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可畏的19」,部落經濟下的台灣

「可畏的19」,部落經濟下的台灣

范疇

名人專欄

1216期

2020-04-08 15:30

面對全球經濟災難的對策,以為透過「撒幣」就能度過難關?在即將到來的「部落經濟」原理下,只有快速提升「以物易物」的對價能力,才是可持續之道。

「可畏的19(COVID-19)病毒」擊斷了全球化供應鏈,帶來了有如世界大戰之後的人類行為清洗。德國大力推動「日常互助分享」的機制,鼓勵「有者」和「無者」之間互通有無,因為,你有的我沒有,而我有的你沒有。印度四月六日全面禁止了硫酸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 瘧疾藥物的出口,而這是美國總統川普幾天前才宣稱為顛覆疫情的藥物。印度有的,給錢都不賣給他國,因為原料太關鍵,已經不是錢的問題。

 

表面看來好像德國大方,印度小氣。但其實這與兩國文化或國格關係不大,只不過都是人類重返「部落經濟」的現象罷了。在部落時代,「分享」(Sharing)及「交換」(Bartering,以物易物)是主要的經濟形式,金錢(Money)交易是後來的事了,至於通貨(Currency)交易則是二次大戰之後才在全球實施的,而「去通貨化」的信用(Credit)交易是電子通訊發達之後才蓬勃發展的。前部落和後部落的分水嶺,就是「現代市場」——以通貨價格為錨的交易(Transaction)機制。

 

「可畏的19」瞬間揭露了現代交易模式,並不足以維繫人類基本生活這個大家已經遺忘的事實。不過兩個月前,各國政府還以為至少可以通過「撒幣」度過難關;但相信再過三個月,各國政府都會發現,繼續撒幣不能解決問題,各國只能依靠「內部互助分享、外部以物易物」。前述德國案例,體現的是國家內部對策,印度案例則體現國家外部對策。

 

這不是一篇談經濟原理的文章,而是一篇談台灣經濟現實的文章——三個月之後的台灣經濟應該如何「超前部署」?六個月之後呢?

 

對內的「日常互助分享」,我們一點都不用擔心,這是台灣社會的強項,真到需要時,做得搞不好比德國更好。需要擔心的是對外「以物易物」的部分。這裡牽涉兩個層面:台灣各種物資的自產率,以及自產物資的「可交換價值」。

 

台灣政府當下有盲點,面對全球經濟災難的對策,還只集中在金融、財政層次,也就是廣義的撒幣動作。但在即將到來的「部落經濟」原理下,只有快速提升自己「以物易物」的對價能力,才是可持續之道。

延伸閱讀

第三次世界大戰已經開打

2020-03-25

「長多」與「短空」都要看

2020-03-11

台灣應啟動「經濟漢光演習」

2020-02-26

台商、台幹、台生回台預案

2020-02-12

美中貿協 抽刀斷水水更流

2020-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