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今年才是歐元區的關鍵年!

今年才是歐元區的關鍵年!

謝金河

國際總經

1047期

2017-01-12 17:22

今年是歐洲大選年,德國、法國、荷蘭等國家的大選結果將影響全球金融市場,未來一年,歐元區與歐盟是否步向解體?也許是大家必須共同面對的事。

二○一六年過去了,現在跨進了一七年,歐元區是否步向解體,恐怕會貫穿一整年,世界到底會以何種方式回應?這會是今年金融市場最大的焦點。


多事之秋的德國政壇最近不平靜,準備角逐四連霸,帶領德國走過挑戰的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突然遭到副總理兼經濟部長嘉布瑞爾(Sigmar Gabriel)的政治奇襲,嘉布瑞爾批評梅克爾的難民政策,同時挑戰梅克爾的撙節政策,他批評德國堅持撙節政策,已讓歐盟內部更加分裂,解體已不再是不可能的事。
 

德國〉梅克爾沒當選,恐觸動歐元區解體


嘉布瑞爾公開表示:「對德國而言,哪件事情成本比較高?讓法國赤字增加○.五%?還是讓勒朋(Marine Le Pen)當選法國總統?」他說梅克爾一直不願意回答他的問題,嘉布瑞爾質疑,當法國、義大利的財政紀律出現問題,德國還要獨撐分崩離析的歐盟經濟,並處理難民帶來的內政問題,危機恐一觸即發。


嘉布瑞爾是社會民主黨的黨魁,德國的執政聯盟由基督教民主黨(CDU)、社會民主黨(SPD)及基督教社會聯盟(CSU)共組聯合政府,但社會民主黨與基督教民主黨主張略有不同,嘉布瑞爾的社會民主黨偏好激勵投資市場,但基督教民主黨偏好財政紀律,梅克爾是強烈撙節派的捍衛者,現在擔任副手的嘉布瑞爾出來,恐怕會對準備第四度角逐連任的梅克爾帶來重大挑戰。
 

梅克爾的難民政策一直備受批評,一六年德國收容了八十九萬難民,高居歐洲之冠,德國的部分民眾與穆斯林移民對立,讓德國成為恐怖攻擊的目標。去年底,德國柏林市中心的一座聖誕市集,在十二月十九日發生一輛貨車撞向人群,造成十二人死亡、四十八人受傷的慘劇,這個事件也讓人想到,去年七月法國尼斯發生類似恐攻事件,恐怖分子同樣以貨車撞向人群,造成八十六人死亡,逾四百人受傷的慘劇,這一連串恐攻,重創了旅遊業,法國連羅浮宮去年都出現逾一千萬歐元的虧損,也為歐洲民眾帶來極大心理恐慌與不安。


難民問題已挫傷梅克爾政府九月在地方選舉的選情,梅克爾家鄉的梅克倫堡選前民調僅二二%,只領先反移民的「另類選擇黨」(AfD)一個百分點,但社會民主黨則以二八%領先,德國媒體民調已有逾五○%民眾反對梅克爾連任,梅克爾從○五年十一月執政,已進入第三個任期,過去十一年,她領導德國度過金融海嘯、歐債危機,讓德國國力再達巔峰,她的威望在德國無人能敵,今年如果面臨挑戰,這可能是歐元區解體真正最大的黑天鵝,因為德國才是身繫歐盟及歐元區安危的最大磐石,假如梅克爾有難,那麼她可能是觸動歐元區解體的最大催化劑。
 

一七年歐洲是大選年,先是奧地利總統大選已在去年底前結束,這個被視為英國脫歐後最具指標意義的選舉,結果是綠黨支持的獨立候選人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打敗極右派候選人霍費爾(Norbert Hofer),兩人在選前的出口民調不相上下,霍費爾的反移民立場鮮明,是具代表性的脫歐派,他的敗選讓歐盟成員國鬆一口氣。
 

但是攤開歐洲今年的「行事曆」,幾乎可說是政治年,這個日程包括元月二十二日及二十九日是法國社會黨總統代表初選日;三月十五日是荷蘭大選;到三月底英國要啟動《里斯本條約》第五十條,正式展開脫歐程序;然後是四月二十三日到五月七日的法國總統選舉;五月起德國展開地方選舉,六月十一日是法國國會選舉;然後是九月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Catalonia)舉行獨立公投;最後是九月或十月的德國大選。這個政治排程,一波接著一波,結果會如何?

 

歐洲政治

▲德國副總理嘉布瑞爾(左)就撙節政策與總理梅克爾(右)心生嫌隙,恐怕對正準備角逐連任的梅克爾帶來挑戰。(圖片來源/達志)

 

英國〉駐歐盟大使突閃辭,脫歐增添變數


我們先來看看幾個選區的戰況,第一個登場的是荷蘭大選,這是一七年歐元區最早進行大選的國家,目前的民調顯示,極有民粹主義的自由黨有機會取得三十一到三十七席,而目前擔任首相的呂特(Mark Rutte)領導的自民黨只拿到二十二至二十六席,意味著自由黨將躍升第一大黨,取得聯合執政機率大增。


荷蘭的自由黨強烈主張反歐盟及限制外來移民,這些年受歡迎的程度逐漸上升。一○年成為荷蘭第三大政黨,自由黨黨魁懷爾德斯(Geert Wilders)儘管被法院裁定言行煽動歧視,但三月很可能成為荷蘭首相,讓歐元區出現第一個破口,這是歐元區在一七年的第一張骨牌。
 

接著下來是英國三月啟動脫歐程序,一七年一開年,英國駐歐盟大使羅傑斯(Ivan Rogers)突然請辭,他丟出了一個震撼彈說英國脫歐後的貿易談判,可能需要十年之久才能落實,冷冷將了首相梅伊(Theresa May)一軍,但英國首相立即在二十四小時之內,派任曾任英國駐俄羅斯大使的巴羅(Tim Barrow)來接替他,巴羅被視為是老練的談判專家,具有足夠經驗能協助英國脫歐。
 

英國首相梅伊已堅定主張如期啟動脫歐程序,三月正式啟動《里斯本條約》第五十條,但英國最高法院已判定英國脫歐要國會批准,梅伊上訴,最高法院如果駁回梅伊的上訴,若議員阻撓,將增添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英國也有可能不啟動脫歐程序,或三月就提前大選,這也是歐盟的一大變數,因為梅伊訴求提前大選,取得足夠議員支持,才能啟動脫歐程序。
 

法國〉勒朋聲勢衝高,將複製川普奇蹟?


第三個戰場在法國,法國在四月及五月進行兩輪投票,大打民粹牌的勒朋晉身第二輪選舉已無疑議。目前共和黨的費雍(Francois Fillon)民調領先,但右翼民族陣線聲勢逐漸衝高,如果社會黨與共和黨不能放下成見攜手合作,說不定勒朋可能複製川普奇蹟,在重稅壓力下,法國經濟陷入困頓,社會黨的歐蘭德目前民調剩下四%,創下法國史上最低,已放棄角逐連任。


法國經濟困頓,加上赤字及債務壓力俱增,一六年法國的財政赤字占GDP三.四%,一七年預計將降到三.一%,這也是嘉布瑞爾質疑梅克爾一直主張撙節,用財政紀律約束歐盟成員國的焦點,假如民族陣線五月奇襲成功,歐盟除了德國外,最關鍵的一張骨牌可能倒下,這是歐元區解體最關鍵的一個訊號。
 

勒朋不久前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假如她當選會優先停用歐元作為官方貨幣,但會使用歐洲貨幣單位機制(ECU)與歐元區保持聯繫,勒朋表示如果她入主愛麗舍宮,法國國債會以新發行的本幣來計算,而本幣會與ECU並存,對法國民眾的生活不會發生影響。


勒朋所指的ECU是指一籃子歐洲貨幣,是歐洲共同體國家在一九九九年歐元啟用前二十年間的全國結算單位,ECU當年與歐洲匯率機制EMS(European Monetary System)並存,勒朋的大動作,又會對歐元帶來另一個變數,法國如果右派執政,再下一個是德國大選,梅克爾萬一不能連任,那麼歐元或歐盟前途恐怕滿布荊棘。


這當中還有一個義大利的變數,去年底由總理倫齊(Matteo Renzi)發動的修憲公投遭到否決,新任總理簡提洛尼(Paolo Gentiloni)獲得國會信任投票宣誓就職,新的政府是否能延續到一八年仍充滿變數,若是義大利提前到今年底大選,那麼主張脫歐的五星運動黨(Five Star Movement)很可能趁機取得政權。
 

目前義大利正處在政經困局中,義大利第三大銀行西恩那銀行的五十億歐元發行新股集資失敗,迫使義大利政府緊急通過二○○億歐元的挹注銀行紓困方案。根據歐洲央行統計,義大利十四家大型銀行潛藏二八六○億歐元的不良債權,義大利政府用舉債來的資金為經營困難的銀行紓困,未必穩得住局面。而且新政府的優勢愈來愈小,如今動用巨額公帑為問題銀行紓困更觸怒選民,看起來五星運動應運而起,是遲早的事。

 

歐洲政治
 

美國〉加快升息腳步,歐元、英鎊壓力大


這次歐洲央行(ECB)決議,量化寬鬆(QE)持續運作九個月,但從今年四月起,ECB購債金額從八○○億歐元減為六○○億歐元,意味了歐洲央行寬鬆政策已走到盡頭。此時美國聯準會(Fed)加快升息腳步,美歐息差擴大,加上歐洲今年是大選年,預料歐元區資金將加速流出。目前美歐十年期國債息差拉大到二十五年最大,資金續流美國。


如果一七年歐洲一連串大選,都是賭脫歐派勝出,那麼歐元貶值壓力會更大。一六年歐元從一.一六一貶值到一.○三四,今年歐元兌美元趨近一比一的可能性加大,英鎊則徘徊在一.二的水平。假如川普上任後落實了選前支票,美國經濟走強,歐元、英鎊壓力會加大。
 

不過,從一九九九年以來,歐元區國家勉強共用一套歐元,雖然德國成為最強大的受益者,但是吃不消的弱勢國家會努力尋求出路,歐元區與歐盟解體,也許是大家必須共同面對的事。
 

過去幾年,如果有人聽到歐元區會崩解,恐怕會驚愕到不敢置信的地步,現在可能必須正視歐元區解體的事,梅克爾能不能連任,是歐元區最後的一根稻草。這些年歐洲面臨許多經濟困局,最後都歸結到歐元頭上。從中衍生的民族主義,歐洲懷疑論,和民粹主義運動,都在歐元的問題找到了落腳點。
 

這次川普上台,也許會給歐盟帶來喘一口氣的機會,例如,川普主張大減稅,可能帶動美國經濟的復甦,歐元如果續貶,將助長歐元區的出口競爭力,這個效應如同去年下半年英國脫歐公投後帶動英鎊大跌,反而助長了英國出口造成英國股市大漲。歐元貶值對義大利出口的影響是德國的三倍,美國經濟的復甦,可能有助於實現歐元區的再平衡,正如當年雷根經濟學,讓歐洲站在一個最有利的位置,這次川普上場,說不定又成歐元救星,這也是二○一七年的新變數。

 

歐元資金

延伸閱讀

又飛走一隻黑天鵝!

2017-04-27

希臘的罪與罰

2015-07-09

黑天鵝盤旋歐洲上空—— 面對希臘變天+歐洲QE的撞擊

2015-01-29

歐元存亡殊死戰

2012-05-31

勢不可擋的「國家主義」

2019-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