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她曾以肉身擋怪手 如今直搗北農核心

李昭安

名人專欄

1071期

2017-06-29 11:04

這位搞社運出身、原本準備投入彰化溪州鄉長選戰的奇女子,背著紅色背包就北上「打怪」。為何她不怕被貼上政治標籤,進入派系複雜、山頭林立的北農,嘗試在「體制內」推動改革?

吳音寧不愛被貼標籤,但外界總急切要幫她定調「江湖地位」。作家、社運分子、詩人吳晟的女兒、彰化縣溪州鄉公所主祕,這些不同身分標籤,過去如影子般緊緊貼附著她。行事作風頗像現代女俠的吳音寧,最近又多了一個必須花點時間「適應」的新身分: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簡稱北農)總經理。

吳音寧曾催生社運團體「台灣農村陣線」,並以二十五萬字完成《江湖在哪裡?──台灣農業觀察》一書,對台灣農業發展提出深刻反省。

二○一二年,政府準備引溪州鄉莿仔埤圳的農業灌溉用水,讓中科四期使用。時任溪州鄉公所主祕的吳音寧帶頭反抗,率農民發起「反中科搶水抗爭」;面對怪手突襲要強行動工,她更獨自坐在路中央,以肉身阻擋怪手。

健全產銷 避免農民遭剝削

平時講話輕聲、溫柔的吳音寧,只要在抗議場合拿到麥克風、大聲公,語氣立即轉為堅毅、強硬。她以實際行動證明,她不只是一個搖筆桿倡議的作家,更是街頭運動者。

今年五月,北市府、農委會、民進黨三方為北農董事長、總經理人選問題吵翻天。農委會輾轉詢問吳音寧,是否願意被列為北農總經理推薦人選,她想了幾天,抱持著「健全產銷體系,避免農民被剝削」理念一口答應。

不料,六月初消息曝光後,馬上引來有心人士批評,說她和吳晟與民進黨關係好,此一安排有「政治酬庸」之嫌。

還有媒體以《女兒入主北農被轟,吳晟避談棄領十八趴》為題報導,讓吳音寧忍不住發怒:「其他解讀我不在意,但批評吳老師(指吳晟),我真的生氣,這沒邏輯啊!」

六月二十日,北農董事會拍板定案,紛擾多時的董事長、總經理人事終於塵埃落定。當天吳音寧獨自帶著紅色背包,從家鄉彰化溪州北上履新,她決定暫不租房子,先睡在總經理辦公室內的寢室,「希望盡快進入狀況」。

為何吳音寧要如此戰戰兢兢?從中華民國農會總幹事、北農常務董事張永成日前說的一段話,就能窺見北農經營治理有多「棘手」。他指出,北農批發市場非常複雜,員工有搬運工、理貨員、生意人,有的在乎利益,吃檳榔、喝酒的也有,歷屆總經理要「壓得住」。他以此質疑吳音寧:「一般女孩子怎麼跟人家溝通?」

對此吳音寧直率回擊,「難道沒有農婦種田嗎?女人不能參加公共事務嗎?」「女人跟食物關係才大!」

事實上,從吳音寧的成長背景、生命經歷來看,不難理解這位「非典型總經理」為何敢冒險,願意進入派系複雜、山頭林立的北農做事。

一○年吳音寧的表哥黃盛祿當選溪州鄉長,找吳音寧進鄉公所幫忙,她號召農民成立強調有機栽種的「溪州尚水農產公司」,推動「托兒所在地食材供應計畫」,希望改變層層剝削的產銷系統。

吳音寧國中同學、「我愛溪州」團隊夥伴鄭玉妹說,小時候人家說溪州是黑道,她雖無奈但無法反駁。直到鄉長及吳音寧帶著大家做事,加上「護水成功」,農民漸漸覺醒,發現「出面爭取有機會保護家鄉,小蝦米也可對抗大鯨魚。」

吳音寧透露,黃盛祿一四年連任鄉長後,不少鄉親建議她:「下屆換妳(選)了。」但她掙扎不已,不確定能否處理政治人物必須面對的「人情世故」。原本吳音寧和團隊成員討論,為延續改革工作,她已「妥協」決定要投入明年鄉長選舉,沒料到突然出現北農總經理這個選項,打亂原本安排。

有熱情鄉親向吳音寧「獻策」:「妳就一邊當總經理,一邊經營溪州,再回來選鄉長。」但吳音寧堅決告訴鄉親們:「我不可能這樣想,既然做了決定,就要把這份工作做好,不會再想選鄉長的事。」

防弊機制 讓制度公開透明

吳音寧好友、曾任北農董事的「白米炸彈客」楊儒門說,北農股權結構複雜,台北市府、農委會、各級農會、青果運銷合作社、盤商代表都各有股份,要推動改革不容易。但他認為,吳音寧夠強悍,加上北農是「總經理制」,應該還是有做事空間,「至少理貨、拍賣制度,要做到公開透明。」

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表示,北農掌握全國最大果菜批發市場,「拍賣價定了,全台農產品價格就定了。」他相信吳音寧會正派經營北農,建立拍賣防弊機制。

對此吳音寧也有相同想法,她強調,拍賣制度是北農本業,在計算合理盤商利潤後,可思考怎樣依農民勞動力分配利潤。她指出,北農既然有官股成分,又拿官方補助,就應凸顯公共性,不能把自己當一般企業或想著要做國際貿易,讓公司賺大錢。

至於如何面對北農「龍蛇雜處」的複雜環境?與地方派系有豐富交手經驗的吳音寧覺得,做就對了,「我不求名、不求利,沒有要以這個工作當跳板,沒什麼好害怕失去。」

推動改革 不迎合、重實績

只是,當手握權力之時,也是接受外界檢驗的開始。對於有人質疑她進北農是被民進黨「收編」,她沉思了一會後說,「我並不是生來就想當一個抗爭分子,當遇到事情,跟我的理念牴觸,我抗爭、反對,都是為了『解決問題』。我去北農也是基於同樣理由,我只是用這種方式實踐理念。」「我心裡不會去想過去被標籤叫社運分子,現在被標籤叫總經理。我就是我,吳音寧。」

吳音寧有一套對於「身分」轉換的理解。不過,最近網路廣傳一篇標題為《社運入朝,農陣熄火》的報導,質疑吳音寧、台北畜產公司總經理姚量議、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等「台灣農村陣線」成員,在民進黨政府上台後,陸續進入官方或半官方體系擔任要職,卻不見農陣對農地違章合法化、反亞泥等議題「發聲」。

被問到此問題,吳音寧坦言,農陣現在運動能量的確不足,這也反映整個台灣社會運動能量不足,「原因有很多,但這樣解讀太過簡化了。」

「就像鄉親要求政治人物表態,喜宴、喪事都要來。難道社會也要求社會運動分子這樣,對每個議題都要表態?」

吳音寧連番回答這些質疑,語氣頗為無奈。

接下來勢必會有更多人拿此論調,挑戰、檢驗吳音寧在「體制內」能否推動改革。吳音寧說:「我不會去迎合他人期待,我只會想著,要推動的改革,我有沒有能力落實。」

「農夫苦其身,勤其力,耕種收穫,以養天下之人。使天下無農夫,舉世皆餓死矣。」吳晟日前對吳音寧說,他準備節錄這段清朝書畫家鄭板橋的《寄弟墨書》,寫一幅字,讓她掛在北農總經理辦公室內。

吳音寧說,「吳老師這段話或許不只寫給我,也是希望進我辦公室的人都能看到。」

北農新董事會結構底定後,各方新舊勢力蠢蠢欲動。吳音寧帶著溪州農民及親友們的祝福北上,再次挑戰「體制內」的工作,而且這次是直搗權力核心、面對風暴。

年輕時曾遁入墨西哥荒僻密林採訪,與當地解放軍生活,並出版《蒙面叢林》一書的吳音寧。這回深入險惡的「政治叢林」,她能闖出什麼名堂,要留待時間證明了。


 

延伸閱讀

做不到不答應!工作要混得好 信用比你的能力重要

2019-05-09

希爾頓品牌滿100周年正式重返台灣市場 台北新板希爾頓總經理湯思嘉看好台灣會議市場

2019-05-13

喬蛋錄音外洩 柯震怒揪來源

2019-05-31

遊動物園免排隊!嗶一下就可入園

2019-06-18

有錢人避險優先 千億美元悄悄外逃香港中

2019-08-29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