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需要一個平行政府

范疇

名人專欄

1150期

2019-01-02 10:23

台灣民間力量活絡,但官方政府卻無能定義問題、提供方向,
因此需要一個公民自發的「平行政府」機制,能將民間「發散式」的力量收斂匯總。

二○一九年,台灣最需要什麼?我認為,台灣最需要的是一個由社會自發的「平行政府」機制。台灣現在雖然意見混亂,相互攻訐的負面情緒彌漫社會,但我相信所有人之間,有一個共同認知:官方政府是無能定義核心問題、提供明確方向的。換句話說,政府的機能在台灣已經接近徹底失效了。政府收了稅,但實質上卻變成資源把持者;台灣還在運轉,靠的是民間的打拚動力,政府變成一種寄生性質、消耗資源,甚至是阻礙發展的機構。

 

過去二十年的選舉,藍綠輪番執政,已經證明了這問題無關藍綠,而是來自體制官府文化,什麼人進了這醬缸都會變成醬料。結論是有的,那就是來一場徹底的體制及文化翻轉;但每次觸及這結論時,各界精英都會說「不可行」,因為修憲空間已經被早年的國民黨和民進黨共同綁死了。那麼,難道台灣就這樣一代一代地「後代被前代綁架」因果輪迴下去?

 

既然政府已喪失「動力引擎」角色,民間和社會就必須「自備引擎」,也就是這裡倡議的「平行政府」機制。民間平行政府雖沒有法律上的公權力,但是它可以通過選票、輿論、社會行動,迫使官方政府離開寄生蟲的角色,由害菌轉為益菌。此處簡單勾勒其機制如下:

 

台灣民間力量活絡,不缺乏人才、團體及企業資源。但由於官方政府無能定義問題、提供方向,民間力量呈現「發散式」的蔓生,缺少「收斂式」的機制,儘管活絡卻只能成點而不能成面,更談不上共識。

 

延伸閱讀

台灣做外逃民資的出路?

2018-12-19

服務員,再來一碟小菜!

2018-12-05

霸權的「不可能三角」看美中鬥爭

2018-11-21

人民幣、港幣與台灣荷包

2018-11-07

台灣需要服務業4.0

2018-10-11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