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川普開啟的新金融戰場

川普開啟的新金融戰場

謝金河

國際瞭望

1044期

2016-12-22 14:35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除了牽動全球金融市場,他在Twitter上頻頻放話,試圖挑戰「一中框架」; 中國面對巨大的房市泡沫危機,再加上人民幣貶值的資金外逃壓力,是未來全球經濟主要格局。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與小英總統一通電話,掀起陣陣漣漪,中國解放軍中將,前南京軍區副司令王洪光,揚言要在二○二○年前後統一台灣,川普當選,兩岸危機不斷加深,已經到了一個臨界的爆發點。王洪光暗示,台灣的下一步就是琉球化。


幾乎在同一個時間,中國海軍一艘軍艦在菲律賓蘇比克灣外海,扣留了一個美國海軍的水下無人探測器,川普立刻在Twitter上回應這是「偷竊行為」。中美雙方及台海似乎「戰雲密布」,危機步步升高,其實有形的戰爭只有震懾人心,真正的戰場在金融。從川普在十一月八日當選美國總統迄今,全球金融市場,包括股市、匯市、債市,全都出現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而且這個變化,似乎牽動下一個世界霸權爭奪的線索。
 

台灣股匯市老齡化,背後潛藏危機

 

首先是川普讓全世界資金出現乾坤大挪移,川普當選的第一周,美債單周淨流出八十一.九三億美元,新興市場債也淨流出六十六.三五億美元,從新興市場股市淨流出的資金逾一百億美元,而美國股市出現三一四.三億美元的資金淨流入,熱錢從債市、新興市場股市往美股跑,這是川普當選後迄今最顯著的效應。
 

二是美元指數呈現超強走勢,這一周美元指數最高來到一○三.五六點,寫下十四年新高,這是全球匯市半世紀來,最重要的一個新變化。
 

由歐元、日圓、英鎊占比八一%的美元指數獨強,也代表歐元、英鎊、日圓的走低,這一周日圓最低來到一一八.六四,歐元寫下一.○三六新低,英鎊雖未再破底,但仍然疲弱,這當中歐元持續走低,看起來美元兌歐元一比一的時代可能提前達陣。而最大贏家可能是日本,一六年一月二十九日,日銀總裁黑田東彥祭出負利率,希望讓日圓再趨貶,但是日圓不貶反升,一度升破一百日圓關卡,這次日本政府什麼也沒有做,只靠川普「吹吹氣」,日圓居然急貶到一一八.六四,讓安倍政府喜出望外,而且帶動日本股市大漲,從一六一一一.八一點大漲到一九四三九.九七點,急拉二○%,成為全球表現最搶眼的市場。
 

除了歐元、日圓外,亞洲貨幣都呈現重貶狀態,最顯著的是人民幣急貶到六.九五九兌一美元,今年以來,在岸人民幣(CNY)累積貶值六.六三%,遠遠超過去年全年的四.五%,中間價的累積跌幅也達六.五八%。
 

其他亞洲貨幣也都呈現重度貶值狀態,其中星幣急跌到一.四四九一,馬幣創下四.四七七一新低,泰銖一度見到三十六.○一,印度盧比一度重挫到六十八.八八,杜特蒂當選總統後的菲律賓披索更見暴跌,披索貶破五十關卡,最慘見到五十.四二九,全球貨幣最處變不驚的,恐怕是新台幣。
 

川普當選這一天,新台幣在三十一.四八,十一月急跌○.六六%到三十一.八○三,如今大約在三十一.九五五,台幣幾乎與港幣一樣,好像釘住美元,這看得出川普當選以來,外資在台灣沒有明顯匯出動作,但是相對日圓大跌,人民幣急跌,韓元也跟著貶值的情況,台灣出口壓力會逐漸升高。
 

若拿日本來對照,八九年日本泡沫經濟吹破之後,日圓起伏很大,股市也跟著起起落落,反而台灣股匯市出現老齡化現象,股市量縮水波不興,除了外資攪動一池春水,內資都作壁上觀,如今匯市也到了毫無波動狀態,除了央行操控匯市的「神力」,台灣經濟背後,似乎潛藏大問題。

 

人民幣

▲人民幣急速貶值,顯示川普還未上任,影響力已經暴漲。(圖片來源/法新社)

 

親俄國務卿若上任,將出現「聯俄抗中」

 

這場股匯市的大波動中,我們幾乎看出川普在一七年當家之後的幾個「要點」,一是俄國與日本成為美國「新同盟國」,這次川普任命從一九九八年長期在俄羅斯工作、石油公司艾克森美孚(Exxon Mobil)執行長提勒森(Rex Tillerson)當國務卿,這顯示川普將改變美國外交戰略,出現「聯俄抗中」的新格局。
 

川普對俄國的示好,最顯著的是俄國出現「股匯雙漲」。去年我們參訪俄國之前,盧布一度重貶到八十五.八六五,如今盧布在六十一.九九九,已經悄悄升值近三成,而俄國股市從川普當選之日的九五六.三六點大漲到一一七○.五一點,也是急漲了兩成,這種股匯雙漲局面,在普丁當家的時代十分罕見,假如美俄關係交好,下一個可能牽動的變化應該是油價。
 

八○年代美蘇軍備競賽,在蘇聯進攻阿富汗後,油價狂跌,造成蘇聯財政吃緊,最後在九一年全面解體,這次提勒森當國務卿,可能使油價結構出現新變化。目前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已協議每日減產一二○萬桶,油價可望持穩在五十美元以上,可能緩步推升,這對俄國經濟有利。最近普丁特別跑到安倍故鄉山口縣泡溫泉,象徵日俄關係正在修復中。雖然「北方四島」問題沒有達成協議,但是日俄關係改善,可能是一個新開端。
 

日圓急貶、日股大漲,有助拉抬通膨

 

川普當選後,他在川普大樓接受安倍首相的道賀,而孫正義宣布投資五○○億美元,為美國創造七萬五千個工作機會,可看出美日關係密切程度。弱勢日圓是日本營造通膨最重要的利器,川普當選日圓急貶,日股大漲,已讓日本開始思考明年升息的可能,再加上二○年的東京奧運題材,日本可能在冬眠三十年後,重新找到新生命。
 

中國則面臨強大壓力,除了人民幣貶值外,美國聯準會(Fed)十二月升息一碼,主席葉倫並暗示明年再升息三次。首當其衝的可能是中國,從聯準會理事會後的聲明顯示,一七年底利率區間的中間值是一.三七五%,也就是每次升一碼,升三次,這立刻讓中國在匯市、債市出現極大壓力。
 

十二月十五日中國國債期貨市場一度出現跌停,為防範債市出現崩盤,人民銀行對十九家金融機構展開中期借貸便利(Medium-term Lending Facility,簡稱MLF)操作,根據統計,今年中國MLF出現爆炸性增長,十一月餘額達二.七兆元人民幣,較去年同期大增二兆元人民幣,而十一月人民幣加速貶值,資本流出加劇,單月外匯占款減少三八二七億元人民幣,到十一月底為止,中國外匯占款二十二.三兆元人民幣,較去年大減二.六兆元人民幣,減幅約一○%。人行擴大MLF操作,大約彌補了外匯占款流失的八成,而在債市巨大波動下,至少有二十家企業取消債券發行。
 

川普當選以來,除了匯市、股市的激烈變化外,債市出現巨大拋售潮,根據美國財政部《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reasury International Capital,簡稱TIC)資料顯示,今年以來,外國拋售美債金額達四○三○億美元,其中中國拋售美債一三九二億美元,到十月為止,淨額為一.一一五七兆美元,創下一○年五月來的新低,中國也把美國最大「債主」地位讓給日本(一.一三二兆美元)。
 

中國減持美債,捍衛人民幣匯率,但卻擋不住資金外流的壓力,例子是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從一.三五%拉升到二.六一%,三十年債從二.一七五%到三.一七一%,連兩年債殖利率都拉高到一.三五三%。債券價格下挫,殖利率拉高,縮小了美中兩國的利差,更誘發中國資金外逃,加大了人民幣貶值的壓力。到目前為止,中國的外匯儲備從一四年六月接近四兆美元的高峰銳減到三.○五兆美元,減少了九四二○億美元,這幾年外匯儲備減少二四%。一般認為三兆美元是一個重要關卡,這也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除了穩房市外,拉人民幣也是重要焦點。

 

人民幣

 

人民幣
 

中國投機性炒房,須嚴防金融泡沫化

 

一般交易員都認為,三兆美元的外匯儲備是人行關鍵的心理水平,如果美元繼續走高,且中國不得不維穩人民幣,中國外匯儲備可能快速泡沫化,這其中若中國再加大一帶一路的投資力道,恐怕重啟當年美蘇軍備競賽的噩夢,快速被掏光外匯。中國今年大賣美債,導致美債殖利率快速上揚,又加大美國利率上揚的壓力,誘發更大的中國資金外逃,也讓今年中國隱隱出現「股匯雙跌」景象。
 

這種股匯市雙跌的國家,菲律賓也十分具有代表性。今年杜特蒂頻頻口出狂言,但是菲律賓披索居然貶破五十元關卡,這是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以來罕見的景象。更慘的是菲律賓股市今年從八一一八.四四點狂跌到六七二二.三一點,成為亞洲最弱勢的市場。在阿奎諾三世的時代,菲律賓經濟空前猛進,杜特蒂繼任,頻頻對美國放狠話,如今「股匯雙跌」似乎暴露了噩兆。
 

川普當選一個多月,從金融市場的反應來看,日本與俄羅斯成為最大贏家,中國與菲律賓是輸家,而歐元大貶,德國股市意外成了贏家,德國法蘭克福指數從一○四○二.五九點急揚到一一四一五.六七點,英國在英鎊貶值助攻下,也從六六七八.七四點漲到七○三八.四三點,匯市貶值增加了出口競爭力,股價出現顯著上揚景象。
 

不過真正重點在川普蓄意挑戰「一中原則」,可能提前讓中美兩大強國展開博弈,這次由習近平總書記親自主持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很明顯為下一個時代定調,習近平強調房地產是拿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就是要讓中國目前的「房地產化」的經濟形態轉型,讓房地產回歸基本的居住功能,而不是投機炒作的賺錢工具,強力嚴防金融泡沫的風險,將防範金融風險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
 

中國面對的巨大泡沫,再加上人民幣貶值的資金外逃壓力,還有產業調整的一連串問題,如何迎接川普當家時代的新挑戰,這恐怕是中國二十一世紀以來最嚴酷的習題。川普出招,習近平接招,這是一七年的全球經濟主要格局。

延伸閱讀

川普變數

2017-01-19

美元的強度

2016-12-01

匯市風雲再起

2016-10-20

全球全面去槓桿

2015-08-27

柏南克震盪!——股、匯、債三市大衝擊

2013-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