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買遊艇享樂,不如拿它救人!

買遊艇享樂,不如拿它救人!

郝廣才

名人專欄

1040期

2016-11-24 17:20

蔚藍海上一件難民的舊冬衣,讓正在度假的卡特蘭波內一家,決心投入海上救援,賭上傾家蕩產的風險,二○一四年八月二十五日,救援船「鳳凰號」正式成軍。

如果你發現腳下的天堂再下層就是別人的地獄,你怎麼辦?是趕快跑開,另找一個天堂,還是投進地獄,拯救別人離開?

二○一四年八月二十五日,「鳳凰號」在義大利地中海下水,通常新船下水是敲香檳,鳳凰號是灑聖水,由神父祝禱。這是因為船主信仰特別虔誠嗎?答案是這是艘特別的船,特別的救難船。


怎樣特別呢?這要從二○一三年七月說起,來自美國的卡特蘭波內(Christopher Catrambone)帶著妻女租了一艘遊艇,要在地中海玩三個禮拜。他們從馬爾他出海,中途在義大利蘭佩杜薩島停留。當他們離開那天,卡特蘭波內的太太蕾吉娜看見海上漂來一件米色大衣。
 

富商全家遊 驚見難民舊衣


蔚藍的海水漂浮一件舊衣,實在破壞美景。而且他們在過暑假,天氣溫暖,卻有一件冬裝,是怎麼回事?遊艇的大副高奇說:「那不是海上垃圾,那是曾穿在難民身上的大衣,她一定是想過海到蘭佩杜薩島,結果她搭的船沉沒了!」高奇曾在馬爾他軍中擔任搜救隊長,「有一次,我看著一艘載滿難民的船翻覆,船上二十九人,多數不會游泳。我看得到他們驚慌張大眼睛,快速下沉,但我卻搆不著他們!」

卡特蘭波內想:「我坐著遊艇度假,但在同一個地方,卻有人死亡,我的天堂就是他們的地獄,不是嗎?」

卡特蘭波內原本在紐奧良,但○五年卡崔納颶風摧毀了他家。他因此搬到加勒比海的聖托瑪斯島,隔年開了專做戰地保險的公司。他祖父是義大利移民,所以他休假跑去義大利尋根,認識了蕾吉娜,兩人相戀結婚,他把公司搬到義大利,因業務成長,再移居馬爾他。

這次出遊,沒想到會碰上這件大衣,雖然沒看到難民,但後來的假期一直在想這件事。三個月後的十月三日,蘭佩杜薩島附近海上,發生難民船翻覆,三五九人罹難。接著十月十一日,馬爾他附近又發生船難,死了三十四人。這兩次船難直接撼動他們夫妻,簡直一閉上眼就看見那件海上的大衣。而他們發現所有國際慈善團體,都著力難民上岸後的安置。反而在逃難最危險的渡海階段,沒有組織幫忙。


海上難民救援隊

▲卡特蘭波內夫婦成立「海上難民救援隊」,守護冒險渡海的難民。

 

於是他們成立「海上難民救援隊」(Migrant Offshore Aid Station,簡稱MOAS)。先花八百萬美元買了一艘長四十公尺、吃水四八三噸的拖船,把船改裝成高科技設備的救難船,取名「鳳凰號」(Phoenix),附掛兩艘高速艇,並有兩架裝配紅外線鏡頭的無人機,可在夜間偵查。他們特別請馬爾他退役的海軍將領當船長,組成十七人搜救隊,一四年八月二十五日這天正式成軍。


五天後,鳳凰號就在利比亞外海,遇上一艘滿載小孩的船。船身大量進水,船上小孩不會游泳,怕得哭喊。鳳凰號及時趕到,救起大人小孩,一共三五八人。

 

資助救命船 不惜傾家蕩產

 

首次救援後,才兩個月,就有十次救援行動,共救起三千人。這六十天花費高達二五○萬歐元,不算救難,每月開支最少四十五萬美元(約新台幣一四三一萬元),他們等於是傾家蕩產在投入,但蕾吉娜說:「錢花光再來想辦法,可是人命沒了,就找不回來了。」

他們也讓十八歲女兒在鳳凰號幫忙,她說參加救援,比在學校學到的更多。但也有人說,救難民等於是變相鼓勵他們冒險渡海。卡特蘭波內對此反擊說,置難民於海上不救,才是變相大屠殺。「我有說歐洲國家用毒氣屠殺一百萬人嗎?沒有,我說的是上萬人死在歐洲的門口,我們不願看一眼!」

是的,教宗方濟各首次從梵蒂岡出訪,就是到蘭佩杜薩島來關心難民。他用「冷漠的全球化」來形容,他說:「我們已經習慣他人的苦難,覺得不會影響我們,也不能引起我們的興趣。」


幸好世界有卡特蘭波內夫妻,他們本來活得富裕自在,不救難民也沒人會說不對,但他們無法習慣別人的苦難。他們說:「與其買遊艇享樂,不如用遊艇救人。」

有錢人很多,多得是光明,也多得是黑暗!像川普這樣的有錢人,別說漂浮大衣,就算成堆屍體也不會打動他們。只有嚇到他們想築高牆,把不想看見的擋在牆外。而像卡特蘭波內夫妻,即使地獄在牆外,他們仍會想拆開高牆,打開一道門。因為他們明白地獄如雜草,牆再高也擋不住。築牆不如鋤草,把地獄變花園!

延伸閱讀

比童屍照更駭人 裘莉揭露敘利亞煉獄真相

2015-09-10

不願冷漠 富豪夫妻救三千海上難民

2015-05-07

啟航吧!海上的移動城堡

2014-12-25

用愛救回瀕死的城市

2014-02-13

跟著航海狂去流浪

2020-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