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2019年,美元轉貶

陶冬

名人專欄

1152期

2019-01-16 18:34

展望2019年,美國經濟增長會明顯放緩,加上聯準會又主動將加息之手鎖住;
筆者認為,美元匯率今年會溫和走貶,直接受益的是商品價格和新興市場。

全球風險資產市場,最主要是判定兩大風向標:美國國債利率美元匯率。前者是資金成本的標的,因為美債代表無風險資金成本,是其他資產的定價錨;後者是資金流向的標的,折射著全球資產配置分布和資金的地域偏好。二○一九年伊始,這兩個風向標都有轉向的跡象。

 

一八年十一月,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失言,稱聯準會利率距離中性目標還有「相當的距離」,此論觸發美股與美債大跌,全球幾乎所有資產種類,去年均以投資虧損慘澹收場。市場動盪,不僅影響資金成本,也觸發了風險焦慮,資金去槓桿帶來連鎖效應,並開始波及實體經濟。

 

為了扭轉市場恐慌,鮑爾請出三代聯準會掌門人,共同紓緩資金情緒,千言萬語歸納為一個詞:patience(耐心),明示貨幣當局會放慢加息的腳步。筆者認為,聯準會利率政策取態取決於經濟數據與形勢,只要工資上揚不推高核心通膨,公開市場委員便會表現出足夠的耐心。起碼今年上半年不會加息,如果通膨繼續穩定,而美國經濟有下滑的跡象,則加息週期可能就此結束;減息週期就暫時未必出現。

 

聯準會這個姿態,變得相當突然,估計既和政治壓力相聯,又與市場動盪有關。美國在加息與貨幣環境正常化上,與其他央行相比,一馬當先,此刻鷹姿轉鴿影,勢必帶來各國央行政策立場的此消彼長,這個對美元匯率是一個催化劑。川普總統上任後,對美國企業滯留海外的資金進行稅務特赦,導致約一.五兆美元的資金回歸美國本土,這也是美元去年走強的一個原因。

 

 

延伸閱讀

全球金融去槓桿

2019-01-02

德拉吉,嘴炮掩護下的QE退出

2018-12-19

貿易戰未了,改革才是出路

2018-12-05

明年的全球經濟形勢更困難

2018-11-21

最倒楣的十月終於過去了 注意美國期中選舉即將殺到

2018-11-04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