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點子好,就敢拜訪陌生人找機會」

「點子好,就敢拜訪陌生人找機會」

鄧寧

政治社會

攝影/劉咸昌

897期

2014-02-27 13:17

繼高雄黃色小鴨後,台灣又迎來可愛的紙貓熊大軍,不訴求商業效益,而是要喚醒眾人重視保育動物的心;兩次大型活動的幕後推手,正是擅長社會公益議題的左腦行銷執行長程詩郁。

整個二至三月,台北市宛如被黑白大軍壓境,整整一千六百隻紙貓熊出沒在凱達格蘭大道、花博新生園區、大安森林公園等處,甚至「封路」攻占了敦化南路的林蔭大道;定睛一瞧,可以在這群黑白身影中找到一隻掛著V字項鍊的台灣黑熊,或是多彩的八色鳥、翠綠的諸羅樹蛙,都是台灣特有的瀕臨絕種動物,牠們可不是胡亂闖入,而是左腦行銷執行長程詩郁特別向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爭取的「貓熊裝置藝術展」之台灣特別版。

因為圓仔的誕生造成台灣貓熊熱,不免有些人誤會紙貓熊展又是一個「外國月亮比較圓」的商業展覽;事實上,這是全球性環保組織WWF於○八年在法國發起的活動。

去年一整年已在德國二十五個城市巡迴展出,但一直未前進亞洲,直到程詩郁一封信寄到德國WWF,並直接飛去法國南方小鎮找紙雕藝術家Paulo Grangeon商談,才開啟了紙貓熊的亞洲之旅。


行銷社會價值
專辦「不要錢的展覽」


說話速度如機關槍一般,彷彿腦子不停在轉動新主意的程詩郁說:「我一直想做普羅藝術的保育展覽,貓熊可愛又單純,雖然只有中國有,但全世界每一個人都喜歡牠,所以牠在展覽裡的角色是保育動物的代言人,而不是動物園裡的明星。」程詩郁更要求WWF讓她找台灣藝術家製作十隻台灣的瀕危動物,擺放在貓熊群裡,並將資訊譯成英文,讓國外也能了解台灣保育動物的處境。

「比起專業環保人士,怎麼把保育動物議題說到讓一般人都能聽懂,就是我們的工作。」其實,像這樣將艱深的議題傳達給眾人的工作,程詩郁從學生時期就在做,先是就讀台灣大學城鄉研究所時,受教於台灣社會運動先驅者夏鑄九,不僅參與學生運動,畢業後更至立法院擔任立委助理、辦公室主任,與國內大大小小的NGO(非政府組織)團體多有接觸,也因此對社會議題觀察更為敏銳;離開立院後到中天電視台製作《文茜小妹大》的政論節目,也讓程詩郁掌握了媒體關係。

倘若一路繼續下去,程詩郁大有可能成為媒體、政治兩個重要權力圈的紅人,但國內的亂象讓她感到失望,卻又壓抑不住心中想為社會做事的熱情,於是她成立了「左腦行銷」,不斷向企業輸出「企業社會責任」(CSR)的概念,希望能當政府、企業、公益團體三方間的橋樑,在獲利的同時,也達到社會關懷目的。

前幾年,程詩郁的服務對象多以企業為主,但去年引進荷蘭藝術家霍夫曼的黃色小鴨,並找高雄市政府共同主辦,使其聲名大噪;今年再引進紙貓熊,為台北開創新話題,小鴨帶來童趣,貓熊帶來保育觀念,相同點都是「不要錢的展覽」。


延伸公益價值
帶紙貓熊到偏鄉展覽


台北市政府觀傳局主任祕書游淑慧指出,程詩郁在「不沾染商業氣息」這部分,比公家單位更堅持底線,因二月二十八日起,紙貓熊將分別在市民廣場與兩廳院藝文廣場展出,市府原要將周邊商圈的優惠訊息置入官網,但程詩郁堅決只能有活動資訊,以保持紙貓熊展的純淨性質,「她還想將紙貓熊帶到偏鄉小學裡展覽,我們聽了很感動,之後也可能跟她一起到偏鄉巡迴。」

其實,三年前程詩郁就曾與霍夫曼聯繫過,希望引入黃色小鴨,但當時合作未成,去年小鴨游進亞洲,她就帶著提案找上高雄市政府合作;且因霍夫曼在全球都有「不揭露贊助企業」的原則,以保持小鴨的童真,程詩郁便得不斷遊說贊助企業當個隱形的贊助者。「這很不容易,許多企業看到人潮,就想到錢潮,也有大公司說要做周邊商品,一次撥兩百萬元,但我統統婉拒,最終贊助的企業都是認同理念的公司。」

也因此,高雄小鴨與桃園、基隆比起來特別「乾淨」,展現了程詩郁對「利」的態度。她理直氣壯地說:「我收取了合理的策展費用,就不要靠商業化展覽來賺錢,有人笑我矯情,不懂賺取暴利,但反過來看,高雄市辦得最成功,它獲利的是氣度與城市格局。」

遊戲規則訂得清楚,不走旁門左道求利,可說是程詩郁在業界闖出好名聲的原因。「我很清楚,要企業改變不可能立竿見影,因為企業本質是獲利,把資金投入CSR不一定能賺錢,但投入市場行銷的效益,幾個月後就在財務報表上看到;但我更清楚知道,企業有員工、關係人、消費者,有足夠影響力,所以我才投入與企業溝通的工作。」

環境資訊協會祕書長陳瑞賓指出,國內的NGO團體多少都會遇上公益行銷案的合作要求,但企業撥出一筆預算給公關公司,同時包含了行銷費用與公益費用,「你覺得公關公司會留多少給NGO團體?阿郁最讓我感動的是,她會從預算端就要求業主進行合理分配,給公益團體的必須另列,而不是算在行銷活動的費用裡,她是真正在意公益價值的人。」


從不公關應酬
創業第一門生意是渣打


在程詩郁身上,可以看見資本主義社會中已很難見到的「風骨」,她自信地說:「我從來不social!有一個好點子,我就敢敲門拜訪陌生人。」憑著這份膽,她創業時第一個客戶就是渣打國際商業銀行。

「錢好用,有一千萬我什麼都能做!但現實是企業投入公益的費用都不高,沒有錢又要傳遞理想的活動最難辦!」程詩郁很了解台灣企業做公益,常常只是花錢買廣告,以為一場活動、一場記者會就傳達了豐功偉業,但她希望客戶能長期投入社會關懷議題,所以提案的知識性、深入程度也都不同一般。

「我知道渣打在全球都關懷視障議題,且主要在盲人較多的印度與非洲投入視障醫療照顧,但台灣視障人口僅五萬多人,醫療水平也不錯,我認為國內最大的障礙在教育與就業,就向渣打提議推動視障閱讀、視障就業。」

但對渣打來說,程詩郁只是個無名小卒,雖然欣賞提案,卻問她:「你要不要找家大公司掛名,或是我買下你的創意,讓別人來做。」第一次敲門就遇到挫折,程詩郁認為是必經的磨練,「老實說,我的經歷讓我累積不少人脈,大可以找有力人士背書,但藉別人提升自己是浮華的手法,唯有展現我自己的實力與想法,才是真的。」堅持己見,最終,程詩郁仍以提案的厚度說服了渣打銀行,服務視障人士的活動也持續至今。

在行有餘力時,程詩郁也會投入公司資源,做一件無償奉獻社會的事,去年她曾舉辦讓視障學童體驗攝影的「大眼睛攝影展」,渣打曾提議贊助,卻被程詩郁一口否決,「我就是要自己做!不掛任何企業名。」

接下來,程詩郁還希望承接外國企業的案子,甚至打算將每年一度的公益奉獻拉到非洲進行,她懷抱的理想,或許正是現今台灣最需要的勇氣。

 

找到了嗎?在攻占兩廳院座位的貓熊裡,有一隻諸羅樹蛙。

找到了嗎?在攻占兩廳院座位的貓熊裡,有一隻諸羅樹蛙。(圖片/左腦行銷提供)

 

左腦行銷


程詩郁
出生:1972年
現職:左腦行銷執行長
經歷:立法院辦公室主任、中天政論節目製作人
學歷:輔大景觀系、台大城鄉所


左腦行銷
創立:2008年
員工人數:12位
資本額:100萬元
2013年營業額:約5000萬元

延伸閱讀

就是他!讓台灣颳起圓仔旋風

2014-01-16

陳榮安「冷門生意經」 讓黃色小鴨設計師欽點

2013-09-05

別讓政客口水淹沒了台北馬拉松!

2013-05-30

渣打銀行2020國際婦女節論壇 為弱勢防疫出力

2020-03-17

向宇宙下訂單 台灣費森尤斯卡比「關愛生命Caring for life」蛻變成焦點

2020-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