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當非常變成日常

當非常變成日常

劉黎兒

名人專欄

1216期

2020-04-08 15:04

這場疫情讓日本企業掀起改革,中老年被強迫再學習,年輕人反而獲得發揮空間,但數位主義也將一切數字化,走實用主義路線,「人味」或恐愈來愈淡。

新冠肺炎疫情愈演愈烈,讓人很難想像,這波疫情可以在五月或六月止息;經濟活動要回到原來水準,或許要費時數年,後新冠時代,人與人會有距離,並且加速數位化,人類會體認到現在的緊張已變成日常,從歷史觀點來看,過去的大移動、大接觸的普通日常,回不來了!

 

非常時期已成必然,這種變化在日本非常明顯,二月起就有許多企業改為遠距上班,網路用量已經增加四成;日本企業叫「會社」,是要見面才能成立的組織,也就是所謂的社會,但今後靠視訊、網路來完成團隊工作,個人能力及貢獻度變得很明顯,像是在視訊會議裡,必須發言有條理、不能含糊。

 

日本企業文化,因此發生了根本上的改變,例如以年資訂定薪水的「年功序列」制度完全被改變,無法適應網路作業的中高年齡層處境更加困難;遠距工作讓被壓在辦公室底層的人,突然有所發揮,促進工作效率,不需要每天加班到很晚、員工可以擁有家庭生活、減少企業成本等等!

 

但這樣的數位主義,也將一切數字化,實用主義路線強化,變成另一種野蠻暴力。慢工出細活,或是靠熱情製作出感動性產品的可能性也會消失,數位工作的進展,就跟AI一樣,是無法阻擋的趨勢,但人類也必須趁機思考,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樣的文明。

 

後新冠時代,IT產業威力顯然會更強,而日本經濟主力的汽車產業,面臨大崩盤,雖然日本政府在金融海嘯後,就致力於產業多樣化,以減少對汽車產業的依賴,但仍未果;另一方面,在此危機下,還是有些企業正在萌芽成長,今後只能更踏實地拓展產業多樣性,播下創新產業的種子。

 

此外,為了防疫效率,國家權力監視社會的非常、異常變成理所當然,國民交出許多基本人權,甚至歡喜地對鄰人監控、追捕,把病患當害群之馬,踐踏、犧牲了許多珍貴的基本價值而不自覺,如此非常逐漸變成必然,也會讓過去幸福的日常更加偶然而不可得,我們已經付出相當的代價!

(本專欄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疫情時代 少輸為贏

2020-03-25

大居家時代的新時潮

2020-03-11

日本疫情損失是世界最大

2020-02-26

疫情外交與經濟算盤如何打?

2020-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