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試妝App 玩真的 下一步要當美妝版臉書

鍾張涵 攝影:蕭芃凱
2017-12-20
行銷
1096期

試妝App 玩真的 下一步要當美妝版臉書

鍾張涵 攝影:蕭芃凱
2017-12-20
試妝App 玩真的 下一步要當美妝版臉書
行銷

訊連旗下玩美移動所開發的「玩美彩妝」,獲選為Google Play最具創新力App,驚豔市場。

當中國的美圖秀秀在港上市,市值一度逼近千億港幣,玩美移動的下一步要怎麼做?

 

玩美移動(以下簡稱玩美)總經理張華禎畫著裸妝,坐在滿室通明的會議室內,容光煥發地觸控面前的「鏡子」。鏡中的她,睫毛、眼影、腮紅、嘴唇,甚至瞳孔顏色,都隨著每次觸控,在○・一秒內迅速換妝,這款「鏡子」搭載的正是十二月一日獲選為Google Play 年度最佳App,被譽為最具創新力的應用程式「玩美彩妝」。

 

去年十二月,中國美圖公司在港轟動上市,引爆資金追逐,市值一度逼近千億港幣,一躍成為港交所十年來最大規模的科技IPO案;豈料,今年三月底美圖公布去年大虧近六十三億人民幣後,近千億市值立刻暴跌至最低一度只剩三百多億港幣,遭質疑是「粉飾太平的妖股」。這個前車之鑑,讓玩美決定穩紮穩打:先擴大用戶、獲利、再上市。

 

即使如此,公司十月還是公布了好消息:玩美已完成A輪二千五百萬美元募資,四款App全球下載量突破五億!張華禎接受專訪時也勾勒前景:希望明年損益兩平、最快二○一九年在台灣或美國上市,成為Beauty界的Facebook。

 

早在一三年,有「台灣資訊界最美CEO」之稱的張華禎就發現,手機相機功能不斷提升,拍照、修圖必成趨勢,這塊正是訊連的強項之一,像是訊連的影像編修軟體PhotoDirector一直是攝影者最愛,基於訊連耕耘PC修圖領域許久,所有顏色技術都比其他廠商更自然、細緻,對調色、光線有把握,她決定投入手機App研發。

 

 

以O2O模式拓財源

一鍵導購擄獲國際品牌的心

 

初期她調了約二十名員工研究如何將PC技術轉移至App,別家廠商辨識人臉能抓五十個偵測點,她要求抓到一百個點,接連出「玩美相機」、「玩美彩妝」,且每三周就更新一次版本!很快地,就決定把部門獨立成為玩美移動。

 

「當年我們一毛錢廣告都沒打,只發EDM(電郵廣告)給既有PC用戶,說有免費App可以下載!結果二、三個月竟然就突破一百萬下載人次!」張華禎笑逐顏開:「這證明,愛美是人的剛性需求!」

 

但免費下載的App如何賺錢?張華禎話說從頭:「我每天早上都會測試產品,有一天,我看著上百種妝容和顏色,就想:唉!怎麼只在虛擬世界美呢?有沒有可能在現實世界也美?讓使用者不只是試顏色?」

 

她決定與現實接軌:用O2O(Online To Offline)模式打開市場。她要求男業務們勤跑美妝品牌,還請來美妝顧問教同事化妝,自己更走訪時尚重鎮紐約、巴黎,親自洽談客戶。前兩年,張華禎親自主持紐約產品展示晚宴,當天滿場的時尚美妝品牌負責人、清一色常春藤名校畢業的白人,只有她一個黑髮黃臉孔的亞洲人,但展示了玩美高超的技術與細膩的產品力,成功擄獲現場美妝A咖們的心。

 

張華禎訴求玩美App能解決美妝品牌困境,這些想打造新商業模式、又苦無技術的美妝品牌意識到:玩美App可能成為消費者與產品間的橋樑。果然,展示之後,玩美成功與雅詩蘭黛、YSL、巴黎萊雅、MAC、Maybelline、美國梅西百貨、精品施華洛世奇等逾一百二十個品牌合作,公司第一個拿下的美國品牌Elizabeth Arden(伊麗莎白雅頓)也是因這場晚宴而結緣。

 

如今打開「玩美彩妝」,修圖選項如粉底、口紅、睫毛膏都來自真實產品,消費者「玩」過之後,App會根據實驗結果,列表呈現「購買」或「更多資訊」鍵,只要按下一鍵即可導引進入品牌網站下單。

 

玩美的營收來源,主要來自於廣告收入與客戶下單抽成,其中向品牌收費的價格,會取決該廠商推出多少產品、上市國家數而定,也可客製專屬App在專櫃提供試妝使用。去年第四季開始收費後,今年第二季已上軌道,預計明年營收會有強勁成長,「品牌的認同度比去年多十倍,現在都是談全球合約!」

 

「美圖秀秀是虛擬美,而我們是真實美。技術層次不能相提並論!」張華禎充滿自信地強調:「我們敢保證App上的妝,有九成以上相似度!這是其他美妝的美圖App無法比擬的優勢。」

 

萊雅集團首席數位長Lubomira Rochet也曾肯定地說,「虛擬試妝、直播、AR購物融合線上到線下,是現在美妝體驗過程中的重要環節;新形態的體驗能提升轉換率,增加品牌滲透市場的深度。」

 

創新應用AI技術

讓你一秒套上明星妝容

 

如今光是玩美彩妝這款App每天有超過三千萬張自拍、每月試妝逾十億次,足以帶來大數據運用機會,玩美近期便大舉招募人工智慧(AI)團隊,讓用戶只要掃描美妝雜誌及海報,就能準確轉換成明星的妝容,並且進行試妝。

 

玩美也積極與美國好萊塢影業、各國電視台合作,譬如取得韓劇《鬼怪》、美國電影《歌喉讚三》、《攻殼機動隊》等電影妝容授權,讓用戶能畫出巨星妝。

 

當美圖秀秀被批評「修圖粉飾不了股價」之際,台灣玩美移動挾著更多應用、商業模式的上線,試圖以營收成長來鋪排的旅程,才正要開始!

延伸閱讀

練習自拍、把自己拍美

我們生活在一個迷戀自拍的文化中,所以這個儀式,是要你將一個被視為虛榮和輕率的動作,轉變成十分美好的事物。每天替自己拍照,是要你欣賞和讚頌內在的力與美。你越專注於自己的力量和美、接受你是誰,而非拿自己和別人比,或要求自己達到不可能的完美標準,從內散發的力與美就越可能使你容光煥發。

她買500件內衣、開試穿派對、分析出上千種胸型  只為了讓每位女孩都能買到完美內衣

許多成功企業的開始,都是來自於創辦人在某件事上的不愉快經驗,如找不到適合的鞋的Zappos 創辦人 Nick Swinmurn(如今的 CEO 謝家華是後來才加入 Zappos)。來自舊金山的 Michelle Lam 也因一次受挫的內衣購買經驗,開創了線上內衣專賣店True & Co.,透過大數據讓每位女孩都能買到完美內衣。

發揮網紅影響力!3步驟打造Instagram火紅品牌

7億用戶的Instagram創造了視覺新經濟,連帶加速了眾多網紅崛起。企業除了與意見領袖合作外,可以透過故事行銷、一致的Instagram主題風格、線上串連線下,將自身變成網紅。

網紅交戰手冊

如今商機遍地卻不等人,對我來說,不願空談理論,「即戰即行」的實踐派就是我!

一個中國網紅之死 看低端人口為了致富如何「賣命」

許多人認為玩命就是為了出名,實在不值得;也有人指出直播的巨大商機和廠商贊助金錢的誘因,是讓網紅們直播影片內容逐漸失控的主要原因。根據吳永寧家人的說法,他製作一支影片的酬勞是十萬元人民幣(以下幣別同),原本打算作為籌備婚禮之用。