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內形與外勢

李仁芳

名人專欄

1173期

2019-06-12 09:42

可控制的外在環境因素少,但企業的自我提升,皆是操之在己。
企業不該僅依賴地緣經濟,而是應往內在深化,重新創造並升級「台灣製造」。

世局大變,所有保持敏銳現實感的執行長們,心中都不由自主地浮現出兩項宏觀調控,影響企業集團氣數與命運關鍵性戰略布局決策變項:「內形」與「外勢」。

 

內形操之在己者多:長期地、有遠見地、有思考和視野縱深地將企業資源,投入人才、資金,與專屬技藝深度的深化,看的是垂直深化的深度經濟。外勢操之在己者少:像美中矛盾對立的效應,企業的製造鏈與「中國製造的距離」成為關鍵性橫向空間布局變項,看的是水平展開的地緣經濟。

 

前者技藝深度(策略的「內形」)操之在己,投資建制可長可久。像台積電七奈米、五奈米、三奈米製程,在台灣本土一路投資精進不停——這樣的經濟地緣布局與技藝深度投資戰略,可稱為「本土上進」T模型戰略(相對於類鴻海長征西進/南進F模型)。西進也好,南進也好,所追求者「Cost Down」;而上進目標則著眼在「Price Up」。

 

企業走T模型,得面對艱鉅挑戰,像五奈米EUV(極紫外光微影技術)月產十萬片晶圓,一個廠就要投資一八○億美元,風險極高(十奈米DM最先進製程不過七十億美元)。而且設備開發與操作Know How累積深化,需極長時間學習曲線,像中蕊的製程自二○○○年起,到一九年才勉強上進至十四奈米,可見上進路程多麼遙遠而渺茫。

 

再如台灣市面上,苦茶油原料苦茶籽近九成自中國進口,怎麼看都像一黃昏產業。其中C牌卻自○四年起,逆勢在島內契作六座苦茶樹農場。

 

延伸閱讀

風土眷戀與社會韌性

2019-04-17

祭典與觀光

2018-08-29

治理的勝利

2018-08-01

台灣的觀光逆差

2018-07-05

普拉斯的新局到臨

2018-06-0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