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股的高點

台股的高點

呂宗耀

股債前線

1053期

2017-02-23 14:46

巴菲特曾四次投書平面媒體,提出影響股價的三項重要元素,從他的觀點來看,現在的資金結構對股市非常有益,投資人對當下台股與經濟走向,應往有利方向思考。

預測股市之後的準確走勢,是非常困難的工作,但投資是錢的輸贏,難做也必須做,本文由工作夥伴邱政緯(一九八八~,台灣大學化學工程所)撰述,再由我細細修訂加註完稿,希望能有助讀者對當下股戰的投資思考。


巴菲特(一九三○~)投資生涯中,只有四次投書平面媒體,談整體股票市場狀況,第一次: 一九七八年於《富比世》雜誌(Forbes)告訴大家道瓊指數相對便宜;第二、三次:九九和○一年於《財星》雜誌(Fortune)告訴大家股市估值偏高的事實,第四次;○九年於《紐約時報》告訴大家他在買股票了。

從七八至○九長達三十一年,巴菲特以他投資前瞻能力,精準地抓到了前後兩次的市場相對低點,也在中間那次的泡沫內容中全身而退。

一六年下半年至一七年初春,他雖沒再投書平面媒體,但他又進場大買航空及蘋果電腦股票(買入九十億美元,占其部位六%),以他的超凡前瞻能量觀察,這個動作非比尋常,值得回顧他的過往,以觀古引今,作為當下的投資思考。

從回顧中發現,六五年到八二年,美國道瓊指數從八七四.一二點到八七五點,完全沒動,但這十七年間,美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翻了四倍,《財星》雜誌五百大企業營收成長了六倍,股市怎會沒動呢?利率(巴菲特將其比喻為重力,其越高,對股價向下的吸力越大) 。

六四至八一年間,美國長期債券利率因通膨惡化而大幅上升,沃克(Paul Volcker)(一九二七~)在七九年被委以重任,接任聯準會主席(七九至八七),大幅調高聯邦基金利率,打擊通膨,美國三十年長債利率在他手上,一路拉升至八一年的一五%,如此高的無風險利率,幾乎打壓了所有其他投資品價值,資金流不進股市,任由股市雖極度便宜(股市市值/國民生產毛額GNP=四○%)但動不了。

於是,巴菲特在七八年第一次投書《富比世》雜誌,告訴大家道瓊指數相對便宜的觀點,縱使之後兩年股市(七九年至八○年)沒有大表現,但最後證明,七八年成為往後,八一至九八年,共十七年的股市年化投資報酬率一九%的相對低點,展現了他超凡的前瞻能量。

七八年後,巴菲特再於九九及○一年投書《財星》雜誌,提出影響股價的三項最重要元素:


一、利率:

他稱為重力,重力的低高,影響股市興衰。

二、美國企業稅後盈餘對GDP的比重:

此比率在高點回落時,都伴隨著經濟衰退,是企業基本面表現指標。

三、股市市值對GNP的比重:

此比率在七○%至八○%間,股市將非常吸引人,超過一○○%,就進入不便宜內容。

從他的觀點回顧,二○○○年底時的美股,情況確實危險,他的超凡前瞻能力再次揮灑,於九九及○一年分兩次投書,告訴大家股市估值已經太高了(現在回顧,證明他又一次的完戰)。

二○○○年股市市值/GDP為一四七%,已超越了他的便宜認定,而當時的利率(重力)為六.六六%,企業稅後盈餘/GDP為四.三九%(無風險報酬的六.六六%利率,超越了高風險報酬的四.三九%,資金大量從高風險報酬往無風險報酬移動,股市活水不見了)。

利率當時雖然相對於十七年前幾乎沒變動,但企業稅後盈餘/GDP卻從約六%降到四.三九%,股市市值/GNP更在二○○○年初觸碰到二○○%高點,到二○○○年底雖稍微下降到一四七%,仍讓巴菲特非常不舒服,所以他這兩次的毅然啟動投書,現在回顧,巴菲特被稱之股神,當之無愧,其前瞻能量無人能及。

兩次完戰後,到了○八年金融海嘯,美股市值/GNP降到七八%,正好進入巴菲特認為非常便宜的點,再加上那時美國十年長債利率已降到二.五二%,而企業稅後盈餘/GDP為四.六一%(高風險報酬的四.六一%,已經超越無風險報酬的二.五二%利率,資金往高風險報酬移動成形),利率下滑,重力減輕,而○八年底美國企業稅後盈餘又比二○○○年時還要好,但是其股價估值只有將近二○○○年底的一半(二○○○年美股市值/GNP=一四七%;○八年降到七八%), 所以他在○九年第四次投書,要大家買進美股,現在回顧,又是大完勝!

從巴菲特過往四次的勝戰內容,回到一七年,現在股市在哪個位置,有風險嗎?

現在美國十年長債殖利率二.四二%(歷史新低),美國企業盈餘/GDP為九%(歷史新高),資金完美地具備了從無風險報酬的二.四二%利率,往高風險報酬九%的流入條件,雖然依巴菲特的認定,美股市值/GNP=一三九%已超越一○○%,不算便宜,但目前資金結構,對股市非常有益,加上盈餘能力相較二○○○年和○八年更加優秀,所以巴菲特從一六年下半年到現在,又啟動大量買進股市動作。

目前,全球股市市值/GNP為九七%,仍在可接受範圍內,相對泡沫期(二○○○年一四七%至二○○%)仍有段距離,而中國為七四%(偏低),日本為一一一%,韓國為八九%(偏低)。台灣則為一七七%(上市櫃總市值除以主計總處對一六年之GDP預測),台股確實不便宜。

但台灣一六年,估企業稅後盈餘/GDP高達一○%,十年期公債利率一.一二五%,充沛資金條件和美國一樣,都是「無風險報酬的利率」太低(一.一二五%),擋不住資金往「高風險報酬」移動(一○%),當下股市的蓬勃,就是這樣結構的終顯,除非結構有變,投資者對當下台股和經濟走向都要往有利方向思考。

延伸閱讀

台股的三次萬點行情(下)

2017-08-03

全球股市依然樂觀

2017-03-02

資產翻倍好時機 六項指標存好股

2016-02-18

細思全球股市估值和經濟展望

2017-11-02

QE催化下的低利率榮景

2017-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