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農藥與草莓

余淑金(右)為了讓孩子能夠現採現吃,花了近10年的時間改良土質,種出露天有機草莓。

吳寶春

名人專欄

攝影/楊佳穎

1202期

2020-01-02 10:43

提到八年前,終於拿到中興大學有機證書的那一天,余淑金滿臉笑意地說:「我公公把有機證書綁在摩托車前的籃子,騎著車去鎮上逛,逢人就說:『我媳婦的草莓是有機的喔!有證書的喔!』」

長輩肯定且引以為傲的畫面,余淑金等了十幾年。背後的故事是:「我公公是賣農藥的,剛嫁來時,我都會跟著公公去經銷商那邊聽廠商講解藥性,一桶可以噴灑作物的,都要套上好幾罐不同藥效的才有效,那時我就在想,吃這麼多藥好嗎?」

 

余淑金嫁到南投國姓時,夫家已經在種草莓,紅紅豔豔的草莓種在省道旁,總會引起鄰居們稱讚又大又美。幾年過去,余淑金的孩子也開始學步,看見又香又美的草莓總會順手採來吃,這畫面讓她非常緊張。

 

「如果我沒看到,孩子吃了怎麼辦?」這個擔心在心中縈繞不去。於是她決定不噴農藥,朝有機邁進。

 

瞎子摸象  顛簸的有機路

 

決定種植有機也是辛苦的開始,余淑金的土地位於前往日月潭必經的公路邊,經年累月有車輛過往,加上長年噴藥,對於草莓的生長環境來說並不優秀,地力不容易恢復。十幾年前有機種植的資訊相當少,讓這位家庭主婦吃足了苦頭。她聽從各方建言,從牛奶到酵母菌通通都用過。「說要灌牛奶,我就真的去買牛奶,灑在土上的牛奶受熱蒸發後,臭烘烘的,被念好久。這還不打緊,不噴農藥後,過渡期會發生的草莓歉收、果實小、蟲害的狀況接踵而來。」

 

但公公給的農藥,她還是堅持不使用。鄰居路過時開始訕笑並四處張揚:「公公賣農藥的,她在種有機,種成這樣誰會跟她買?」她身上背負的壓力可想而知。

 

幸好皇天不負苦心人,漸漸的,余淑金摸索出一條路,草莓園土地鬆軟了,草莓收成變好了,努力了十幾年,終於拿到有機證書,她比誰都開心,但草莓的定價並沒有因為拿到有機證書而飆漲。

延伸閱讀

見不得光的嬌嫩公主

2019-11-20

花海裡的小夫妻

2019-10-23

溫暖的大熊

2019-09-25

沒有腥味的魚塭

2019-08-28

一口灶兩代情

2019-07-10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