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專訪《花甲男孩》導演瞿友寧、李青蓉:要更愛自己和家人

上報UP Media

名人專欄

2017-07-13 15:35

植劇場《花甲男孩轉大人》改編自作家楊富閔短篇小說集《花甲男孩》,是一部風格獨特的鄉土故事,自播出以來就受到極大關注,本劇由《惡作劇之吻》、《我可能不會愛你》導演瞿友寧與《愛的生存之道》導演李青蓉合導,兩人是怎麼樣打造出這部戲的呢?

 

撰文:上報 黃衍方


 

對原作小說的看法

李青蓉跟楊富閔一樣是台南人,因此對於《花甲男孩》裡所描寫的風土民情,以及離鄉遊子對於家鄉的情感,她都能夠很快的感受到,書中所出現的角色,也都跟他人生中遇到的某些人很相似。李青蓉表示,當初看到這本小說的時候她非常感動,因為內容與她生命經歷的某些部份相當貼近。
 
《花甲男孩轉大人》導演李青蓉(攝影:上報 葉信菉)

瞿友寧表示《花甲男孩》能夠讓讀者重新去意識到,那些我們曾經擁有過、卻在社會發展中遺忘了的美麗事物。他自己拍過日本漫畫,也曾向韓劇取經,但是已經好久沒有關心自己成長的這塊土地。直到王小棣老師拿這本書給他看,他才發現到原來有一部這麼棒的小說,用有別於早期台灣文學的筆調在描寫這些東西。

瞿友寧覺得《花甲男孩》最迷人的地方是混雜了各式各樣的人,你沒辦法完全區分出它代表的到底是鄉下觀點還是都市觀點,而是一種全新的面貌。故事裡的詼諧及魔幻元素,也加深了他對這部作品的喜愛。另外,他認為書中的用詞很貼近現在的年輕人,年輕一輩會因為語言的相似性而喜歡這個故事。

價值觀的重新檢視

瞿友寧這次拍《花甲男孩轉大人》,最主要是要重新檢視所有既定的價值觀,諸如:什麼是男生?什麼是女生?什麼是長輩?什麼是晚輩?或者什麼是都市?什麼是鄉村?他指出,大家想像中的鄉村應該很在地或與世隔絕,但是在視訊一類的科技產品出現後,新觀念可以很快速的到達鄉村居民的腦海,他們反而因此演化出一套更為獨特的想法。

瞿友寧說:「那個想法甚至是更超越的,因為那塊環境的寬容,那個好山好水、很開闊的視野,反而讓他們的胸襟變得比都市人更開闊。我覺得這些都讓我們重新去判斷,這個東西其實不能用二分法、不能用一個既定成俗的想法去框著。」


《花甲男孩轉大人》導演瞿友寧(攝影:上報 葉信菉)

瞿友寧表示,從過去的作品,就可以看出他是個很叛逆的人。對於傳統的東西,瞿友寧向來都是質疑的,他認為很多東西都需要與時俱進,《花甲男孩》小說的風格正好跟瞿友寧的概念相當符合,所以在進行戲劇改編時,在觀念上沒有太多需要重新整合的部份。

從小說到電視劇本

原作是九篇獨立的短篇小說,為了把它們融合成一個故事,編劇團隊下了很大的功夫。瞿友寧透露,最早他們曾計畫把它拍成一集一個故事的形式,但是考慮到這樣很難持續吸引觀眾,所以還是決定把它拍成連續劇的形式。

他們先抓出主要人物「花甲」,然後設計出一個大家族,接著思考原作中的每個人物在家中應該在哪個位置。「他應該放老大、老二,還是老三、老四,就排出了這樣的順序,我們是一步一步把這個家庭組起來的,就像是跟這個家族失散很久,一一把這個家族的人再找回來。」瞿友寧這麼說。

原作者楊富閔也參與了本劇的編劇團隊。瞿友寧表示,楊富閔在編劇的過程中相當客氣,對其他人提出的點子也抱持著開放的態度,他們把他當成創意的寶庫,如果在編劇過程中遇到什麼卡關的地方,楊富閔會從他的其他小說中想出解決辦法,劇中甚至可能使用了他還未發表的故事概念。

瞿友寧直言道:「大家都想說雙導演或者是四個編劇,或者小說跟戲劇文本,是不是會有很多改編上的困難和衝突,沒有,我們從頭到尾,這個團隊就像是一家人一樣,非常開心和順暢。」

李青蓉認為楊富閔是一個很可愛、很謙虛的年輕人,她認為真的是要對寫作的題材有滿滿的愛,才能寫出像《花甲男孩》這樣文本,而且他對劇組相當尊重,不論他們要增加或修改什麼,都沒有太大意見,他突然提出來為眾人解圍的點子,也都讓李青蓉覺得很精彩。

首次擔任主角的盧廣仲

《花甲男孩轉大人》的主角「鄭花甲」一角由創作歌手盧廣仲飾演,過去沒有什麼演員經驗的他,首次躍上小螢幕就是擔任男主角,而成果是出人意料的精彩,盧廣仲不僅演活了這位鄉村大男孩,一段與蔡振南的三分鐘一鏡到底吵架戲更是在網路上瘋傳,當初劇組為什麼會找盧廣仲來主演呢?
 

盧廣仲在劇中飾演男主角鄭花甲(翻攝自花甲男孩轉大人_植劇場Qseries臉書)

瞿友寧表示,關於鄭花甲的人選,他們當初有想過一輪檯面上的演員,但是這些人都演過很多戲、有很多方法演技,純真感可能都不太夠,於是他們就開始思考,有誰是會讓人立刻聯想到純真的,然後就想到了盧廣仲,雖然大家覺得這個人選有意思,但是又擔心不知道他能不能勝任。劇組先試著去問盧廣仲的意願,結果他真的有興趣。

瞿友寧認為,只要一個人在某個特定的地方是很有魅力的,那他就有辦法在鏡頭上很有魅力。他看過盧廣仲在音樂舞台上的表現,接下來就是該怎麼讓他在攝影機前展現出他應有的魅力。瞿友寧透露,在頭幾次的表演課裡,盧廣仲其實是很畏縮的,直到後來他才放開來,發現表演原來這麼好玩,可以完全釋放自己,告訴自己我不是盧廣仲、而是鄭花甲。

瞿友寧補充道:「我覺得一個最好的表演其實是,不只是執行劇本的東西,還有開發新的元素進來,表演訓練到後半段,不管給台詞、給功課,他(編按:盧廣仲)都會給出一個與眾不同,而且更新鮮的東西,那我覺得這件事就沒問題了。」

李青蓉則認為,盧廣仲這次演出很好的一點是他完全沒有包袱,他沒有帶著過去大家所認識的那個盧廣仲過來,所以在表演上、跟其他演員的互動也沒有設限,可以完全的融入鄭花甲這個角色的生命裡面。

新演員與老演員之間的良性循環

瞿友寧拍戲時特別喜歡使用新演員。第一是他們會全力把戲演好,因為他們知道自己除了演好之外沒有別的退路。第二就是他們還不熟悉表演方法,所以會用自己最真實的情感來面對表演。瞿友寧表示,他常跟演員說,如果你給觀眾的是虛假的情緒,那他們憑什麼要花錢、花時間停在這裡陪你哭、陪你笑?

《花甲男孩轉大人》裡頭不僅有新演員,還有一批相當資深的老演員,這次的工作經驗讓瞿友寧覺得很棒的一點是,不光是老演員在帶新演員,連新演員都激勵了老演員。「這些老演員發現說,原來這些小朋友可以拼命成這樣,那我們還保留什麼?所以最後真的是非常好的良性循環。」(全文連結)
 
盧廣仲(左)與蔡振南的吵架戲(翻攝自花甲男孩轉大人_植劇場Qseries臉書)

延伸閱讀

成也ETF,敗也ETF ——2020年投資變局觀察

2020-01-02

停頓、重啟,然後呢?

2020-05-06

形與觀光

2020-05-20

全球確診人數持續創新高 刺激龐大檢測需求 這7檔生技概念股後市漲勢可期

2020-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