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冤案殺人 誰才是魔鬼?

冤案殺人  誰才是魔鬼?

郝廣才

名人專欄

1038期

2016-11-10 13:39

一六四二年二月十四日,美國東北部康乃狄克州有一頭母豬,生下一隻畸形的獨眼小豬;小鎮人民為求心安找出凶手,指控是工人史賓塞強姦母豬,使他成了無辜冤魂⋯⋯。

知識就是力量,那無知呢?無知不但有力量,而且是可怕的力量,毀滅的力量。

一六四二年二月十四日,北美康乃狄克州的「新天堂殖民地」,出了一件怪事。一頭母豬生下一隻小豬,全身無毛,更畸形的是,小豬只有一隻眼睛,長在臉的正中間。獨眼小豬出生後一下就死了;但很多人認為發生這種怪事,一定是魔鬼在作祟。那魔鬼在哪兒呢?

生下獨眼小豬的母豬,好好的兩隻眼睛,和牠交配的公豬,也是兩隻眼睛,所以獨眼小豬不是這隻公豬的種。而鎮上所有公豬全是兩隻眼睛,所以母豬懷的惡種不是豬的,那是誰的呢?

鎮上有個傢伙叫史賓塞(George Spencer),他只有一隻眼睛,有一隻戴的是玻璃假眼珠。全鎮只有他是獨眼龍,八成是他強姦了母豬,所以生下了獨眼小豬!

 

荒謬偏見 工人無辜被吊死


你說這是什麼鬼啊?不,這叫遺傳學,當時認為很「科學」。而且母豬的主人叫韋克曼,豬是向勃朗寧買的,而獨眼的史賓塞正好是勃朗寧的工人。


還有,史賓塞是禿頭,獨眼小豬全身無毛;他從不上教堂,只有被主人強迫才肯翻《聖經》;他信仰如此薄弱,一定會受魔鬼擺布。

況且他不是第一次幹壞事,他曾在波士頓因為竊盜受過鞭刑,然後才跑來「新天堂」。全鎮的人,包括動物,只有他一個人獨眼,那不是他幹的好事,是誰幹的呢?


史賓塞被抓起來,治安官用「瀆神」的罪名起訴他。

這時史賓塞被告知,如果他肯認罪懺悔,就會得到寬恕,從輕發落;如果死不認罪,反而可能會被判死刑。史賓塞怎麼辦?之前鎮上有個男人猥褻孩童,認罪後被判鞭刑,打了幾鞭了事。史賓塞想,他就算認罪,也不過是猥褻豬,比猥褻兒童要好多了吧!頂多給打幾鞭。再說他只是個卑微的工人,也沒錢請律師,怎麼講道理呢?這些人也就是要找個人出氣,乾脆認罪算了,免得搞成死刑,那就白死划不來。

於是,他認罪。按當時的司法程序,得有兩個證人才能定罪。治安官也按程序,頭號證人就是史賓塞自己,有他的自白。二號證人就是獨眼小豬的屍體。結果史賓塞被判了死刑,這可是有陪審團哦!史賓塞這時想翻供,來不及了,反而被認定死前還說謊。一六四二年四月八日,史賓塞被法庭吊死,認定被他強姦的母豬也被殺死。

絞死史賓塞的人們是壞人嗎?罪惡是少數人的故意?還是整體社會的同意?現在出事了,一定要有人負責大家才能心安,社會才能在正常的軌道運行。如果找不到凶手,凶手沒有伏法,那就失常,社會不能正常。

你說這是古代,現在不可能有這麼離譜的事。真的嗎?一九八五年《DNA鑑定法》出來後,光美國就發現三百多件重大冤獄。未來科技再突破,回頭看今天,是不是也與我們看史賓塞母豬案一樣,搖頭驚呼呢?

 

漠視證據 讓真凶逍遙法外


史賓塞被吊死,只是因為人們無知嗎?更多的是偏見吧!就算以十七世紀的知識,也不能說人豬交配能生豬吧?那有兩隻眼睛的豬,是不是也可能是兩眼完好的人強姦母豬所生的呢?

絕大多數冤獄,不是因為證據錯誤,而是明明證據不足,明明存在有利於被告的證據,但法庭不採信,社會也漠視,所以造成不可彌補的錯誤,也讓真凶逍遙法外。美國因DNA鑑識而發現的冤案,有一半真凶後來又犯案。

台灣在一九八二年有一件呼醒寰命案,被抓的疑犯張銘傳被判多次死刑。警方找不到凶刀,叫他自己畫一把,所以「鐵證」是「紙刀」。又出現一件「凶褲」,張銘傳穿上去,褲管離地十幾公分,那時候又不流行七分褲,他殺完人還把褲子換了,丟在現場……。這比判死史賓塞又高明到哪裡呢?台灣現在才要通過《DNA鑑定法》,又會發現多少起冤案呢?

這一大堆冤案為什麼多半冤沉大海,被我們遺忘?因為我們一心只想快快抓到罪犯,並且藉著處罰來重整道德秩序,這種報復性的期望和圖苟安的心理,壓過了我們對公平正義的實踐。這不是幾位法官有問題而已,是整個制度殘酷的默許!


如果有發現大量冤案,那我們的司法就真的進步了!如果沒有,就跟洪仲丘案一樣,現在還是「黑畫面」,那新法又白立了!

 

冤獄

延伸閱讀

從16年冤獄到原諒一切 徐自強給司法的一堂課

2017-08-31

川普煽火 五少年冤獄41年

2016-12-22

18年的冤獄 誰才是魔鬼?

2016-09-08

抗癌醫師 張豐年用證據力為台灣奔走

2011-04-21

大立光9年官司和解落幕 先進光董座高維亞第一手告白:那一天,我關起門來痛哭!

2021-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