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資本市場的異常訊號

台灣資本市場的異常訊號

謝金河

名人專欄

攝影/鄒保祥

1017期

2016-06-16 17:11

新政府上台,對岸不斷放話威嚇下,台股仍挺得住,但成交量卻不見了!財政部更拋出「兩稅合一」圖利富人之說,反而助長大戶避稅、出走,資本市場正發出異常訊號。

股票市場經常被拿來當成經濟的櫥窗,因為股市的漲跌背後代表了國家經濟榮枯、產業實力,甚至是人心向背的指標。台股在這次台灣第三次政黨輪替中,也扮演了這個角色。

在蔡英文總統五二○就職大典之前,中方不斷透過管道放話,說蔡英文假如不回到一個中國,認同九二共識,兩岸可能「山搖地動」,股市就在這個威嚇中,投資人不斷退場,到五月十三日加權指數一度跌破八○○○點大關。所幸,五二○當天,蔡總統穩健的表現,讓大家鬆了一口氣,台股逐漸找回失去的信心,加權指數在外資大力加持下,又漲到八七五四.八二點,與三月中旬的最高點八八四○.七五點遙遙相望。

不過,股價回來了,成交量卻不見了。我們發現有幾個異常訊號,一是成交量在蔡總統就職後大幅度減少,從五二○迄今,台股只有五月三十一日出現過一天逾千億元的成交量;今年以來到六月十三日為止,台股有一○六個交易日,其中只有九個交易日成交量逾千億元,這絕對不是正常現象。

 

小英

台灣資本市場陷入低量惡性循環,未來新政府如何改革稅制,影響十分深遠。


新低量風暴 「殭屍股」群起


台股陷入新低量風暴,也造就出眾多的「殭屍股」。今年以來,每天「零成交」的個股漸多,每周成交量不到十張的個股常超過一百檔,五月成交不到十張的殭屍股高達一三三檔,占上市櫃比率達一成左右,零成交或成交量很少的個股漸增,也代表這些殭屍企業已喪失登錄資本市場的基本條件。

台灣的資本市場缺乏退出機制,以台灣五三三四億美元的GDP(國內生產毛額),要承載一六○○家上市櫃企業,看來相當有難度。

台灣的資本市場缺乏完整的下市配套機制,像是很多的飯店股、餐飲股。例如,六月十三日亞都飯店只成交一張,老爺酒店成交十張,餐飲的天蔥成交四張,易飛網成交三張,這些公司上市跟下市簡直沒有兩樣,台股是該面對下市機制的時刻了。

台股第三個訊號,是市場結構出現重大變化。市場自然人比重到五月底降至四七.七%,但是機構投資人外資占三五.三%,投信占一七%,外資加投信占市場比重已上升到五二.三%,散戶比重首度降到五成以下,全球股市逐漸機構法人化,這原本是十分正常的現象。

但是台股一向以散戶比重高、高週轉率、市場活潑著稱,在九○年代台股上萬點的時代,散戶比重高達九成,台股在一九九○年加權指數一度漲到一二六八二點,當天成交量曾創下二六四二億元的空前紀錄,當時上市公司還不到三百家,居然有如此天量,這是散戶螞蟻雄兵的力量。

九○年代,台灣高科技產業崛起,一九九六年台股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一開始,台股只有五○%權重,到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起,MSCI分三階段將台股權重加到一○○%,從此,揭開外資新時代,外資成為台股一股崛起的新力量。像今年以來到六月八日為止,外資買超台股五十四.八九億美元,在亞太地區除日本外,台灣是亞洲最大吸金國。

今年台股指數看起來表現強勁,主要是靠外資加碼大型權值股,例如,外資買超第一名的台積電,股價最高漲到一六六元,市值達四.三兆元,外資持股比率高達七八.五四%;今年整合矽品成功的日月光,外資持股比率也高達七七.九三%;台達電也有六八.三二%,其他如鴻海、廣達、仁寶、聯發科、大立光等台灣競爭力最強的企業,幾乎都成了典型的外資企業,而這些企業每年分配的股息股利,也多數由外資囊括。這些在台灣上市的企業,股利多數被外資拿走,關鍵是不平等的稅負制度。

《聯合晚報》六月九日證券版頭條標題寫道:「大戶棄權息賣壓恐出籠」,關鍵是「除權息旺季到,股利扣抵稅額減半……」這則新聞背後,道盡了台灣股民的辛酸,也是台灣股市自然人比率逐漸減少的關鍵所在。


扭曲的稅制  新政府訴諸民粹更勝前朝


同樣在市場參與除權息,卻有完全不同課稅方式,像台積電今年配發六元現金,總共配出一五五五.八億元股息,外資可拿走一二二二億元,這些股利只要按二○%分離課稅,也就是外資繳完二四四億元的稅,即可匯出九七八億元。

此時內資又有兩種課稅方式,像機構法人、壽險大戶,依公司營利事業繳納一七%的稅率即可,但本國自然人,不管未來台積電有沒有填息,股利所得必須併入綜合所得稅,所得淨額超過一千萬元的人,適用最高稅率四五%,再加二代健保補充保費二%,然後健全財政方案兩稅合一抵扣率減半,這樣的名目稅率超過五○%,同樣的除息,外國人及機構投資人會欣然參加,但高所得自然人一定棄息,最後股市遊戲規則決定股市的生態。

有實力的大戶人家,一定會想辦法變成外資;沒有變身成外資者,則參與國外股市,像台灣的金融帳連續二十三季淨流出,今年第一季達一八九億美元。此外,國人購買海外證券淨流出二一二億美元,同樣參與股市投資的人,不同身分課不同的稅,最大關鍵是二○一二年「健全財政方案」上路後,把兩稅合一抵扣減半,讓本國人與外國人稅負落差極度拉大,於是外資比重逐年上升,本國自然人比率逐漸下降。

論戰多時的「兩稅合一」,是一九九八年在邱正雄當財長時通過,當時,很多公司保留龐大盈餘不分配,於是將企業已繳營業稅及個人股利所得兩稅合併可以扣抵,兩稅合一的精神是企業已繳稅,個人股利所得可抵減,現在這個制度,又被質疑圖利富人。

最近財政部拿出二○一三年委外研究,指出兩稅合一扣抵變成有錢人的避稅管道,例如個案一年賺三千萬元的人,每年平均股利所得超過二千萬元,兩稅合一後,股利所得可全扣抵,每年扣抵稅額逾千萬元,自實施兩稅合一以來,每年流失七三四億元稅收;而所得淨額五十萬元以內,扣抵稅額不到一萬元,結論是兩稅合一圖利富人。

這份報告極度挑撥階級意識,用數字把階級極端化;其實台灣的綜合所得稅有級距,像五十萬元股利所得的人,可能免繳所得稅,或稅率適用六%,當然扣抵金額少,高所得者適用最高稅率四五%,扣抵金額大,兩稅合一上路十六年,為什麼這幾年爭議大,是因為稅改太過民粹,財政部任意修改遊戲規則,像財政部的兩稅合一每年「流失」七三四億元的字眼,那是極盡挑撥的能事。

我一再重述,租稅是經濟活動最重要的遊戲規則,稅制最重要貴在公平、合理,今天主其事的人,從不檢討本國人、外國人稅負怎麼差這麼多,卻天天挑撥階級對立意識。一二年馬英九總統民調支持度突然跌停板,就是因為從證所稅到健全財政方案,讓台灣經濟活力盡失,於是國民黨輕輕鬆鬆丟掉政權。

現在蔡總統的新政府才剛上路,財長訴求民粹比國民黨時代有過之而無不及,未來兩稅合一扣抵可能拿掉,原本期待政黨輪替改革的人發現,原來這些不合理稅制不但沒有改善,反而更加變本加厲,股市的量縮只是剛開始的冰山一角。


新生態浮現  富人避稅、大戶棄權息全面化


假如按照目前財政部稅改方向走下去,資本市場可能開始出現一些新生態。

首先是避稅行為全面化,去年富人稅上路,很多人對政黨輪替仍有期待,如今幾乎不必抱希望,很多人將名下持股賣掉,甚至過去一些未上市股票因為證所稅要課稅,如今證所稅拿掉,未上市股票也可進一步處分,也有一些人把個人名下持股移轉到個人投資公司,也有人在一○%的遺贈稅下,大規模移轉財產給子女。

二是股市大戶棄權息全面化,市場出現外資、機構法人買進,市場大戶棄權息的現象。在這個生態下,個人投資比率還會續降,外資比重會拉高,而有稅負優待的外資將決定台股多空命運,但是過度把命運交給外資也有風險。

六月十五日,中國A股三度叩關MSCI揭曉,假如成功加入,台股權重還可能繼續被調降。這些年台股成交量萎縮,本益比壓縮,除了外資買超一線科技股外,台股邊緣化跡象已越來越明顯,A股假如順利加入MSCI,台股壓力會更大。

再來是財政部用重稅課股利所得,一般本國自然人會逐漸式微,有的轉戰外國股市,有的變身外資,還有參與ETF(指數股票型基金),本國人在股市影響力會越來越小。假如,扣除外資及ETF,本國投資人正常成交量約在二百億至三百億元之間,這個低量一定承載不了一六○○家上市公司。

還有大家都棄息,台股最後除了外資法人鎖定籌碼,讓台積電等股價站在高檔,讓指數好看外,台股將進一步淪為賭場化,大家只在乎短線差價,企業籌資也會越來越困難。

九○年代台灣高科技產業能快速崛起,散戶的力量正是扶持科技新貴的最主要動能。如今,這股高科技創業風潮在中國全面展開,台灣對高薪所得的人課重稅,正好把高階科技創業人趕向對岸。而投資意願退潮,台股量縮,本益比拉低,也正好給像紫光這樣的企業,來台廉價購併的好機會,資本市場在民粹稅制蹂躪下,難有再起的機會。

空前減資潮 績優公司也樂此不疲

相較九○年代台灣如狼似虎般的創業風潮,台灣今年還出現空前減資風潮,除了一些淨值不到十元的問題企業要減資,很多績優公司也要減資。像國巨去年減資二○%;智寶、奇力新連續兩年減資;穩懋去年減二○%,今年減三○%;去年EPS(每股稅後純益)八.○四元的光纖大廠光環,也減資三○%;全新光電減資二五%;通路商宇瞻今年減資三分之一;華新科連續減資兩次,一次是一八.○二%,今年是七.五%;電動代步車廠必翔今年也減資二六.九%……。

為什麼減資大家樂此不疲?因為減資完全不用繳稅,本來資本市場是要給大家籌資的,現在卻變成減資風,大股東把錢還給股東,這是稅制在扭曲資本市場,小英總統假如對資本市場的異常完全無感,我可以預言,台灣經濟未來四年的發展,恐怕會很坎坷!

 

延伸閱讀

台灣亟待一套合身的新稅制

2017-09-07

進擊的稅改 如何解三大問題?

2017-01-19

租稅的藥力!林全內閣必須有新思維

2016-06-09

股息課重稅 資金一去不復返

2015-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