒股的資金變成炒房,深圳房市成為全球最火熱的市場,深圳房價在首季平均每坪換算成台幣竟高達新台幣七十五萬元,這是世界級的房價。眾多資金從股市逃離,繼續在房市逐利,讓中國經濟充滿高度不確定性。


朱雲來強調僅靠貨幣增量不能解決經濟問題,現在應休養生息,減少投資,其實是很精闢的看法。一六年的世界經濟,可看出央行救經濟的角色正在淡化,因為即便利率降成負數,也無法讓實體經濟好轉。今年以來,油國一度減產讓每桶油價站上四十美元以上,中國協議鋼品及燃煤減產及重組產能,這才是扭轉經濟頹勢的正本清源之道。


只是減產及重組產能會讓更多工人失業,造成政治不利的問題,全球政治領導人擔心流失選票,仍有所忌憚,這是眼前全球經濟的兩難抉擇。

延伸閱讀

區塊鏈「內需幣」解套全球經濟

2016-06-23

救經濟,新思惟?黑田與習近平大不相同

2016-05-19

金融業的苦日子會很久!

2016-04-21

德拉吉的火箭炮

2016-03-17

放驚飛 捏怕死——中國經濟進入動態微調階段

2009-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