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全球金融去槓桿

陶冬

名人專欄

1150期

2019-01-02 11:36

2018年下半年,風險資產價格兵敗如山倒,整個市場進入去槓桿、去風險的模式;
目前市場提出對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的預期,而筆者認為這是過度樂觀的看法。

在二○一八年,所有資產種類九三%的投資是輸錢的,上一次出現這種情況發生在一九○一年。這個結果與年初時候分析員及投資者的預想大相逕庭,包括筆者在內。

 

風險資產價格在一八年一月勢如破竹,紛紛走出幾十年來最佳的一月成績。然而投資豐年的彩虹,在二月開始褪色,及至下半年更兵敗如山倒,新興市場貨幣中國A股美歐國債英鎊匯率高收益債券如骨牌般坍塌;到十一月,多頭的最後一個堡壘美股也不支倒地。

 

一八年二月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令風險資產羊入虎口?美國聯準會主席換人,鮑爾登基成為美國貨幣政策的新掌門人,全球範圍內貨幣環境正常化,加速觸發一場金融市場浩劫。其實,美國收緊銀根不是鮑爾上任後才發生,不過他的前任葉倫在提高利率上念拖字訣,講得多、做得少。鮑爾骨子裡面也是鴿派,但是他面臨的宏觀環境更加嚴峻,勞工市場熾熱,工資增長升溫,於是公開市場委員會加快了加息步伐。

 

對於公開市場委員會的加息前瞻性指引,市場在相當一段時間持輕蔑態度,這種判斷在葉倫任內是對的,在鮑爾任內就出了問題。市場忽然發現自己對利率判斷有誤,市場的預期調整觸動國債利率的攀升。

 

美國國債利率,不僅是一類資產的價格,更是許多資產種類的定價錨,既是許多傳統基金預期收益的底線,也是槓桿炒作的資金成本。當資金的價格錨出現變化,風險與回報比率的預期即出現變化。同時隨著貨幣環境正常化進入深水區,聯準會的政策前景較難預測,這導致市場波幅擴大,投資風險驟增,風險與回報的預期進一步改變。

 

延伸閱讀

全球金融去槓桿

2019-01-02

德拉吉,嘴炮掩護下的QE退出

2018-12-19

貿易戰未了,改革才是出路

2018-12-05

明年的全球經濟形勢更困難

2018-11-21

最倒楣的十月終於過去了 注意美國期中選舉即將殺到

2018-11-04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