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談學界生態

朱敬一

名人專欄

1011期

2016-05-05 09:37

中央研究院評議員多數是院士,但在「九袋長老」面前,幾乎沒有發言權;
學界的惰性與腐敗,確實需要不被拘束的力量才能夠挑戰。

這一次中央研究院院長選舉惹出不小的風波,外界迭有批評。一位朋友說:你們評議員六十餘人,大部分都是大院士,怎麼這麼容易「被一兩人操控」?我不知如何回答,而且自己「開口說話應該跳海」,也不敢對外說。只能講兩個故事,讓外界了解學術界的生態與無奈。


十幾年前某日,中央研究院為楊振寧先生過八十歲生日,許多學界超級大老都來共襄盛舉。我時任中央研究院副院長,應該是在場唯一的非自然科學家。那次餐會兩個多小時,與會者都極為安靜,幾乎沒人大聲講話。


楊先生音量極小,可是只要楊先生一開口,在場所有人都聚精會神聆聽,深怕錯過了什麼人生大智慧。餐後我問某院士:你們怎麼那麼怕楊先生,treat him like a king?他半開玩笑地回答:Oh, no, he is not a King; he is the God。


學界對於諾貝爾獎得主這一級的尊敬,就是如此不可思議。而且即使同是諾貝爾獎得主,其間還有大、小之別。楊振寧應該是超級大尾,其所受尊敬真的接近God。


第二個故事,是某次中研院院士選舉。數學家某甲被提名,但是被另一位超大尾數學院士反對。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丁肇中先生一向坐在第一排,十幾年來我很少看過他發言,那天他舉手輕聲問到:「除了某甲,請問我們今年的候選人,有幾位是美國XX學院院士啊?」主席回答「一位」,丁先生又輕聲說「謝謝」。


結果,討論就此結束,現場再也沒有人囉唆,這位候選人也高票當選。我當時還奇怪丁先生為什麼提這麼不痛不癢的問題,事後回想,才知道那就是學界大老的表態。


中央研究院有三十幾位當然評議員,大部分是研究所所長,另外有三十六位選任評議員,大部分是院士。這些人即使在平常人眼中已經算是武功了得,但是在九袋長老面前,卻幾乎沒有發言權。所以外界批評得很對:中央研究院確實需要引進一股「不完全受學術界生態拘束」的力量,才能夠挑戰學界九袋長老的惰性與腐敗。


(本專欄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熬過6年低潮,趙心綺讓台灣珠寶走向國際:人生就像積木,要不斷的堆疊,才會成就今天的高度

2020-02-27

路易十三 凝聚時間和工藝的傳世「巨」作

2020-03-26

多數人投資不賺錢,只因犯了這錯誤!股災多存44張第一金,從巴菲特「棒球理論」領悟存股致富術

2020-06-23

動作慢、學不會總遭開除⋯這個憨兒用職人精神,揉出另類暖心月餅

2020-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