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策略投資與國際行銷的人才荒

詹益鑑

名人專欄

1140期

2018-10-24 17:25

台灣發展生技產業的核心問題在於人才與資本的國際化不足,如何透過與歐美日各國合作,將人才引進來、送出去,將是台灣最迫切的課題。

年初至今參訪六國,除了行銷台灣生技產業,我也不斷學習與觀摩,各國新創生態系的獨有特質與互補機會。以大國而言,美國產業生態系開放而創新,中國封閉而快速成長,日本有藥業基礎與再生醫學優勢,但也習於封閉市場。

 

西歐如荷比法等國具有先進研發能量與產業聚落,但一來市場規模不如美國、成長不似中國,二來資本市場活力甚至不如台灣,三來研發、臨床與製造成本偏高,因此形成了台灣與這些國家合作的契機。

 

事實上,台灣的研發人力、臨床環境、人口規模與健保制度,在生技領域傲視亞洲,與日本不相上下,但中小企業與資本市場卻更具活力。但若拿台灣晚近多數新創公司或創投基金背景與歐美相比,就會發現兩個問題:人才資本的國際化程度偏低。

 

不僅生技業有這種狀況,三十年來許多台灣新創被台灣法人投資,多數以台股上市出場,被跨國企業收購合併的案例寥寥可數,相較於矽谷、以色列兩地多數以購併為主要出場模式形成強烈對比。

 

此外,近年來機構投資人與技術創業者之間的關係漸行漸遠,即便許多技術高手投入新興領域,但多數本土創投與企業集團卻遲遲沒有出手。台灣的研發能量與企業資金明明非常充沛,但是缺乏看懂新創又能說服老闆的策略投資人才,以及在新創團隊中扮演跨國行銷與募資的國際商業人才。

 

延伸閱讀

「做3年抵台灣10年」 中國祭高薪、高福利挖台灣高科技人才

2018-09-04

資本市場的一堂課

2018-08-09

從PChome、M17 看台灣資本市場國際化問題

2018-06-15

變身生技產業的領導者

2011-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