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全球最大螺絲聚落 岡山傳奇

全球最大螺絲聚落 岡山傳奇
台灣螺絲行銷全球150多國,每年吸引大批國外買主來台採購。

李建興

傳產

台灣區螺絲公會提供,插畫/李俊建

949期

2015-02-26 12:22

一個沒有強大內需市場支應的地方,竟然可以擊敗韓國,超越美、德、日,成為世界第二大螺絲出口國,滿足了全球六分之一的需求,也讓聚落因而富裕。
台灣正在寫歷史,一個起死回生的聚落正持續發光⋯⋯。

全球最大螺絲聚落岡山傳奇

▲點擊圖片放大

 

高雄岡山,在多數人的印象中,是蜂蜜、羊肉、豆瓣醬的故鄉,但除此之外,它還有一項影響全世界的「名產」。迪士尼樂園的遊樂器材、杜拜的哈里發塔、雙B汽車、日本新幹線上,都可以看到它。大崗山下,其實也是全球最大、密度最高的螺絲生產聚落。

由台一線三六○公里處往北走,穿越高雄路竹、湖內,直到了三四○公里處台南仁德和歸仁,短短二十公里路的省道旁,隱身著七百多家的螺絲工廠。

 

全球第二大螺絲出口國 岡山小鎮,主宰全球六分之一市場


台灣是全球第二大螺絲出口國,而台灣八成出口量都來自這裡,主宰全球六分之一的市場。在美國,每兩顆螺絲就有一顆是在這裡生產,另外舉凡最不起眼的碳鋼螺絲到最尖端科技的人工牙根,統統都可以找到。

小鎮因螺絲興盛而繁榮,也曾因螺絲衰退而蕭條,自然也影響在其中生活的人。

其中最耐人尋味的是,螺絲聚落還為當地造就出一個「董事長里」。在當里長前,自己就是螺絲廠董娘的高雄市路竹區三爺里里長劉金蕊透露,在擁有一○七九人、三四三戶的三爺里,就有超過八十家的螺絲相關企業,等於每四戶就有一戶人家是當老闆的,因此,若說三爺里是全台灣董事長密度最高的里,雖不中亦不遠矣。

 

「走進岡山地區,你隨口一問,平均每一戶都能找出一個是從事螺絲業的!」在螺絲業待了三十七年的路竹新益副總經理石宗輝說。

台灣區螺絲公會前理事長陳明昭還透露:「去年五月一報完稅,全球最大螺絲集團的晉禾企業董事長蔡永裕就嘟囔著:『光我一個人就繳了上億元的稅!』」而去年八月媒體曾報導,有一位富爸爸送給兒子一輛要價七千萬元的黃色Pagani(帕加尼)超跑當生日禮物,後來也證實了是岡山螺絲廠—至盈實業董事長陳啟祥所買的。

這樣的財力說明一件事:螺絲聚落強了,小鎮也跟著旺。

但是,在輝煌成績背後,小鎮也曾有慘澹經營的歲月,若以二○○九年當分水嶺,先前聚落接單的螺絲每公斤平均單價是一.六美元,現在則飆漲成為二.七美元。

一次可能引爆產業消失的競爭危機,所幸在聚落裡的人同心協力下,重新找到成長契機,墊高生產的附加價值,讓接單的平均單價成長近七成。

 

岡山螺絲螺絲出口狀況

 

大量西進,螺絲王國蒙塵 中國低價搶市,台灣出口重挫


在○三年以前,台灣一直是全球最大的螺絲出口國。從一九九五年起,由於國內土地、勞工成本增加,導致廠商大量外移,短短七、八年之間就出走了三成,而隨著台商將技術、設備和周邊廠商帶進了中國,讓中國的螺絲業快速崛起,○三年中國終於取代台灣,成為全球最大螺絲出口國,而時至今日,出口量更足足是台灣的兩倍。

中國以低價攻進全球,讓產品與中國重疊率高的台灣螺絲業陷入苦戰。以○四年為例,全球二十大螺絲生產國平均單價一公斤二.五美元,台灣卻只有一.六美元,排名倒數第三,只有日本的四分之一,僅贏韓國和中國。

中國的進逼,一開始聚落的廠商並沒有太大戒備,直到○九年,全球金融海嘯襲擊,許多客戶都轉單到中國,讓台灣的螺絲出口值一下重挫三成,跌回十年前的水準。

「這一跌,使得不少體質欠佳的公司紛紛倒閉,而許多準備砸重金擴充的螺絲廠更血本無歸,一一跳票!」回憶起當時的慘況,一位在地的螺絲業者難以忘懷。

以往賓客滿座的餐廳一一歇業,而原本一年可以放貸十億元的銀行分行。也因為沒人敢再擴廠,而業績縮了八成,最明顯的是,在當時為了螺絲產業而打造的岡山本洲工業區,更因為預定進駐的廠商紛紛打退堂鼓,使得招商面臨空前的瓶頸,好幾年進駐率始終不到二成,被譏為「蚊子館」,「當時不僅岡山人的笑容全沒了,更蒙上了『滅鎮』的陰影。」一位老岡山人說。

○九年的重挫,終於讓廠商幡然醒悟,體會到大家若不群策群力,將難以抵抗中國的競爭。

 

革新一:打群架!廠商集體接單,讓客戶一次購足


聚落廠商最先改變的就是過去各自為政、單打獨鬥的接單模式。全世界的螺絲共有五萬多種,客戶要買齊預定的螺絲品項,要奔走好幾個國家,但是,擁有七百多家工廠的台灣螺絲聚落,卻有辦法讓客戶在短短的二十公里路一次購足。

「這是台灣的優勢!」陳昭明說,自此之後,在螺絲業界形成一股默契,當國外買主來到了某螺絲廠洽單,聚落業者摒除同行相忌的思惟,樂意幫忙接送國外買主到下一站採購,甚至用餐時間,隨便就能號召鄰近五家以上同業一起接待,一起談生意。

有趣的是,由於多數岡山螺絲業老闆都曾是台灣第一家螺絲廠—春雨的老員工,於是聚落的老闆們更因而組成了「春雨人」聯誼會,互相交流情報與技術。自己也曾是春雨人的現任螺絲公會理事長、安拓實業董事長張火土就說,有一次一家日本客戶擴充廠房和辦公室,「他們人沒來台灣,直接把他們要的品項列給我,要我幫忙把供應廠商找齊。」

讓客戶在最短時間內購齊所有螺絲項目,成為岡山聚落最強的優勢之一。

 

岡山螺絲聚落大事紀

▲點擊圖片放大

 

岡山螺絲大事紀  岡山螺絲大事紀  岡山螺絲大事紀


革新二:齊創新!老師傅調整新品,機具廠立刻配合

 

然而要甩開中國低價的纏鬥,如何做出和中國迥異的品項,才是唯一的出路。為此,聚落廠商又精準地掌握住台灣另一個獨有的優勢—經驗老到的老師傅和機動性強的周邊廠商。

由於螺絲的樣貌千變萬化,而經驗老到的老師傅就是有辦法看著新設計圖,立即嗅出機台、材料、製程要怎麼調整才能製出新品。這種靠經驗累積的「眉角」,可就不是後進競爭者中國師傅所做得來的。

加上每一次的調整,又得要周邊的模具、機器和材料廠商的配合才得以完成,「因此,這就是我們反擊中國的武器!」張火土說。

於是,歷經了產業陣痛後,聚落廠商一改以前大多只接標準件(市場大宗的規格品項),轉而大量承接規格變化多端,但價格相對較高的特殊件。一接到單,由工廠內資深的老師傅先判斷出機台、材料、製程的調整模式,而比起在其他國家,要微調模具或機台,動輒要跑到數百公里外的機具廠商進行修改,但在岡山,頂多一、兩個小時,就有上百家機具廠能立刻幫忙調整。

目前經營螺絲貿易的盛德企業陳明昭就說,有一次日本最大的建材五金貿易商Kaneshin透過他,要採購一批上百款的木造屋螺絲。而細心的Kaneshin在交貨之前還親自派員來台驗貨,結果發現其中一款螺絲的尺寸需要微調。而這看似簡單的修正,卻需要機台、模具整個調整,由於訂單很急,Kaneshin原本認為會無法如期交貨。

 

但沒想到,陳昭明一通電話立刻找來設在螺絲廠旁的模具、機器廠師傅前來「會診」,經驗老到的師傅略作修正後,不到一個小時就開工生產了。這樣的高效率,讓Kaneshin讚不絕口:「別的國家要花十天半個月才能完成的工作,台灣人居然一個小時就搞定!」

 

革新三:找出路!在地辦扣件展,吸引國外買主

 

而也因為聚落上下游的全力動員,台灣在特殊螺絲的開模、製造速度遠遠超越其他國家,這使得台灣生產的螺絲品項,由○九年的二、三萬種,暴增至今日的五萬多種。「對台灣人而言,應該沒有打不出來的螺絲。」長期研究及輔導螺絲產業的金屬中心產業分析師紀翔瀛信心滿滿地說。

而讓台灣螺絲業真正復興的臨門一腳,則是一○年起開辦的「台灣國際扣件(螺絲的統稱)展」。以往,台灣的螺絲廠要擴展市場只能赴日本、德國參展,但一○年,時任螺絲公會理事長的陳明昭卻看好岡山擁有全球最大的螺絲聚落、最多的廠商、最完整的產品線,「應該把各國的買主集結來台灣,一次購足,而且買完了,又能就近參觀工廠。」

因此,在陳明昭的主導下,有別於以往螺絲廠常搭便車的五金展、汽車零組件展,都是在台北舉辦,而第一屆的扣件展則移師高雄,打著全球唯一在產業聚落舉辦扣件展為賣點,果然吸引了大量的國外買主前來,讓聚落接獲了大量的訂單,其中原本都就近向中國採購的俄羅斯,來台看展後,就開始向台灣下單。

正因為新單湧來,一○年台灣螺絲的出口值更一雪前恥,大幅飆升了五成。時至今日,台灣的扣件展,更已是全球三大扣件展之一。

而歷經了幾番的革新,聚落有了全新的動能,小鎮也再顯風華,目前,台灣的螺絲出口值更是○九年的兩倍,雖然中國仍是最大出口國,但台灣的螺絲一公斤平均單價卻已經從十年前的一.六美元,飆漲了六成八,成為二.七美元,已把還維持在一.八美元的中國狠狠拋在後頭。看來,這二十公里路,還要持續發威,影響全世界。

 

 

延伸閱讀

特斯拉們的新夥伴

2017-09-27

門外漢變專家 磨七年研發人工牙根

2015-02-26

不怕客戶「找碴」 煉出50年獲利傳奇

2015-02-26

產業一哥的不敗祕訣

2009-01-08

從福斯崛起看全球車市新動能 兼論車用扣件大廠三星

2018-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