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王健林何去何從?

王健林何去何從?

謝金河

名人專欄

1075期

2017-07-27 09:09

許多中資喜歡透過海外購併藏錢,2016年總購併金額高達2240億美元。但在習近平的關注下,大肆進行海外購併的中資,恐成十九大後金融大清洗的目標。

中國共產黨的十九大已進入最後的關鍵時刻,此時中國的政治與金融板塊都出現了激烈的變動。像是在前任國家主席胡錦濤時代,被視為下一個接班梯隊的六○後年代,今年五十三歲的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突然因為「政治犯錯」回北京受調查,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職務。

在經濟的板塊,中國國家統計局才剛剛發布今年上半年中國連兩季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率都達六.九%,今年上半年GDP成長六.九%,工業、固定資產投資及零售消費都超過預期,今年上半年的工業增長按年增六.九%,固定資產投資成長八.六%,社會消費品零售增長一○.四%。

 

市場兩極化 上證五○創新高、創業板釀股災


但是在經濟成長亮麗的數據底下,資本市場卻出現完全不同的兩極化現象。以重磅藍籌股為主的上證五○指數創兩年新高紀錄,但創業板卻頻傳小股災。七月十七日,創業板有超過四百檔個股跌停,有近千檔個股跌幅逾九%,跌幅超過七%的個股超過一千兩百檔,主要的原因是公告上半年業績的二○六二家企業,居然有超過六十四家重量級公司「大變臉」,像創業板市值最大的養殖業霸主溫氏股份,預告盈利會下降七四至七九%,股價從人民幣七十五元跌到十九.四六元。中國公布GDP成長的亮眼數字,創業板卻出現小股災。

另外,過去受人推崇的新三板市場也出現種種後遺症,因為掛牌企業良莠不齊,在過去十四個交易日,正以每天三家的速度在減少。

另一個是企業易主。七月以來,有幾宗交易深受市場投資人矚目。第一個醒目的交易是台灣民眾很關注的壹傳媒,在香港以五億港幣賣出。《壹週刊》向員工發表公告,已接受黃浩全資持有的W Brothers Investor以五億港幣收購壹傳媒旗下的《壹週刊》、《忽然1周》、《Next+One》、《ME!》、《壹本便利》及《Face》。黎智英隨後也證實了這項交易。但是大家對突然冒出來的買家黃浩自然不太熟悉,甚至有人揣測黃浩背後的影武者是誰?壹傳媒易主,未來對台港兩地媒體市場會帶來什麼影響?

第二個醒目的交易是,香港前特首董建華家族經營超過七十年的東方海外,突然宣布易主,買下東方海外的是中遠海運控股及在上海掛牌的上海集團,中遠海控以每股七十八.六七港幣全面收購東方海外,以消息見報當天東方海外收盤價六十港幣,溢價達三一%計算,這次購併總金額達四九二.三一億港幣。

交易完成後的東方海外,仍保留上市地位。董建華家族持股東方海外六八.七%,這次交易董家將可套現三三八.二四億港幣。東方海外是貨櫃輪商,由船王董浩雲一手創立,董建華此時將經營七十年的祖業拋出,受到外界高度揣測。

但這當中,最震撼人心的是萬達集團涉及的三方交易。在十九大前,中國的富豪相繼出事,先是肖建華在香港四季酒店套房深夜被綁架回北京,從此音訊全無,其後是安邦集團吳小暉才剛與《財新》雜誌創辦人胡舒立互槓,不久也驚傳失蹤,吳小暉一手搭建的安邦集團,在很短期間總資產膨脹到人民幣一.九兆元。

根據英國《金融時報》的報導,安邦集團在二○一四年以十九.五億美元買下紐約的華爾道夫酒店一炮打響知名度;一五年又以至少十五億歐元收購荷蘭保險公司Vivat;一六年又斥資六十五億美元透過黑石集團買下美國酒店房地產信託的Strategic Hotels & Resorts,旗下有十七個知名飯店品牌與度假村。《紐約時報》指出,安邦集團有超過五分之三的資產在海外,一直到六月吳小暉被帶走,龐大的安邦集團恐不知何去何從。

這次矛頭指向萬達集團的王健林,這位靠地產起家,後來橫跨酒店、影視集團的超級大亨,很長一段時間都是中國的首富,這次驚傳出售萬達集團資產變現保命,內情十分不單純,顯然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重整金融紀律下一個目標已指向王健林。

 

王健林

日大談海外購併、豪情萬丈的王健林(圖),近來忽然改稱「主要投資都放在中國」, 此舉被認為是與政治壓力有關。(圖/達志)

 

防止人民幣外流 銀監會盤查海外購併企業


安邦集團六成資產在海外,所以各項購併很早就被盯上,但也有媒體指出,萬達集團五年內的海外投資高達人民幣二五四一億元,美國《華爾街日報》也引述一份銀行文件顯示,中國銀監會六月二十四日召集幾家大型國營銀行高管召開會議,暗示不得對萬達集團海外六項購併案進行融資。

王健林的六項海外投資案包括:一二年以二十六億美元買下AMC娛樂控股公司;一三年斥資三.二億英鎊買下豪華遊艇生產商聖汐克(Sunseeker International);一六年有三個購併案:三十五億美元吃下傳奇影業公司(Legendary Entertainment)、以十二億美元買下卡麥克院線(Carmike Cinemas)及斥資九.二億英鎊拿下歐迪恩和UCI電影集團(Odeon & UCI);今年一月以九.三億美元拿下北歐電影集團(Nordic Cinema Group)。除了買豪華遊艇公司,王健林的海外購併幾乎都集中在影視產業,這與他全力發展萬達電影有很直接的關係。

中國國務院去年十一月出台的中國企業對外投資限制規定,主要目的是為了抑制資本外流,當時中國外匯存底快速流失,一五、一六年兩年,中國外匯存底流失接近一兆美元,限制大企業的海外投資是為了防止人民幣外流,外匯儲備跌破三兆美元的壓力,中國銀監會開始盤查海外購併企業的債務和融資風險,萬達必定榜上有名。

這個消息出來不久,萬達集團開始出現股債雙殺的現象,信評機構開始將萬達列入負面觀察名單,除了萬達的各種債券下跌外,萬達電影在A股也停牌。萬達電影在創業板掛牌時,股價一度漲到人民幣二四八.六元,總市值一度高達人民幣二九二○億元。

萬達電影去年營業額人民幣一一二億元,淨利人民幣十三.六七億元,EPS一.一六元,本益比達二一四倍,萬達電影高本益比和極高的市值,給了王健林大膽拓展海外的雄心壯志。但今年萬達電影股價一度跌到人民幣四十九.○二元,七月三日突然宣布停牌,這就給王健林帶來沉重的壓力。

 

習近平緊盯 萬達急於瘦身,賣地求現


除了萬達電影在中國掛創業板外,王健林的萬達酒店發展也在香港上市,但股價從借殼後最高價五.三七港幣一路跌到○.五八港幣,萬達酒店出現連續三年虧損,目前市值三十三.八二億港幣。過去大家印象中王健林都是中國首富,他在中國富豪群中也一向以敢言著稱,但這次卻遇上大麻煩,原來他是被習近平主席盯上了。

七月十日,萬達集團發布重大訊息,萬達集團將旗下酒店及文旅事業以包裹出售套現人民幣六三一.七億元資金,根據新浪財經報導,萬達以註冊資本金九一%,也就是人民幣二九五.七五億元,將西雙版納、哈爾濱等十三個文化旅遊案件九一%轉讓給孫宏斌的融創中國,並由融創承擔全部的專案貸款。另外融創再以人民幣三三五.九五億元收購北京萬達嘉華、武漢萬達瑞華等七十七家酒店業務,雙方約定在七月三十一日前簽約。

王健林急於套現,主要是萬達集團的負債比率高達七○.六一%,金額是人民幣一三六八.三三億元,這與一六年底中國一三六家主要房地產公司平均的負債比率七七%相比,萬達集團的負債比率並未明顯偏高。但是王健林為什麼要賣地求現?關鍵全在中央政策,萬達急於瘦身,把旗下八十九個項目賣給融創。

但是這項交易又快速出現變化。本來王健林是把資產賣給融創的孫宏斌,後來又殺出廣州由張力、李思廉經營的富力集團,萬達集團的資產變現突然變成三方交易。七月十九日,三家企業在北京萬達索菲特酒店簽約,媒體報導,現場爭吵聲不斷,最後的協議是由富力以人民幣一九九.○六億元買下被稱為「豬頭骨」的七十七家萬達酒店。而融創原本要向萬達融資人民幣二九六億元,改為融創不向萬達融資,次日再以人民幣四三八.四四億元收購十三個文旅項目的九一%股權,萬達可套現人民幣六三七.五億元。

公告也透露,融創要在完成交易後,承擔十三個文旅項目的人民幣四五四億元貸款。至於原本要以人民幣三三五億元出售給融創的酒店資產,最後以不到人民幣二百億元賣給富力。短短九天,交易價格少了一三五億元。透過這次收購,富力地產旗下酒店從二十四家增加到一○一家,透過一定的財務技巧,可以提升酒店收益率,萬達則收回現金。

去年萬達旗下主題樂園萬達城開張,王健林曾發出豪語,揚言要打敗迪士尼,沒想到只有一年,萬達城及七十七家酒店就賣給了別人。王健林還強調,萬達戰略要全面調整:首先是全力減債,三年內要完全清償集團內全部金融機構的債務;其次是萬達集團要響應國家政策,未來投資要集中在中國。王健林稱,這次交易是賣了該賣的,留下了該留的。

此外,王健林表示,萬達轉讓的文旅項目是地產回收週期最長的,對現金流壓力是最大的,其出售的酒店業務也是投資回報率最低的,而最後只留下投資回報率較高的商業地產項目。

王健林透露,萬達商業的房地產存貨,還有人民幣一千三百億元,全部賣掉還可以收回人民幣幾百億元,到今年底,萬達仍持有三千三百萬平方米的商業不動產,一八年租金超過人民幣三三○億元,今後五年,萬達商業租金年平均成長二○%,王健林拍胸脯保證,萬達絕對不會出問題。但是,這次萬達與海航集團、復星集團的郭廣昌一起被點名,元氣已大傷,很快會從富豪榜首跌落。

 

財務槓桿過高 孫宏斌、蘇寧集團遭點名


而近日快速暴紅的孫宏斌,被視為不死的白衣騎士。孫宏斌從萬達到入主樂視網,現在連《人民日報》海外版公眾號都在問:孫宏斌到底是何方神聖?孫宏斌一九六三年生,最早是聯想基層員工,曾以挪用公款被判刑,一生大起大落,目前融創中國在香港掛牌,市值達七八四億港幣,到去年底總負債高達人民幣二五七七億元,他的財務槓桿比萬達集團更大,此次強出頭買王健林的萬達資產,可能還有續篇。

最近央視還點名蘇寧集團以二.七億歐元買下虧損累累的國際米蘭足球隊。可以想見,去年高盛集團以中國信貸急增不斷示警,已引起習近平主席高度注意,這次主動出擊,整頓海外購併。一六年中資企業海外購併高達七九○件,金額高達二二四○億美元,很多企業利用海外購併把錢藏在外國,這一現象,可能是十九大後習近平主導金融大清洗的一項重點。

今年七月,習近平親自主持五年一度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主動提到「風險」三十一次,「監管」二十八次。習近平的防風險,去槓桿,一定是十九大後金融維穩的最重要目標,在這項目標下,也決定了中國大民企未來的命運。

 

海外投資

▲點圖放大

延伸閱讀

千億身家中國神祕炒手 被清算內幕

2017-02-09

中國地產王 兆元帝國的兩大挑戰

2015-01-08

王健林:清大、北大 都不如膽子大!

2012-06-07

李嘉誠出清地產 背後的「新中國壓力」

2017-11-16

中國房地產業的大債壓力

2018-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