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你的董事平均幾歲?

詹益鑑

名人專欄

1152期

2019-01-16 17:59

「給年輕人機會」不該只是口號,當企業接班斷層問題日顯迫切,
如何加速讓青壯年進入企業決策信任圈,是台灣能否持續保有創新動能的關鍵。

新的一年開始,許多具挑戰性的任務不斷出現,其中一項是連結國際經營社群,讓世界看見台灣。我除了在國際展會上介紹台灣,也不斷拜訪國內外創業者與投資人,理解台灣新創環境的問題。

 

觀察台灣各世代職場經歷,六、七年級是最缺乏國際經驗機會的一代。主因是九○年代末期開始的科技國防役,大幅吸引理工碩博士留台研發,外商又因為中國市場崛起而把營運重心轉往對岸,這個世代缺乏海歸人才,又少了外商培訓,最多的島外經歷是在對岸當台幹、台勞。

 

也因此,當具有創業能量與技術資本的產業與學界青壯年逐漸成熟,卻發現在大企業缺乏機會與舞台,新創團隊又無國際背景而不易走出台灣。這個現象不僅在產業界發生,在學界與政界也有類似現象。

 

近來跟幾位熱心提攜後進的產業前輩討論這個議題,他們非常認同我的觀察,但除了扮演創業導師或天使投資人外,似乎也沒有其他解法。有趣的是,這些前輩許多都因國內外的產業經歷,受邀成為大型企業獨立董事,但也因為他們的角色吃重、經驗豐富,往往一當就是許多年。

 

這不免讓我反思,在矽谷,許多科技企業創辦人與經理人,都在相對年輕的階段就進入彼此公司擔任獨立董事或策略顧問;創投也會有意識地栽培引入不同世代背景合夥人,開創不同投資形態與領域。這種重用年輕人的方式,是矽谷得以不斷領先全球創新生態系的祕方之一。

 

延伸閱讀

相信的力量

2018-12-26

推倒高牆

2018-12-05

非常規途徑的思考 ——天使投資與創業關鍵

2018-11-28

STO為何火熱?

2018-11-07

策略投資與國際行銷的人才荒

2018-10-24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